笔趣阁 > 江子兮系统 > 第1837章 重生现代的剑灵(52)

第1837章 重生现代的剑灵(52)


    《江子兮系统》来源:
  郢朝,月夜。

  明日便是江子兮祭剑之日,国师取出小刀,划破手心,滴了近半碗的血。

  突然,他身形一颤,直朝前扑去,整个人软绵绵的趴在了桌上。

  “国师!”一旁的侍从扶住他,护住碗里的血,命人带了下去,“国师,你这又是何苦呢?”

  国师抬手:“无碍。”

  侍从替他包扎好伤口,想了想还是说道:“国师,既然你如此在意贵妃娘娘,那又为何……”

  为何要灭了江家所有人的口?

  这不是明摆着让江子兮恨他吗?

  国师白着一张脸,无奈的笑了:“知道得太多,对你没什么好处。”

  江家自前朝就是名门贵族,又是开国功臣,权势日益增大,新帝年纪尚小,权利不稳,只能任由他们插手朝中之事。

  新帝忍辱负重,面上恭敬,私底下则是在一步步给江家的下套。

  这么多年,双方表面上还算是安然无事。

  直到,江家将江子兮送入了宫。

  新帝后宫嫔妃众多,江子兮是其中最张扬跋扈的,不怕事,爱惹事,有江家护着,自小无灾无难的,倒也算得上个天真烂漫之人。

  新帝对她颇为容忍,念着恩情,他还打算在江家失势之后,给她一条活路。

  但偏偏,她的存在,害死了新帝最爱的人,倩贵人。

  倒也不是她亲手杀了人,她只是一个被人利用的靶子,但问题是,倩贵人的事情跟她脱不开关系。

  新帝一怒之下,将所有罪过都记在了江家的身上。

  所谓亡国,所谓祭剑,不过都是一个幌子罢了。

  一个让江家祭天,让江子兮不得好死的幌子。

  国师回神,看了一眼圆月,将受伤的手掩在宽大的袖子里,缓缓起身:“我去见见她。”

  “国师,不可!”侍从慌乱了一瞬,“若是陛下知道你对贵妃娘娘的心……后果不堪设想啊!”

  国师浅浅一笑:“我只是想去送送她,陛下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他还是小看了新帝对江子兮的恨意。

  侍从竭力阻止,最后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国师埋入深渊。

  ……

  国师来到牢门前,透过几根脏乱的木桩子,凝视着奄奄一息倒在茅草上的江子兮,心猛的抽搐了几下。

  曾几何时,她可是郢朝最尊贵的贵女,一身紫衣惊艳数人。

  而现在,她颓然的躺在地上,眼里再寻不到一点生气。

  新帝,硬生生将那个爱哭爱闹的女子,折磨成了恶鬼。

  许久,国师才回神:“开门。”

  “是。”

  锁链缠绕在一起,发出刺耳的金属碰撞声,可伏在地上的女子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她紧闭双眼,宛若尸体。

  “子兮,听说你今日又不曾进食?你这么折磨自己,又是何苦呢?”

  江子兮睫羽微颤,终于睁开了双眼,与她虚弱的脸庞不相符的,是她那近乎凌厉的双眼。

  “国师,事到如今,你还来做什么?看我江家的笑话吗?”

  国师心酸不已,欲言又止。

  许久,他才叹了口气:“子兮,你知道的,我从不想害你。”

  江子兮凄厉的笑了:“这话说得真是好听,我江家上下上百条认命,不都是死在你的手上吗?”

  “国师,你真是让我好好长了一次见识,我先前都不知道,原来血洗这么多条人命,不过就是一句话而已。”

  国师抿紧唇,眼底依旧满是慈悲,当然,在江子兮看来,这些慈悲显得格外伪善。

  这人,可不是什么善心的角色。

  “子兮,我只是想要救你。”

  “救我?”江子兮仿若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显得格外荒唐。”

  国师摇头,轻轻将人扶了起来:“子兮,你难道看不出来,我喜欢你吗?”

  “滚开!”江子兮推开他,被夹得血淋淋的十指,触目惊心,“戏弄我你会开心吗?”

  国师和她从小就认识。

  他是个书呆子,整日眼睛只盯着书本,她常笑他呆子,愚笨。

  在被关进牢房时,她整日都在想,人果然应该留点口德。

  她从小就毒舌,所以她遭报应了。

  国师轻轻抚过她的发丝:“明日就是祭剑之日,我给你带了些吃食,都是你最喜欢的。”

  “带着你的东西,滚!”

  国师笑容涩然了几分,不再言语,只是静静地看着她。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起身,慢悠悠的离开。

  国师刚走,就有人将饭菜和华服送上:“贵妃娘娘,这些都是陛下替你准备的,陛下说,你是郢朝的功臣,不能走得寒酸。”

  “功臣?”江子兮嗤笑出声,“他是担心我走得太寒酸,还是担心旁人看到我走得太寒酸?”

  宫女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次日,她还是洗漱了一番,将华服换上,走向祭剑神坛。

  她深爱了新帝一世,这是她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站立于高处的国师见她一身紫色华服款款走来,眼底多了一丝酸楚。

  果然,只要告诉她,这些东西是新帝给的,她就是再怨恨,再不喜,也会照做。

  江子兮一跃跳进火炉,顷刻化成灰烬。

  “国师,请。”

  国师点头,将剑取出,开始做法。

  做法一直持续到了晚上,此时神坛上,只剩下他和侍从两人。

  国师将剑高举,划破手腕,血顺着利剑的纹路滑下,却没有见任何血滴落在地上,悉数被剑吸收了。

  国师晃悠了一下,跪倒在地。

  “国师!”侍从连忙扶住他。

  “无碍。”

  国师收回手,惨白的脸上浮现出笑意,他抚过剑身,神色恍然,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按照我之前交代的,将剑移送到法阵中。”

  “是。”

  他已经用血将江子兮的怨念束缚在了剑上,一个月后,他的血便可以唤醒她。

  届时,他就可以告诉她所有的真相。

  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没有活到一个月后。

  祭剑不到十天,国师便被派上前线,毫无作战经验的他被推到战场,被自己手下的人,一刀刺穿了心脏。

  他倒在血泊中,挣扎着。

  还有二十天,他就能再次见到江子兮,就这样死了,他不甘心啊。

  可他还未爬起来,腹部就又被捅了一剑,那随从弯下腰,警告似的说道:

  “国师还是安心死在此处吧,好歹还能落得个美名。”

  “对了,陛下让属下告诉国师,他就是再厌恶江子兮,她也是他的人,不是你可以觊觎的。” (http://www.wmdown.com/novel/Intwh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dow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wmdow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