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122章 武将难封,又是你小子卖我!

第122章 武将难封,又是你小子卖我!


  那是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苏荷贪杯醉酒,开始和他吹昌平君的事迹。还说他年幼之时,最钦佩的便是昌平君。后来卓草就问他君与侯,究竟谁大?兴许是喝醉了的缘故,苏荷足足扯了大半个时辰。

  “商周时期行五爵制,分别是公侯伯子男。可有人知晓,秦国最初是何爵位?”

  “伯爵!”

  胡亥斩钉截铁的回答。

  老秦人是真的惨,他们属于是半路出家。像楚国宋国齐国这些,那都是周朝得天下后便直接分封的。可秦国不同,秦国是靠着护送天子有功,玩命和戎狄死磕才得到块封地。就这块封地,还在犬戎的控制范围。想要扎稳脚跟,就得继续和犬戎死磕,数位国君战死疆土。

  “没错!来,掌声!”

  卓草鼓掌喝彩,其余稚生也纷纷附和。

  这下子可把胡亥给整不会了。

  他再浑,他也是秦国公子。要是连自家祖宗的事迹都不知道,他人早就没了。算学这些他不懂都没事,但秦法和秦史必须得熟记于心。否则的话,秦始皇可是会生气的。

  此时此刻,秦始皇恰好就在草堂外。

  除开他外,还有李斯蒙毅二人。

  至于扶苏?

  他照旧是乘坐牛车,还在后面嘞。

  透过窗口,秦始皇钻了进去。

  看到有稚生在后排玩飞蝗,脸顿时就黑了。

  上课不听讲,竟然开小差?

  “最后那两个,上课之时竟敢玩飞蝗?”

  秦始皇十分不悦的开口训斥。

  他就这习惯,素来是居高临下惯了。他看不惯的,那可就会直接开怼。为了筹办学堂,秦始皇知道卓草有多爆肝。他在的时候,卓草晚上便会经常草拟第二天要讲的内容。

  稚生来草堂读书,束脩也只是做个样子。现在还都是长身体的时候,一顿能吃一大海碗粟米饭。这些可全都是卓草自掏腰包,还搞个什么奖学金。按秦始皇所想,那肯定得好好努力研习学问。卓草在台上讲课,却有人在台下不听,这让秦始皇极其看不惯。

  被喝斥的稚生吓得当场站了起来。

  胡亥更是如见了鬼那样。

  “父……卓公?!”

  “瓜怂,额回来咧!”

  秦始皇自顾自的便要进去,卓草则是飞起一脚把房门踹上。要不是秦始皇走的慢了点,怕是得直接撞门上。

  “……”

  “……”

  可以!

  敢把皇帝拒之门外的,卓草是头一个!

  “不用管他,咱们继续讲。”

  “后面的同学可别再玩咧,今天可有作业的。”

  “唯!”

  碰了一鼻子灰的秦始皇是哭笑不得。

  他倒也没再进去,想听卓草后续怎么讲。

  他刚才也听了些,有趣是有趣却显得无用。

  “老蒙,你觉得他讲的如何?”

  “不知所云。”

  “李公呢?”

  “浪费光阴。”李斯更是干脆,淡漠道:“讲这些爵位又有何用?指望他们能封君封侯不成?”

  “哈哈!”

  秦始皇笑着点了点头。

  他也是这么认为的。

  给胡亥讲,那是因为他是秦国公子!

  这票黔首之子,还指望能拜相封侯不成?

  还是洗洗睡吧!

  ……

  “周朝爵位,是实打实的贵族。因为他们相当于就是一国之君,有封地有军队。治下所有子民,全都得听命于他们。哪怕是小小的子爵,那都有着称霸的可能。比如说那楚国,开始就只是子爵。那时候的爵位,那可是能代代相传的。就算现在的彻侯,那也没法和当时比。”

  秦国现在是行郡县制,只有彻侯拥有封邑。就算是封邑,那也只是享受食邑,而没有治理权。相当于画个地方,然后让彻侯回去养老。治理方面,依旧是由秦始皇任命的郡守县令这些负责。

  “那现在为何不实行了呢?”

  “若实行,便是国中有国。昔日分封属疏远,相攻击如仇雠,诸侯更相诛伐,此为安宁之术也!”

  “善!”

  李斯忍不住点头赞许。当初前丞相王绾便提出要分封,然后被还是廷尉他的给驳斥了。还好,秦始皇是选择采纳他的意见,方有今日秦国之安定。

  “再往后说,也正是因为周朝分封制的缘故,导致各个诸侯逐步变强,周天子的威严则是不断降低。到后期,楚国更是敢暨越成王。先祖昭王干脆被奉为西帝,而齐国则是东帝。”

  稚生们纷纷点头。

  “再回到问题上,侯爵与君爵孰大孰小?且说赵国,赵武灵王的父亲赵肃侯自己就是侯,他如何给麾下封侯?所以,当时只能封君。”

  “秦有今日之强,商君功不可没。孝公二十二年,商君击魏,虏魏公子卬。封鞅为列侯,号商君,有商於十五邑为封地。所以商君便以商为氏,不再以卫为氏。而商君既是君,同时也是侯。”

  先秦时期姓和氏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姓别婚姻,氏别贵贱。

  有氏的,那都是祖上曾阔绰过的。

  “再到后期,礼乐崩坏。各路诸侯纷纷暨越称王,这时候封君封侯的便多了起来。各国公子诸多,分封臣子不服,于是开始封君。秦国也是如此,商君言:宗室非有军功论,不得为属籍。所以便直接封君,不以军功论。”

  著名的战国四大公子,都是封君的待遇。包括秦始皇的弟弟成蟜,那也是封的长安君。只不过后来这小子造反谋逆,然后人就没了。

  “先前封君那都是有封地的,可后来连封地都没了。可有人知晓白起武安君之名,因何而来?”

  “言能抚养军士,战必龋得百姓安集,故号武安!”

  卓彘站起身来,郎朗开口。别看他祖上是赵人,可他最钦佩的便是各国武将。包括白起武安君在内,更是他心中的杀神。死在他手上的士卒,怕是得破百万。

  “没错,所以封君非宗室或大功劳者不可得。至于地位高低,只看自身能力如何。武安君未能封侯并非功劳不够,只能说是功高震主。自古以来,武将封侯便是难上加难。”

  就说和白起同时期的魏冉被封为穰侯,有穰

  陶二邑为封地。范雎则是被封为应侯,有应城作为封地。

  白起呢?他的封地呢?

  对秦国来说白起功劳卓著,封彻侯是绰绰有余。但对秦昭王而言,反而是范雎这位丞相功劳更大。

  卓草记得后世有武安镇来着,专门还问过苏荷。按苏荷的说法,白起压根就没封地,他的爵位称号是他的功劳,不是封地名。要真有封地,白起也不会在最后被贬为士伍,迁之阴密。

  其实文臣拜相封侯很容易,武将却很难。如若不然,王翦也不会在灭楚前找秦始皇抱怨,说为大王将有功终不得封侯。

  “所以,到底是君大还是侯大?”

  “现在必然是彻侯!”

  卓草斩钉截铁的回答着。

  对秦始皇而言,封君就是他手里独立出的权利。他可以封宗室子弟为君爵,任何人都没异议。比如说确定扶苏为储君后,便封胡亥他们成各种君。随便划个县当封地,但只享受食邑却无治理权。

  如此能令这票公子地位高,却又不会影响朝政皇权。这可不是卓草胡乱想的,因为昭王就是这么干的。他俩弟弟可都是封君,分别是高陵君和泾阳君。同样的,成蟜也被封为长安君。

  据苏荷所说,其实还有还几个都是封君。只是没什么才能,所以卓草不知道而已。

  除开宗室外,有功却非大功军功者,秦始皇也能破格封赏。比如说乌倮,他就被封为倮君。他是戎狄还是商贾,却照样能封君。他这是虚封中的虚封,连食邑都没有,只是有个虚名方便他入秦廷朝议罢了。

  可要是让乌倮封侯,你看王翦干不干他?老子辛辛苦苦打了一辈子仗,平定叛乱横扫三晋,最后灭楚方才封侯,你小子干啥了也配封侯?

  ……

  讲完课后,卓草方才走了出来。

  “瓜怂能的很咧,讲的不错!”

  “你还能听懂?”

  “你达当然能听懂!”

  卓草顿时肃然起敬,而后狠狠啐了口。

  “呸!”

  他能听懂才有鬼了!

  走了狗屎运成秦始皇的密探,能有什么本事?一腔热血也不与旁人商量,不顾自己宗室亲人死活,就想着要造反谋逆。就这样不负责任的爹,谁爱要谁要去。

  “卓君,吾不明白你为何讲这些?”李斯面露不解,淡淡道:“莫要怪吾说话直接,就他们哪怕是他们的后辈,只怕也没法拜相封侯。和他们说这些区别,又有何用?”

  “呸!你没志气就算了,可别打击他们!”

  “???”

  老夫没志气?

  李斯差点撸袖子和卓草干起来。

  他能提出硕鼠论,还能没志气?

  他要没志气,能屁颠屁颠跑来秦国?

  “怎么,我说的不对?你看看左丞相,他说的多好。厕中鼠食不絜,近人犬,数惊恐之。其观仓中鼠食积粟,居大庑之下,不见人犬之忧。乃人之贤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处耳!你连这都不懂,我真没法和你交流。”

  “……”

  李斯只觉得自己脸颊火辣辣的疼。

  这小子不讲武德!

  “还有,你觉得他们是不是秦人?”

  “当然是!”

  “既然是秦人,自然要知道点秦国的历史。要得知道秦国能有今日的不容易,培养他们的爱国之心。我直接将这些他们并不感兴趣,所以我就以爵位入手,让他们稍微了解些。”

  “原来是这样……”

  蒙毅恍然大悟的点头,学到了!

  他也曾于大儒门下学习过,但大部分都是夸夸其谈。像卓草这样专门讨论历史的,还真是少见。

  “如何以史,令他们爱国?”

  “讲点秦国筚路蓝缕,最后横扫六国多好。卓子云:以史为镜,可知兴替。诸侯兴衰覆灭,皆有迹可循。汲取他们失败的经验,也能时刻警醒自己。”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

  秦始皇饶有兴趣的一笑。

  他就知道,卓草肯定是有真才实学的。

  看看这出口成章的本事,绝对有大才!

  “算了,我和你们说这些干啥?对牛弹琴,你们也不会懂得。”

  卓草不耐烦的挥手走出草堂。

  “小苏呢?没和你们一起来?”

  “马车坐不下,他坐的牛车。”

  “你们还是人吗?!”

  卓草都惊了。

  他这傻老爹也太过分了些!

  老蒙这管事都能坐马车,让苏荷坐牛车?

  “有……有问题吗?”

  蒙毅弱弱的开口询问。

  “小苏是我请来的先生,你们让他做牛车?再说了,你们不知道小苏和长公子的关系?我和你们说,以后长公子没准就是二世皇帝。你们现在对小苏刻薄,以后有你们哭的!”

  “也对,他还找长公子说你擅长医术咧。”

  “……”

  “算了,下次让他扛着牛跑回来吧!”

  狗日的,这小子又出卖他!

  卓草是恨得牙痒痒,没想到苏荷是这种人!

  “草,你不高兴吗?”

  “废话!”

  “只要长公子上奏,你就发了。”

  “呵呵,我看是废了。”

  “为何?”

  秦始皇面露不解。

  他就不明白了,卓草藏着医术做甚?

  “我都和他说了,我压根不懂什么医术。我就会点皮毛而已,给山彘看病我倒是擅长的很。他没缘由的上报,到时候皇帝让我给他看病,我能把他当山彘看吗?”

  “……”

  “要是没看好,咱们不得被夷三族?”

  “没这么夸张……”

  秦始皇有些无奈,把他当什么人了?

  没看好就夷三族,那还有人当太医吗?

  “算了算了,我还是跑路吧。你帮我打听打听,谁想造反的我入一股。”

  “瓜怂受死!”

  秦始皇彻底绷不住了,抄起棍子就挥了过去。这根棍子可是他特地自皇宫带来的,就是专门给卓草准备的。

  “草!”

  卓草如见了鬼那样,慌忙逃窜。他这傻老爹也有不傻的时候,竟然还知道偷偷摸摸带根过来?

  “哇,先生也会被揍吗?”

  “先生跑的好快呀!”

  “卓翁是先生的父亲,挨打也不能还手的。”

  “打啊,用力抽!”

  胡亥卖力的挥手给秦始皇加油。

  他虽说已适应泾阳的日子,却也没忘记卓草天天折磨他的事。好端端的公子,被逼着去掏粪。他要是不记仇,他还能是胡亥吗?

  “胡骅……你很讨厌先生吗?”

  一道道凌厉的目光,同时看向他。

  “咳咳,先生快跑!”

  胡亥转过脸便开始给卓草加油。

  倒不是他揍不过这些稚生,纯粹是双拳难敌四手。上次玩蹋鞠起了矛盾,他一脚把蹋鞠踹飞出去。结果就被十几个稚生狠狠压在地上,动弹不得。李鹿本想上来帮忙的,却也是被揍得鼻青脸肿。

  当晚胡亥气的饭都没吃下,还说就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在咸阳的时候,他们可是打遍天下无敌手。就是寻常车士卫卒,那都不是他们对手。怎么在泾阳,被这些稚生给欺负了?

  这简直就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是耻辱!

  显然,胡亥还没意识到点。

  他在咸阳的辉煌战绩,那是别人让着他。

  他是秦国公子,更是备受秦始皇的宠爱。

  谁真敢和他动手的?

  “瓜怂,你有本事就站住!”

  “你有本事就别追!”

  “额今天非抽死你不可!”

  “来来来,今天你抽不死我,你跟我姓!”

  卓草站在柳树树梢上,说话顿时硬气不少。

  “好,好的很!你有本事就住树上!”

  秦始皇气的是直喘气,脸色涨红。他要是再年轻个十岁,一把就能把卓草提溜起来,还敢在自己面前蹦跶?就眼前这颗柳树,他一脚就能直接踹断了咯!

  “卓君,你怎么又在树上?”

  此刻,扶苏恰好自草堂路过。

  望着坐在树上的卓草,面露不解。

  “二五仔!”

  “额?”

  “你小子又出卖我,我不想和你说话!”

  “……”

  扶苏差点哭出声来,无奈的看了眼秦始皇。

  天地良心,这分明是秦始皇坑的他!

  只要秦始皇不说,卓草怎会知晓?

  “卓君,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

  扶苏也不管,自顾自昂着头道:“我说这些事,其实也是因为芈夫人长年患病。上次的多宝粥,芈夫人吃了后气色好了许多。所以说……”

  “好你个二五仔,你可终于说实话了?你当初怎么和我说的?说你母亲患病,食欲不振,让我给出个招。搞半天,你小子借花献佛去了?芈夫人是你母亲吗?”

  卓草越说越气,直接跳了下来。

  “额……这……还真是。”

  “你以为你是扶苏?”

  “不不不,只是芈夫人于我如生母。”

  “真的吗?我不信。”

  “……”

  扶苏直接没辙了,这让他怎么说?

  他本身就极其孝顺,让他说芈夫人不是他母妃,这话反正他是说不出口。再怎么着,他也是有原则的!

  “对了,我给你的袖箭呢?”

  “丢了……”

  扶苏没好意思抬头。

  “两把都丢了。”

  “老实说,是不是也给皇帝了?”

  “咳咳!”

  秦始皇轻轻咳嗽。

  扶苏只得哭丧着脸抬起头来,“没,都献给长公子扶苏了。”

  说到底,反正都是他背锅!

  这袖箭分明就被秦始皇抢走了!

  算上先前的,足足三把啊!

  “是不是还有赏赐?”

  “你做……怎么知道的?”扶苏肉疼不已的自怀里取出枚玉佩,哭着道:“这就是长公子给的赏赐,既然是卓君的袖箭,自然是给卓君的。吾本想给卓君个惊喜,没想到竟被卓君说识破。”

  “好你个二五仔,还想中饱私囊?”

  卓草一把将玉佩拽了过来。

  既然是扶苏给的,那肯定很值钱吧?!

   () (https://www.wmdown.com/novel/0BvWt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dow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dow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