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134章 姗姗来迟的神医,脑补!

第134章 姗姗来迟的神医,脑补!


    谷口城外。

    羊肠小道,山路崎岖。

    一串串马蹄印,分外显眼。连绵暴雨后,令山路更难行走。别说骑马,就是人下来走都可能会跌下悬崖。因为皇帝敕令,关中各县医卜都已得到消息,开始调转方向原路返回。

    他们在心中埋怨的同时,也都是松了口气。

    来势汹汹的瘟疫,三天内就被卓草化解。据沿途邮驿所言,再过几日确认无误后便会解封。已经足足有两天时间,未曾出现新的疫者和死者。如此精湛的医术,令他们是敬佩不已。当得知卓草年龄后,更是震惊咋舌。

    好家伙!

    未来的太医令,就是你了!

    怪不得秦始皇得知卓草患疫后,会如此惊动。

    关中各县上千医卜,悉数都得火速驰援谷口。

    违令者,斩!

    如此殊荣礼遇,秦国又有几人能享受到?

    ……

    纯黑色戎马缓缓踱步于山路,为首者是位老者,年纪约莫着得有三十来岁。头戴木冠,着青色葛麻长衣。留着短须,五官棱角分明。在他左右两侧还有家将跟随。

    这位便是临淄名医,公乘阳庆。数年前,他被秦始皇赐爵为公乘,便干脆以公乘为氏。他曾三入疫疾之地,救活的人不知几何。精于医道,辨证审脉,治病多验。

    算起来,他是秦越人的徒孙。他的老师曾于秦越人治下当个药童,后来见他有些天赋,便传其脉书。精于望闻问切四诊,尤以望诊和切脉著称。

    公乘阳庆不营家产,长期行医民间。王侯勋贵,他也从不放在眼里。效仿祖师秦越人在各地游历行医,施医赠药,大部分时候分文不取。昔年皇帝惜才,希望他能入宫担任太医,只是被他拒绝了。但这爵位他还是收下,对他也无坏处。

    公乘爵位,顾名思义得乘公家之车,故称公乘。同时每年享受岁轶400石,出巡各地在邮驿歇息的时候,还能免费享受到饭食菜羹肉酱。阳庆这些年游历各地,手里没点钱怎么成?有了公乘爵位能免费吃喝,还有岁轶能拿,何乐而不为?

    当然,这岁轶他也不是白拿的。

    他可以不入宫为太医,但得听诏。

    遇到棘手的病疫后,他都得出手相助。

    治不治得好两说,可人必须要来。

    这不,公乘阳庆就来了。

    ……

    倒不是秦始皇通知的,他得到消息后便火速出发。只是临淄距离太过遥远,少说也得有两三千里路。山高水远,他是日夜兼程赶路,一刻都不敢耽搁。

    沿路还遇到了些许不长眼的流匪,只是在得知他的身份后竟然没为难他。甚至于还亲自护送他走了十几里的山路,一文钱没要他的,还给他准备了热乎的饭食。

    这年头医卜还是很受欢迎的,像公乘阳庆这样声名在外的更是如此。只要报上自己名号,不论黑道白道终归会给几分面子。

    他辛辛苦苦数日几乎未曾合眼,沿路经过邮驿便会更换戎马。快马加鞭,这才堪堪抵至关中。昨日他便听说了关于卓草的事迹,对卓草这位奇人更是倍感好奇。虽说皇帝已经下令,让他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但阳庆还是想入城看看。

    来势汹汹的瘟疫,难倒了宫中数十位太医!

    可在短短数日后,竟被卓草这弱冠青年平息?

    如此精通医术的年轻人,可不多见了。

    倍感好奇下,公乘阳庆自是想进城看看。反正来都来了,让他就这么回临淄他非得吐血。关中各县还好说,撑死不过百余里路。他从临淄过来,可是足足有两千多里远!

    “站住!”

    “谷口城封城,严禁外人进入!”

    什长挥舞着长铍,严阵以待。

    自上次黔首冲击隔离区后,内史腾是下了死命令。各个区域加强防守,再有人敢犯,一律贬斥为刑徒,其三族连坐!好不容易控制住瘟疫,绝不能因人而再蔓延!

    他戴着口罩兽皮手衣,站在最前面。

    其余伍卒纷纷起身,手持秦弩对准公乘阳庆。

    “放肆!汝等可知晓他是谁?”

    有家将自戎马跳了下来,面露怒火。

    “就是三公九卿来此,也不得入内!”

    “你……你们……”

    公乘阳庆挥了挥手,示意家将退下。

    而后自戎马跳下,同时从怀中取出竹条。

    “老夫为临淄人士,公乘阳庆。受皇帝诏书至谷口城,为治疫而来。”

    “公乘先生?”

    什长面露诧异,快速接过竹条。

    还有块绢帛,上面有玉玺印鉴。

    上书: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什长是仔细翻看,确认无误。最后连忙示意身后的伍卒放下弩箭,作揖行礼道:“见过公乘先生。”

    “不必多礼。”

    公乘爵位好歹是高爵,爵至八级!对于这些伍卒而言,已是想都不敢想的爵位。更遑论公乘阳庆在秦国是享誉盛名,连皇帝都邀请其入宫为医,可见其医术之精湛。

    “老夫现在可否入城了?”

    什长苦笑着摇头。

    “望先生勿要见怪。皇帝已令各地医卜原路返回,谷口瘟疫已消且得到控制。只是现在尊卓君之意,依旧还得封城。再过三日后,方可打开城门。先生,怕是只得回去。”

    “什么?”

    旁边家将忍不住了。

    这tnd不是耍人玩吗?

    “汝可知晓我家先生自临淄远道而来,数日未曾合眼,连夜赶路。沿路两千余里路,甚至有家将因此不慎坠落悬崖。现在好不容易来至谷口,却连进都进不去?我家先生乃受皇帝之邀,更有诏书在手,为何不能进城?”

    看,这就是交通通讯不便的坏处。如果这时候有个电话,没准秦始皇就早早给公乘阳庆打个电话通知他。

    “这……”

    这下子可把什长给整不会了。

    这可咋办?

    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什长思忖良久,想着还是皇帝诏书效力高点。最后只得命人拉开栅栏,同时将准备好的口罩发给公乘阳庆。

    “这是何物?”

    “口衣,用以隔绝病灶的。卓君说过,只要是在谷口城就必须得戴口衣,防止互相传染。”

    “哦?”

    公乘阳庆接过口罩,不住翻看着。以葛麻布制成,中间似乎还有些絮状物。不知是柳絮还是野草,闻起来有股怪怪的酒香味。上面还以炭笔标有数字:卅七。

    ……

    戴上口罩后他便背着药箱进城,他的家将则负责牵马。

    环顾四周,街道上无比干净,几乎空无一人。来来往往的只有胳膊上戴着葛布的伍卒,推着独轮车上面还有木桶。再把里面浑浊的白色石灰水泼洒在各个角落,用以消毒。走在街道上,就能闻到这刺鼻的石灰味。

    “石灰石?这是在做什么?”

    公乘阳庆眉头微蹙,不明所以。

    沿着河畔走过,还能看到有伍卒提着竹笼。里面装着的都是皮毛黑亮的硕鼠,有的已经死了,还有的则是吱吱吱乱叫。看的公乘阳庆眉头紧蹙,这好端端的抓老鼠作甚?

    石灰早早便已用于制作夯土,会与陶土沙砾混合而成。公乘阳庆甚至还听说有方士会把石灰石用以炼丹,千奇百怪的用法都有。可泡水里洒在街道上,这是何意?

    而且,他还能闻到股古怪的硫磺味。

    这东西不也是用作炼丹的吗?

    他带着诸多疑惑不解,继续朝前走去。

    走着走着,他便闻到股粟米香味。循着香味,他很快来至处空旷的街道前。便看到有不少人正在忙活着煮饭,一口口陶釜坐落于火炕上。有人看火填煤,还有的淘米剁菜,看的公乘阳庆啧啧称奇。

    他不明白,这煤炭还能用以煮饭?

    他也曾在临淄见过煤炭。只要焚烧后,便会有毒烟冒出。除开炼铁冶铜的,鲜少会用到此物。可现在看来,这煤炭似乎没什么毒烟?

    怪事,还真是怪事!

    粟米粥香的很,里面还放了各种绿菜碎肉。

    看到公乘阳庆来了后,韩信当即不耐烦的挥手。

    “别催了,这粥还得再熬制小半个时辰。就是再饿,你也得等着!卓君说了,必须得煮透了方能食用。透了,你懂吗?”

    “透?”

    公乘阳庆面露不解。

    这时候韩信抬起头,打量着来的三人。见他们右臂没有黑色葛布绷带,顿时面露诧异,“汝是何人?难不成是自疫迁所逃出来的?!”

    “老夫为公乘阳庆!”

    “公乘阳庆?”

    “认识了?”

    “未曾听过。”

    “……”

    韩信这态度,差点没把公乘阳庆气的吐血。他再有能耐,那也没多少用。现在讯息闭塞,交通不便,很多人大半辈子都没出过远门。像韩信这种算是知道的多了,最起码朝廷勋贵他都喊得出名号来。

    “我家先生乃临淄神医,受皇帝相邀来此治疫。”

    “那你来晚了,瘟疫已消。”

    “……”

    韩信态度稍微客气了些,继续道:“卓君得白帝献药,整个谷口城已再无人患疫。所有人服药后,再未出现有人患疫的。现在谷口城暂时封闭,只是为防病灶复发而已。既公乘先生远道来此,可去县寺看看。我这还得准备饭食,还望见谅。”

    “好!”公乘阳庆也没为难韩信,才走没几步继续追问道:“这饭食是给谁准备的?”

    “吾这负责甲区。”

    “甲区?”

    “便是甲级疫迁所。卓君入城后,划分出三块疫迁所用以隔离。甲级病情最重,皆是确诊的疫者。所有人的饭食都会统一调配,防止病从口入。”

    公乘阳庆自是明白这些道理的,颔首赞许。根据病情不同,划分出不同级别的疫迁所。卓草能有这想法,倒是实属难得。

    “那石灰水硫黄水呢?”

    “汝所用口衣手衣,疫者衣物床褥,每日都会由专人负责清洗。上面有对应的数字,用以区分开来。清洗便是以石灰或是硫黄浸泡,漂洗干净后再以高温蒸煮以绝病灶。”

    “竟是这样?”

    学到了!

    公乘阳庆面露诧异,他还真不懂这些。

    “师……师兄?!”

    就在此刻,他便听到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转过头来,就看到侯生站在他对面。

    “师弟?!”

    侯生激动的连连上前,面露诧异道:“师兄怎会来这谷口城?”

    “老夫受皇帝相邀来此治疫,没想到是来晚了。还没至谷口城,这凶猛的瘟疫便被那奇人卓君所治好。师弟,汝又怎会在此?”

    “这……一言难尽!”侯生面露几分苦色有些不太好意思,而后笑着道:“师兄虽说晚来几日,却也无妨。正好由吾来为师兄引荐下卓君,他可真是位奇人!此次瘟疫连太医令都束手无策,还是让他给治好的!”

    二人分隔近十年,照旧是一见如故。

    当初侯生拜师的时候,阳庆就已是当地名医。后来他师父更是将毕生所学都传给公乘阳庆,对他则是有着诸多保留。侯生虽说心有不忿,却也没太在意。公乘阳庆娶了他们师父的女儿,传给他属实正常。他师父也说过,他这人心术不正贪图名利,不适合学医。

    不得不说,他师父看人还是很准的。

    侯生就是这样的人。

    沿路上侯生把自己的经历都告诉给公乘阳庆,听到皇帝坑杀卢生三族,再把所有方士贬斥为刑徒后,也是面露诧异。在他印象中,秦始皇对丹药这块可是看的很重。像卢生压根就没什么本事,只是夸夸其谈罢了。再加上有人引荐,自然就能顺利上位。

    在他看来,方士皆是些无能之辈。很多方士甚至根本不懂医术,却能滥竽充数。真正有才能的医卜备受欺辱,而秦始皇却一味相信方士能令他长生。还耗费巨资派遣齐人方士徐市出海东渡,到现在是生死不知。

    “汝被贬为刑徒,又怎辗转至此?”

    “唉!后来皇帝又将我们改为隶臣,交由那泾阳卓草处置。卓君待吾等也算不错,让我们留在当地担任医卜,为黔首治病。此次瘟疫爆发后,他便在最短时间内准备好物资,然后拉着我们全都来这谷口城。这段时间为疫者看病熬药,皆是我们做的。”

    “原来是这样?”

    侯生还是比较聪明的,很多事并未告知阳庆。毕竟秦始皇都说过要保密,他纵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多嘴。反正大概讲清楚便可,也没必要细说。

    “是皇帝命他来这谷口城的?”

    “卓君是自己想来的……”

    “什么?”

    公乘阳庆顿时面露诧异。

    自己来的?

    “不仅如此,像是这些东西皆是其自掏腰包。比如说这口衣手衣,还有煤炭石灰硫磺。对了,他还带上不少红薯用作熬粥。”

    “红薯?便是那亩产五百石的祥瑞?”

    “五百石?!”

    侯生眼珠子差点瞪出来,您老这种的不是红薯,种的是石头吧!

    “师兄万万别听信谣言,实则是五十石左右。”

    “老夫记得,秦国禁食祥瑞。”

    “哈哈哈!”

    侯生是笑而不语。

    对别人兴许有用,对卓草可没辙。

    他本身就受皇帝重视,再加上祥瑞为其所献。卓草要怎么处理,没人能干涉。先前可都是偷偷摸摸酿酒做粉条,现在是大张旗鼓的直接办工坊。关键是各项手续都是齐全的,谁都拿他没办法。

    红薯粉条各种肉脯,全都自泾阳拉过来。

    谷口城足足有两三千人,每天消耗量简直惊人。特别是自服药后,所有人的饭量是直接成倍增长。也不知是饭食香甜可口,还是因为药的缘故。

    “他是为了立功?”

    公乘阳庆环视四周,面露不解。

    他也不怕直说,这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卓草自掏腰包大费周折来谷口城,如果不是为了立功,那他绝对是脑子被门挤了!

    “哈哈,应当不是。”

    “何故?”

    “此事就说来话长了。”

    侯生走在前面,便说起了富德的事迹。

    如果卓草真的是谈功之人,何至于如此冲动的杀了富德。再怎么着,富德也是有爵位的人。哪怕他犯下死罪,那也当由内史腾负责处理。经过廷尉批复后,再将其诛杀。除非富德主动出手偷袭,那卓草就属于是自卫反击,就算杀了富德也没事。

    卓草这么做,反而是容易落人口舌!

    真要追究起来,罚些甲盾是跑不了的。

    “所以,卓君怎会真的是为利来此?”

    “那他是为救人而来?”

    “正是。”

    公乘阳庆顿了顿,眉头微蹙。

    “他倒是很聪明。”

    “嗯?”

    “还未及冠,便懂得自污的道理。”

    这下轮到侯生懵了。

    按照公乘阳庆所揣测,卓草是故意杀的富德。本身卓草年纪摆在这,此次又治理好瘟疫,他这官职爵位必能再提升个档次。若是如此,那卓草怕是会成为不少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所以,卓草便故意杀了富德而自污。

    啧啧啧……

    高,实在是高!

    年纪轻轻便有如此精湛的医术,心性城府更是深不见底。想到这里,公乘阳庆对卓草是更为感兴趣!

    抬起头来,看向简陋的县寺。

    “师兄,他就在此地。”

    “嗯,老夫也想见识见识这位奇人!”

 (https://www.wmdown.com/novel/0BvWt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dow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dow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