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160章 纸不如简,此物名水排!

第160章 纸不如简,此物名水排!


    秦始皇美滋滋的自工坊走出。

    蒙恬在旁走着,手里还揣着十来张纸。这都是他偷摸自墙上取下的,质地粗糙比先前所造的要差些,但是成本也更为低廉。

    随着时间推移,工匠手艺越发娴熟,产量质量也都因此显著提升。每日来伏荼亭的贾人很多,都是来求购草纸的。还有的是把咸阳用过的纸张带来,再卖给工坊。

    方才蒙毅便看见这操作流程,把用过的纸漂白还原成纸浆,再经过相同的工序制成麻纸。他是未曾想到过,用过的纸还能回收再利用?而且按工匠所言,这种舂起来其实更容易,这倒是令蒙毅大开眼界。

    用过的报废竹简,往往会充做厕筹。

    蒙毅想着草纸也是相同作用,还偷摸试过。唔,确实比厕筹好用的多。那种舒爽感,简直与绢帛相当。可看工匠如此后,蒙毅顿时是懊恼不已。

    这事卓草怎么不早说?

    都怪扶苏!

    若他早早知晓,岂会这么浪费?

    亏了亏了……

    有贾人专门在咸阳收购废纸,再回至此地卖给工坊。若是运气好的话,一来一回就能赚个百钱。现在抢生意的比较少,纸现在本身就是供不应求的。得纸的大部分都将其视若至宝,在纸上大书特书。再将墨宝挂在厅堂展示,尽显自身才华。

    至于廉价卖出去?

    做梦去吧!

    还有勋贵让自家门客抄书,将先贤典籍整理成册。这段时间秦始皇能这么轻松,就因为那票博士个个抄书抄的手抽筋。秦始皇都没下命令,他们便自发整理。

    鲍白令之则是即刻上谏,觉得纸虽有好处却也不便管理。抄书的时候有博士因为失误打翻陶碗,导致书册泡在水里,墨汁彻底化开,导致几天的心血付之一炬。并且还发现有书册遭虫啃噬,得重新更正修改。竹简就使用寿命来说,远胜于纸册。即便稍微繁琐些,也不至于那么容易损毁。

    正所谓功铭著于鼎钟,名称垂于竹帛。纸平时用用也就罢了,决计不能全部使用。

    论保存寿命,竹简远胜草纸!

    关于这条谏言,秦始皇也没着急。他刚才听工匠提及,说是有工匠想到以蘖汁染纸,谓之入潢。则纸不生虫,缝不绽解。只是颜色上会更加发黄,却能免去虫蚁啃噬之忧。

    这两种观念在朝堂上是愈演愈烈,起初争的的确是用哪种好,可后来就干脆争论新旧观点。纸代表着的是新的思想,而竹简则成了守旧派。

    在他看来,其实纸与竹简用哪种都无妨。若是用作备份储存,他自然觉得还是竹简更好。别哪天离宫漏雨,导致书册浸水报废。至于其他方面,还是纸更为占优。

    昨日晚上卓草因为这事在院子里痛骂鲍白令之,还一口一个不科学。又说什么别人穿越随随便便就能推行,为何他就要遭受阻碍?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如此重要的事,哪会这么容易定下?

    历史上自蔡侯改进造纸术后,直到魏晋时期才算真正定下来。就算是在东汉末年,照样有用竹简的。

    ……

    “瓜怂瓜怂,你大回来咧。”

    “门没关。”

    卓草看着走进来的二人,无奈道:“老实交代吧,是不是皇帝让你暗中监视我?然后偷摸把咱这的情况,一五一十的给他交代清楚?”

    “怎么可能?你把皇帝当什么人?”

    呵,朕可都是当面看的!

    “总觉得你怪里怪气的。”

    卓草还在纠结于鲍白令之阻止纸质推行,好端端的他也没招惹这位博士。怎么就公然反对,还要禁制纸作为官用诏书。

    玛德!现在纸主要就消耗在官用上!

    寻常黔首,压根都没法接触到。至于勋贵豪门他们都有竹简,对纸的需求没那么高。属于是可用可不用的类型,甚至有些勋贵都懒得关心此事,觉得和他们并无关系。

    这很不科学!

    见卓草在喂养苍鸽,秦始皇便凑上前来。捋着胡须道:“这苍鸽,大概需要多少时间方能传书?诶,这还有鸟蛋?!来来来,掏出来,今晚烹了!”

    “你信不信我把你烹了?!”

    卓草有些没好气的瞪了眼,现在拢共就只有三只苍鸽。两雄一雌,品相都还算可以。按照他目前的经验,饲养训练大概一旬的时日,便能尝试着放飞。

    刚开始不用太远,跑个十里地左右就行。如果很快就能飞回来,就说明苍鸽的基因潜力比较好。若是需要时间更长,那就只能暂时筛选掉沦为次鸽。

    信鸽首先得稳重不能贪玩,其次速度要快目的性明确。要是送信送到半路玩去了,那显然不合适作为信鸽。驯鸽熬鹰都是需要时间慢慢积累的,并非一蹴而就的事。

    这窝鸽子蛋可是卓草现在全部的希望,恨不得拿自己床上孵。谁要敢把这鸽子蛋给吃了,他保证把对方丢锅里烹了!

    他记得听那位老哥说过,幼鸽经过人工培育后,如果基因良好是更容易成为信鸽的。像这些野生苍鸽刚抓回来,个个都是野性难驯,刚开始连口水都不喝,骄傲的很。

    秦始皇也就说笑而已。

    他可就等着这苍鸽送信咧,以后能发挥的作用可太大了。像各地邮驿都能饲养鸽子,哪怕距离再远也能以苍鸽传递书信。小小的苍鸽便能令秦节约人力马力,这买卖可太划算了。

    只要能成,他今后都不再吃苍鸽!

    不光他不吃,天下间所有人都不能吃!

    射杀信鸽者,赀二甲充为刑徒!

    保护信鸽,从朕做起!

    ……

    “卓君。”

    “公输先生。”

    卓草站起身来打招呼。

    这几日工匠们也算安稳下来,都在卖力的干活造房子。反正卓草不差钱,给他们安排的说是亭寺,实际上住宿条件可不差。最起码和黔首所住田宅比起来,差不了多少。

    卓草设计的有点类似于后世的大平房,房子分为好几间屋子。当时在农村很多人没分家的时候,都是这么住的。几家子人住一起,吃饭都是吃的大锅饭。这么做的好处皆是省时省力,等他们今后归属为民籍后完全可以再搬出去。

    至于英布……他倒是也在帮着干活。

    只是他听韩信评价,英布似乎有些怠惰。二人关系其实也算亲近,甚至经常会在钓鱼的时候高谈阔论。卓草是不太明白,你小子钓鱼就不叫怠惰,人家钓鱼就是怠惰了?

    呸!

    ……

    公输刯这几日也未曾空闲,以来得要监督亭寺修筑情况。还得估算需要的用材,然后再找扶苏对账确认。而后他还专门去工坊内看过,越发确信卓草是懂得这些匠活的。

    “先生这几日可还住的习惯?”

    “嗯,府上饭食的确美味可口。”

    公输刯颔首称赞。

    他就觉得先前吃的那都和猪食似的,府上几乎顿顿都变着花样的做菜。哪怕是腥臭的脏器,也能被烹调成美味。中午烹煮的酸辣鸡杂,更是令他多吃两碗米饭。他并不喜欢吃这些内脏,只觉得腥臭无匹难以下咽。没成想,这次在卓府破了戒。

    “关于炼铁之事,卓君知晓多少?”

    “吾尝闻炼铁自商朝便有,有大匠以陨铁铸铁刃铜钺。再往后……”

    卓草尴尬的挠着头。

    他就记得当时历史书上写过,说是战国时期炼铁技术就已成熟,并且衍生出铁器牛耕。可经过他与苏荷的谈论后发现并不仅仅只是如此,因为包括铁质兵器都有不少。

    “昔日晋国鼓铁以铸刑鼎,著范宣子所为刑书。此事,卓君竟然不知?”

    “……”

    苏荷这小子最烦人的就是这点,卓草稍微有点不知道的便立刻一副大惊小怪的模样。明明是有夸赞的意思,却偏偏令他感到有些恼火,就觉得这小子是在阴阳怪气。

    “确有此事。”

    晋国以铁铸刑鼎,以正其法。因为这事还被孔子给喷了,扬言晋其亡乎,失其度矣!今弃是度也,而为刑鼎,民在鼎矣,何以尊贵?贵何业之守,贵贱无序,何以为国?

    刑鼎就是把律法铭刻于鼎炉,相当于是告知老百姓律法。但是孔子就觉得晋国玩完了,因为老百姓都把大鼎当成法度,他们还能再尊敬卿大夫?贵贱等级都了,又如何成为一个国家?

    “还有昔日的吴国,乃使童女童男三百人鼓橐装炭,金铁乃濡,遂以成剑。还有还有……”

    “行了,你闭嘴吧!”

    卓草忍不住打断激动的扶苏。

    你厉害,你懂得多!

    可关键的问题是这些吗?

    卓草自是知晓现在锻铁技艺已相当厉害,牉上次便演示过。便用到两孔浇筑的叠铸法,按牉所说昔日齐国刀币便是以此铸造。这种生铁冶铸技术已经颇为成熟,用以农器是绰绰有余。想要铸造成兵器的话,还得工匠千锤百炼成钢。

    公输刯倒是一笑,“苏君倒是厉害,竟然也懂冶铁之术?”

    “咳咳,稍微懂些而已。”

    扶苏作为长公子,各行各业皆有涉猎。具体操作过程他不甚了解,可关于兵器甲胄方面他自然都知晓。像是各郡何地适合炼铁,何地适合冶铜他肯定得要知道。

    “卓君准备的工坊颇为齐全,想来那吏匠牉也曾出力指点。特别是那鼓橐颇为不俗,鼓风助火令煤炭熊熊燃烧。卓君又以秘法,令煤炭无毒烟,要炼铁成钢会更为简单。”

    “兴许吧。”

    卓草苦笑着点头。

    他想过设计水排来着,只是时间紧凑没功夫试验。想着等红薯大熟后,他再慢慢研制。他画过极其简单的草图,然后做了个模型,按他的想法来看应当是可行的。只不过,这事他不准备自己亲自来,想的是让李鹿等稚生试试看。

    包括这些工匠,卓草也都告知过他们。他说了,谁能做出这水排便赏千钱,赐公士爵位。将隶臣身份改为民籍,还能有豪宅田地奴隶。卓草作为乡啬夫,在某种程度上也能赐爵。只要合乎秦法便可当场册封,事后再告知县吏便可。

    “吾昨日观察过那筒车,可谓是巧夺天工。利用水力便可汲水灌溉,实在是精妙绝伦。就算先祖在世,也必会称赞。至于那水排,老夫倒是有些想法。”

    “哦?”

    卓草顿时就来了兴趣。

    水排这事他半月前便已和牉说起过。他还有李鹿这些稚生帮忙,上次做个水排当场失败。这些日子也都在钻研,还是没有任何头绪。公输刯不愧是鲁班后人,这才短短两三日便已有了想法?

    他记得后世某乎论坛上有篇帖子很有趣,说是让牛顿做后世的高考物理题,他会不会做?有个人的说法令他是记忆犹新,说是牛顿在力学方面绝对没什么问题。至于其他电学之类的,给人家些许时间就能秒杀很多人。然后人类物理取得重大突破,牛顿获得多个诺贝尔奖!

    其实,公输刯也是大概的道理。让他凭空把水排想出来,那难度太大了。牛顿没接触过后世的电学,公输刯也没接触过后世的水利器具。但经过卓草的提醒后,公输刯多年为匠的经验便彰显出来。特别是在看过筒车后,他对水排更有些想法。

    “吾这几日有空,便去试试。”

    “善!若能成功,草必为先生庆祝!”

    让卓草去做,他是压根做不来。他绘制的草图那真的是极其简单潦草,没有任何数据。纯粹只是花了张概念图而已,诸多细节他也没画到。能否造出来,那纯粹看自己的本事。反正别问他,他也懒得去研究。

    好不容易穿越了还当上官吏,这不好好享受享受?想着事事亲为,那能把自己给活活累死。反正他本事就在这了,也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至于能否成事,就看这票工匠的了。

    公输刯只是笑了笑。

    这事真能成,天下的铁匠铜匠都会感激于卓草。只要靠近湍急的河流建造水排,便可以大大减少人力。不用再耗费力气鼓风烧煤,这对他们来说堪称是划时代的进步!

    卓草放下手中图纸。

    “其实也不急于这一时,过几日红薯便要大熟。到时候各地官吏皆会来此视察,正好先生也能尝尝这从地里刨除来的红薯。”

    “祥瑞不是不能吃吗?”

    “放心,偷摸的吃俩不会有事。”

    “……”

    扶苏在旁脸顿时一黑。

    先前卓草还会用白马非马诡辩,说自己吃的不是祥瑞是地瓜山芋,总之不是红薯。现在是干脆连掩饰都不掩饰,直接承认了还?!

    你偷摸着酿酒制粉,已是天大的罪过。

    现在还要吃祥瑞?!

    可以,带我一个!不然我举报!

 (https://www.wmdown.com/novel/0BvWt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dow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dow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