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163章 天地有正气,立畤封圣

第163章 天地有正气,立畤封圣


    “丰年多黍多稌,亦有高廪。万亿及秭。为酒为醴,烝畀祖妣,以洽百礼,降福孔皆。”

    内史腾望着厚厚的竹简,喃喃开口。他心里有个预期目标,能达到三十石便足够了。这是红薯首次大规模种植,皆是由黔首耕种和卓草并无关系。这种情况下产量下跌,那都是很正常的事。

    皇室也有耕地,在骊山有片温泉地甚至能在冬季种植,供给冬季绿菜。因为由专门的官吏负责,往往产量也会更高。论条件,黔首怎么耕种也比不得卓草深耕细作的产量。

    祥瑞亩产几何?

    来的路上,这问题他问卓草不下五遍。

    每次卓草都只是摇摇头,也不回答。

    他哪知道?

    作物产量与很多方面都有关系,温度湿度乃至肥料。他估个五十石,算是基于他在秦国耕种这么多年的经验。

    “唉,少了少了……”

    卓草深深的叹了口气。

    按他预估,怎么着也得过五十石来着。

    结果倒好,最多的就是四十九石!

    丢人呐!

    卓草听说后世有大规模种植红薯的,甚至能做到亩产万斤。这时候肯定没法比,按他的预估怎么也该比五十石多点。

    “这……这还少?”

    李斯红着眼,只想掐死这装逼犯。在他们看来有此产量,已是极其不错。人不能贪心,现在粗算已有五十石的产量。就算按卓草轮耕的法子,两三年后再也不必担心粮草的问题。

    从古至今,吃饱饭其实也就那几年。顶尖勋贵不差这口吃的,可他们要打仗开疆辟土就得要粮食。而且没人能保证来年不会有洪涝干旱飞蝗,他们想的就是储存多多的粮食。秦国曾下发过份文书,说是黔首得储存两年以上的粮食才不会饿肚子。

    各地还都兴建粮仓,郡县级的万石一积。栎阳两万石一积,咸阳仓十万石一积。秦始皇的决策自有其用意,如果各地打仗需要粮草,则能就近调遣。这年头运输粮草需要用到民夫刑徒,在路上就会消耗大量的粮食

    内史腾揉了揉泛红的眸子,声音都已沙哑,他这是喊得。这是属于他管辖的地区,看着伏荼亭红薯大熟,产量还这么高。那么,别的地方呢?

    按他预估,伏荼亭的产量会超过十万石!

    光收税都能破万!

    比先前一县田税都多!

    “卓君,我看你似乎并不是很高兴?”

    “没有。”卓草转过头来,“侯生,快快过去。频阳县令昏过去了,你赶紧过去瞅瞅。”

    “唯!”

    侯生忙的是满头大汗。

    他现在算明白为何卓草要带他来了,本以为是让他沾点祥瑞的仙气。没成想,带他是救人来了。就这短短半个多时辰,因为激动倒地昏厥的就有五人。甚至有在田圃内嚎啕大哭到抽搐,甚至是口吐白沫。按律来说这样的人是要被抓走的,只不过今天情况特殊就没追究。

    这些人一一被秦始皇用小本本记下,以后不能重用。激动可以理解,激动到失去礼节状若疯癫就算了。他不否认红薯的价值,但作为官吏就得要有泰山崩于前面不变色的气度。

    还有很多伍卒,都暗暗摸着眼泪。他们也有亲眷以耕种为生,家家户户都是苦过来的。看到这么高产量的粮种,心里自是都高兴的很。

    “小苏,你可能不明白。”

    “不,我明白。”

    “我都没说完,你就学会抢答了?”

    “额?”

    扶苏面露尴尬。

    卓草则是无奈道:“这么说吧,红薯产量是很高,但就是虚胖。就和酒一样,红薯就相当于是掺过水的酒。”

    “你……你又掺水了?!”

    扶苏瞪大双眸,似乎发现什么了不得的秘密。

    难怪红薯产量这么高,掺水了?!

    “来来来,你掺个我看看?”

    “我不会,小草肯定会。”

    “阿彘阿彘!把这家伙埋了吧!”

    “……”

    卓草懒得与他扯皮,顺着田圃往前看。因为大丰收的缘故,家家户户全都面带笑容。就是平时不苟言笑的辰伯,他都咧着嘴傻笑。扯下包头的黑色葛布,擦着脖颈的汗珠。现在不像初春那么冷,干了农活浑身都发热。

    他们家这次可能攒下不少粮食,足足三十亩的粮食。少说得有一千四百石,扣除缴纳的赋税和种薯,再换成粟米都能有四百石!这还是精米,在咸阳少说斗米得要五钱。也就是说,他这一眨眼就成了富农,日子过得比那些斗食小吏还舒坦!

    累是累的很,起早贪黑全靠他一人操持。哪怕再辛劳他都没有怨言,因为这往后的日子总算是有了奔头。后续就种上轮菽豆,他也能稍微歇息段日子。他现在已经开始谋划,这么多粟米该怎么用。换两丈葛麻做几件新衣裳,雎鸠也长大咧,衣服都有些显小。改改给幼子穿。

    “十八,你发什么呆呢?”

    胡亥捧着红薯,就坐在农田内。

    “我在想,这是不是我做过唯一有价值的事?”胡亥没来由的蹦出了这么句,又似是自言自语,“他先前说过,人都是有价值的。黥痣就是在掏粪,也是在创造价值。咱们俩,好像只是在搞破坏。刚开始让我种红薯,我恨不得掐死他。可看着红薯一天天茁壮生长,这种感觉还真是怪怪的。”

    “我也觉得怪怪的。”

    李鹿捧着红薯,怎么看怎么觉得好。别的红薯个头虽然都大的很,却不够精致。哪像他们耕种的红薯,个个都小巧精致,也没那么多坑坑洼洼的。反正他们种的最好,其他都是渣渣。

    “你们这些没法做种薯,交上去吧。”

    辰伯走过来瞥了眼,不住摇头。

    真笨呐!

    好好的粮食,竟种成这比样?

    “……”

    李鹿的好心情瞬间烟消云散。

    足足忙活一上午,连带着英布都带人来帮忙。一大票人帮着挖红薯,才算是勉强全部挖完。红薯的亩产很高,所有人都很满意,脸上也都洋溢着笑容。光是缴纳的田税便超过万石,把喜愁的是脑袋疼。他这次调动各地牛车马车,应该是勉强能凑活。

    没人坐马车的,就是秦始皇也笑呵呵的走着。看着红薯装满一辆接着一辆的马车,他心里就高兴。他恨不得让那些反对他的人都来看看,这就是秦国的祥瑞!

    秦国得天下,乃是名正言顺!

    祥瑞,就是最好的证明!

    他服丹药求长生,就是想在有生之年完成心中抱负。平定六国,仅仅只是个开始罢了。百越西南夷乃至塞外草原,更远的箕子侯国都将会被秦国吞并。现在有了如此祥瑞,他相信会在有生之年看到这幕。

    ……

    辰伯放下扁担,揉了揉发酸的肩膀。手里拿着竹签,上面写的是他需要兑换的粟米,足足四百多石精米!过几日他就准备再换成粝米和葛麻,期待不已的站在队列中。

    “辰伯,你这次可了不得,足足四百来石精米咧。听说雎鸠这次考试又是第一名,真是羡煞我等!我家那小子就不是学习的料,成天到晚就知道玩闹,次次考试都在最后面。再来几回,他也别去草堂咧,回家帮额种红薯!”

    男子排在后面,那叫个羡慕。辰伯只是得意的笑了笑,其中辛劳就他自个儿知道。正常种个二十多亩地就算多的了,他足足种了三十亩地,成天累得半死也没怨言。

    粟米都是用方升反复丈量过,决计不会出错。足足四百石粟米,辰伯压根没法挑走。卓草到最后干脆吩咐府上的仆人们帮着干活,现在人手压根不够。戎马田牛都跑的气喘吁吁,足足忙活到夕阳西下方才把账目算清楚。由喜亲自核算过三遍,再由内史腾核算两遍,确定是没有出错。

    “老夫为吏二十余年,还是头次经手这么大的账目。”喜是哭笑不得,感慨道:“仅仅只是一乡田税便比一县还高,放从前老夫做梦都不敢想!”

    “的确。”

    齐高望着卓草的眼神都变了,充斥着敬佩。从今往后卓草便是秦国的大圣人,红薯种到哪,哪里的人都会记得卓草的名字。可以说只要卓草不谋逆造反,那就没人敢动他。否则,那就是在与天下黔首做对!

    恰逢来了这么多官吏,今日又是丰收大喜。卓草自然也得做东宴请宾客和宗族长辈,庖厨们从早上便开始忙活。包括些发烂的红薯,都被直接烹煮。别人吃红薯犯法,卓草可顾不得这些。如果都不吃那坏了,岂不也是浪费?

    卓草就当是自家家宴,便没搞分餐这么麻烦。准备两大盆酸菜鱼,用的是黑鱼肉。这黑鱼的来历很神奇,按韩信的说法不是他钓上来的,是在地上捡到的。你个钓鱼佬可真是绝了,还能在地上捡鱼?!

    蒸腊肠,白斩鸡,爆炒螺蛳,时菽三鲜……

    “诶,想不到这水壳虫也能如此美味?”

    屠睢嗦了半天没嗦出肉来,干脆用酒樽把壳砸碎。只不过他是非常干脆的全都吃了,嘎吱嘎吱的只觉得劲道十足。因为是用辣椒爆炒过的缘故,味道极其鲜美。

    “屠公,这螺蛳不是这么吃的。”

    “螺蛳?”

    李鹿拿起竹签挑出里面的肉,就只吃前面的肉。泾阳因为有不少水沟的缘故,螺蛳是很常见的。现在也没后世的福寿螺,就是非常小巧的螺蛳。

    先前亭里也会有人吃但比较少,大部分都是喂鸡鸭鹅了。除非是日子没法过了,方才会烹煮些来食。吃法就是类似屠睢这种,用白水直接煮沸,然后再以砖石砸碎沾点酱料。

    “唔,是这样?”

    屠睢笑了笑。当初他在南郡操练楼船之士,便曾吃过这玩意儿。在当地勉强算是道难得的肉食,很多黔首都以此为食。只不过屠睢当时根本就吃不惯,觉得没什么肉而且还是满嘴的泥沙。

    “尝尝这酸菜鱼,颇为嫩滑。”

    蒙毅下筷子的速度也是见长,酸菜反正是碰都不碰。一筷子下去能捞好几片鱼肉,气的卓礼不住咳嗽。这家伙权当是没听见,自顾自的下筷子。得亏这黑鱼量多,勉强倒也能凑活。

    秦始皇则是捧着烤红薯,慢条斯理的吃着。连那烤的酥脆的薄皮都没有浪费,品味着其中的甘甜香味,眸子中满是感慨与欣慰。这次味道比不得先前的,甜味稍微淡了些,却也还是颇为美味。重要的是容易填饱肚子,他就吃了半个,剩下半个顺手就递给扶苏。

    “你这家伙可真是的!小苏是客人,你把吃剩下的红薯给他吃,这是人干的事吗?”卓草颇为恼怒的把半截红薯接了过来,“吃不了这么多你早点分我半块不就成了,非要逞能。还把剩下的红薯给客人吃,你可真是个人!”

    “……”

    “……”

    “……”

    扶苏眼巴巴的望着,心酸不已。

    他反而成客人了!

    这么多年来,秦始皇还是头遭如此。

    “百闻不如一见,卓府饭食的确是美味至极。”屠睢拍着圆滚滚的肚子,将美酒是一饮而尽,感慨道:“只可惜吾得连夜回去,否则定要在这卓府留宿几日,好好品尝卓府的美味佳肴!”

    他听皇宫的庖人都被皇帝怒斥过,说他们做的饭食难吃至极,还不如民间的庖厨。刚开始他以为秦始皇是小题大做,只是因为生气所以迁怒到这些庖厨身上。现在他觉得,秦始皇这话算是说的轻了!

    “如此着急吗?”

    “祥瑞之事,关系秦国社稷。吾等为臣,自当为上分忧。此事关系重大,在这泾阳逗留时间越长,风险越大。早早送至咸阳,也好给其余勋贵开开眼。”内史腾笑了起来,淡然道:“汝之祥瑞可是遭受诸多非议,很多人皆认为是吹嘘出来用以愚民的。现在祥瑞大熟,早点带回去也好昭告天下。”

    “唔,也有道理。”

    卓草颔首点头,也没多说什么。他嘴上说着再逗留几日,其实想的是让他们赶紧走。这一顿饭可得花不少钱,平时家里头也不会这么奢华。顿顿这么个吃法,卓礼可都会揍他的。

    “卓君,汝此次立下大功。吾会上奏皇帝,于关中各地修筑草畤,今后你便是我大秦圣人。”

    “算了算了……”

    卓草连连摆手,其实把人过度神化并不好。他也不希望自己背着这么沉重的包袱,这么个搞法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哈哈哈,如此大名汝都不要?”

    李斯半开着玩笑。

    兴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卓草心中也升起阵豪迈气概。端起水晶玻璃杯,站起身来。“有朝一日这大秦天下再无饿死之人,那时再修寺畤也不迟。”

    “再无饿死之人?呵,好志向!”

    内史腾点头夸赞。

    如此志向,实在令人钦佩。在他看来,卓草远比农家那些夸夸其谈的人强数倍。也难怪秦始皇对卓草这么好,上次因为感染瘟疫,差点没把秦始皇给急死。敕令关中各地上千医卜,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进城救好卓草。如果说卓草真有什么三长两短,这些医卜怕是都得玩完!

    “卓君所著书册老夫也曾仔细看过。”喜面露几分不解道:“今日吾观那些黔首,似乎也都刻意的挑选种薯。这又是何意?”

    “留种也得留好的种,就如粟米留种是同样的道理。如果种薯都不好,那来年耕种出的红薯也会不好。我现在虽说违律吃红薯,但吃的都是不适合做种的。如果全都拿去当做种薯,其实也会留有后患。短时间内或许不会如何,但长期耕作会一代不如一代。”

    当初卓草献上的书册都有记录,甚至囊括该如何挑选红薯。“就说此次耕作,有人亩产不过四十出头。除开他们偷懒没种好外,还有点就是挑选的种薯本身就不好。”

    道理都是相同的,他们也都明白过来。

    李斯捋着胡须,蹙眉道:“所以按照卓君的意思,很多红薯不适合用作种薯。这些红薯,只能吃了?”

    “算是吧。”

    “那你为何不早说?”

    “也没人问我呐……况且,我书上不都写了吗?是皇帝说要花收购所有红薯,这能怪我吗?我就是一小小的乡啬夫,人微言轻的。”

    卓草两手一摊,这和他可没关系。

    秦始皇在旁脸色都有些发青。

    也就是说,他们亏了?

    还是蒙毅比较聪明,笑着道:“那些不适合做种的其实也能挑出来,用以做成草酒或者是粉条。卓君早早便兴建工坊,想来就是这目的?”

    “咳咳,我什么都不知道。”

    老蒙这家伙可真是的。

    当着内史腾他们面说这话,不是讨打吗?

    这票人要上报皇帝,他岂不是得完犊子了?

    “卓君,高!”

    李斯是咬牙切齿的夸赞着。

    看看,他说的没错吧?!

    这小子就是个贪腐谋私的奸臣!

    “其实,还有一事。”

    “何事?”

    “马蹄铁的事。”

    “马蹄……铁?”

    屠睢挠了挠头。

    这事他是真的不知情。

    “正好今日诸公都在,不若去看看?”

    卓草露出抹纯真的笑容,这票人可都有钱的很呐!

 (https://www.wmdown.com/novel/0BvWt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dow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dow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