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169章 左庶长,千里神驹!

第169章 左庶长,千里神驹!


    秦腾自戎马一跃而下,手执绢帛诏书。

    四周围观的人相当多,卓礼干脆在门前命人焚火烧竹。噼啪的爆竹声响起,惊得几匹戎马都因此不安分的嘶鸣。在秦腾的安抚下,方才没事。若是上过战场的老马,则会稍微好些。

    除开他外,还有数十位谒者。

    其实真要按规矩来,左庶长这种高爵往往都得进宫由皇帝亲自册封,并且会有专门的人正冠服绶。卓草进爵为左庶长,喜自是没资格充当谒者的,这活便落秦腾手里头了。

    当时可是一大票大臣哄抢,差点是直接打起来。谁不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拉拢卓草?甭管以后如何,反正卓草等于手里握着金饭碗,肯定不缺钱花。一副马具虽说只得百钱,可秦国有多少马?算上戎马田马驽马,数量远超十万!

    就拿倮君来说,牛马都是以谷量。

    倮君是做大买卖的,会不给自家戎马钉马掌?

    三五年后,卓草足以富可敌国!

    再加上卓草备受皇帝宠信,年纪轻轻便已是左庶长。假以时日,成就必定不可限量。正好有这机会,自然都想拉拢卓草。再加上先前扶苏为卓草说话,他们心里头开始揣测起来。

    按规矩,卓草早早便要入秦廷为官。只是秦始皇却破天荒的没这么干,反而还是个乡啬夫。虽说都讲的是卓草自己不愿入朝出仕,可这话有谁相信的?这天下间,还有人不愿意当官的?

    就当个区区个小吏?

    假的,肯定是假的!

    这背后必定是有个大阴谋!

    有博士揣测,卓草便是秦始皇留给扶苏的辅国贤才。如穆公得百里奚,孝公得商君!所以不让卓草过早入朝出仕,就是不想让他陷入党派之争,一心一意的为扶苏效力。

    嗯,果然很有道理的样子!

    可惜,最后这美差落秦腾身上了。

    “乡啬夫草,见过秦公。”

    “五大夫,听诏。”

    秦腾面露淡漠,缓缓打开绢帛,“维二十九年四月,制诏以小泽乡卓草为左庶长。制曰:朕以眇眇之身,兴兵诛暴乱,赖宗庙之灵,六王咸伏其辜,天下大定。”

    这次的诏书极其正式,只是卓草听不明白。皇帝他老人家这是几个意思,不是给我升爵吗?诏书先把自己一顿夸赞,这是几个意思?

    “草献祥瑞,乃令吾秦再无饿死之人。又献马具,以强秦军。故建尔为左庶长,以彰尔功,宣扬四方。克奉厥绪,谨而勤勉!”

    “草!拜谢皇恩!”

    卓草作揖行拜礼,双手举过头顶接过诏书,以示敬意。这份诏书可比先前的分量要重的多,毕竟是升爵为左庶长,也算正式成为秦国高爵之人。要知道商鞅变法前,左庶长不光是爵位还是官职,可谓是真正的位居高位!

    卓礼站在旁边,激动的差点没昏死过去。手里的拐杖都在颤抖,双眼泛红。他昔日从军,见过最高爵位的便是左庶长。彼时那人已有四十多岁,跟随上将军多年,南征北战方升爵至左庶长。而现在,卓草已升至左庶长!

    他今年不过十九,还年轻!

    今后,卓草只会站的更高……更高!

    泾阳卓氏因卓草而立,也必会因卓草而繁荣昌盛。别的不说,就这些天卓礼都收到数十份谒条。都是各地勋贵,除开泾阳县城的,还有谷口频阳蓝田乃至栎阳的勋贵!

    他们的目的其实都很简单,就是要请卓礼赴宴,然后顺带说说亲事。孟子曾言:不待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钻穴隙相窥,逾墙相从,则父母国人皆贱之。

    这传统,秦国其实也有。卓草母亲早早去世,按理说应该是由其翁卓正做主。只不过他们觉得卓正不靠谱,还是卓礼这位宗长说话管用。

    前些天卓礼还天天来找卓草,帮着说媒。还说卓草已经及冠,若是不成婚的话是要被人笑话的。寻常男丁到了年龄无故不结婚,秦国可是会发老婆强制成婚的。到时候可就没得挑三拣四,只能受着。当然,这条律令仅针对黔首。

    在秦国成婚也是受法律保护的,还得去官府报备登记。如果说离婚的话,那同样也得登记。如果不登记被发现的话,那就赀二甲。

    另外严禁女子出轨,男的也相同。打个比方张三隐瞒不报,有两个妻子,那张三就会被判死刑。因为,就算皇帝也只有个妻子——皇后。

    如果张三妻子极其彪悍,结果被张三打坏了耳朵,那还要被施以耐刑。总之,秦国女子地位可以说相当高!

    ……

    起初卓礼真觉得这些女子不错,全都出身名门,属于有姓有氏的类型。这要放在先前,他们可是求都求不到。别说成婚,连进人家家门都不现实。现在人主动开口说媒,摆明就是冲着卓草来的。

    卓草现在便已爵至左庶长,今后还了得?

    早早成婚结为亲家,岂不美哉?

    刚开始卓礼不懂,便卖力的给卓草说着。还说卓草年纪大了,也该成婚了。到最后还是扶苏偷摸和他分析,还说以卓草的潜力就是娶个公主都绰绰有余。就那些歪瓜裂枣,让卓草娶不是掉价吗?

    唔……有道理!

    所以,现在卓礼也不再提及此事。

    ……

    卓草接过诏书,享受着四周羡慕敬畏的目光。他是专门换上平日极少穿的玄色正服,头戴鹖冠。再接过墨玉圭,上面以小篆写着排字。字迹苍劲有力,可比他写的强多了。

    【左庶长,草!】

    他的官职乡啬夫都没加上去。

    按苏荷的说法,这是因为他官职太低。估摸着将作少府的名匠都怀疑自己是否做错了,区区个乡啬夫竟能爵至左庶长?

    所以,千错万错都是卓草的错。

    到最后,秦始皇破例不必刻官职。

    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官职早晚会变。

    “凭此玉圭,今后卓生进出各地都将畅通无阻。”秦腾笑了笑,继续道:“除开这些外,还有诸多赏赐。答应你的六匹戎马,已经送至。还有绢帛金器美玉,可都是只多不少。”

    卓草连连点头,同时让苏荷帮忙看看戎马。他并不懂相马之术,其实这里头的门道很多。比如看马的牙齿,便能大概知晓戎马的年数。像戎马年纪在五到十三岁这阶段的,那是最好的。

    扶苏走过去看了两眼,眼睛都红了。

    他这还看什么?!

    就这六匹戎马,可谓是宫中这些年品相最好的,说是千里马都不过分。毛色是一抹纯黑,在太阳照射下都发亮。全都是太仆亲自在咸阳禁苑饲养的,就这一匹戎马,价值十镒黄金都不过分。

    先前扶苏便曾厚着脸皮,曾向秦始皇讨要。结果秦始皇说他不配骑乘这千里马,没让他骑矮脚驽马就算不错的了。这样的宝马神驹,是他能染指的吗?

    当时扶苏也没话说,本身就不遭待见。

    可现在嘞?

    他不配,卓草就配了吗?!

    他要个一匹,都被秦始皇给喷成狗了。结果倒好,赏赐卓草直接拿出六匹来。按理说寻常戎马已是绰绰有余,何必要拿出这等神驹来?别忘了,卓草现在可都不会骑马。前些日子骑马差点冲泾河里头,把扶苏都吓出半身冷汗。

    马的!

    “咋样?这六匹马是不是没人要的?”

    “……”

    “……”

    扶苏差点没吐血。

    没人要?!

    行啊,你给我好吧?!

    包括秦腾同样是面露古怪,当着谒者的面便正色道:“卓生勿要胡言。这六匹戎马皆是千里神驹,其父母皆是战功赫赫。乃是太仆精心饲养,在咸阳价值十金!可日行千里,夜行八百!”

    “我读书少,秦公可勿要骗我。”

    “……”

    秦腾恨不得掐死卓草,无比认真道:“老夫从不诓骗人。这六匹戎马乃上特赐,今后汝可要好好善待。比如说那马具,也得及时准备上。另外更要严加看管,不得丢失。”

    “啊?”

    “若是丢失或者摔死病死,汝皆要受罚!”

    “所食皆是麦菽精盐,切记必须得是精盐!”

    “草!这么狠?”

    这是养马?这是养了个祖宗!

    这年头精盐价格高的吓人,寻常老百姓那都是吃的粗盐。也就是那种拳头大的黄色盐块,即便如此很多黔首也不舍的放多少。生产力低下物资紧缺,所以日子过得都是紧巴巴的。人都吃不起精盐,却要给戎马吃!

    “怎么,汝连厩苑律都不知道?”

    “只是看过些而已……”

    秦腾面露无奈,“汝但凡把心思放在秦律上,也不会问老夫这问题。”

    在他看来,这就是在问他九九算表这种稚生才会问的问题。再怎么着卓草现在也是左庶长,连厩苑律都没熟读背诵,这简直是丢人丢到家了。

    “我心思是放在秦律上的。”

    “然后钻空子?”

    “法无禁止即可为,我这是合理利用规则。”

    卓草是据理力争,旁边的卓礼是拼命使眼色。你小子刚封为左庶长,好端端的可千万别和内史腾顶嘴。要不然,以后有好果子吃!

    平时在府上和卓正吵闹也就罢了,反正他爹也没什么出息,只要别动手就行。但秦腾现在还是卓草上司的上司,更别说在朝中地位极高。真要惹恼秦腾,人找皇帝说两句他的坏话,卓草不就完了?

    这瓜怂,真是没点数!

    “法无禁止即可为?”

    秦腾顿时愣了下,而后苦笑颔首。

    这话,倒是有趣的很。

    ……

    雎鸠望着忙碌的卓草,眸子中满是羡慕与敬畏,感慨道:“小草先生可真是厉害!要是有朝一日我也能得爵位,那就好了。”

    “不过区区左庶长罢了。”胡亥轻轻哼了声,淡漠道:“昔日商君定下三军,壮男为一军,壮女为一军,男女之老弱者为一军。虽说各司其职,却也有女子得爵的。只是,现在没了……想要得爵,可是相当不易。”

    “区区左庶长?胡骅,你飘了……”

    “左庶长只是十级爵位,不算高的。”

    “那汝翁是什么爵位?”

    “我父……亲没爵位……”

    “那不就行了?”

    秦始皇乃是皇帝,自然算不得是爵位。像昔日周朝还在的时候,可以说是王爵,现在就是真正的天子皇帝!

    雎鸠老气横秋的拍拍他的肩膀,“所以你得好好努力研习学问,不能再像先前怠惰。小草先生的课还是很有趣的,多学学总归没错的。你父亲已经废了连个爵位都没有,你总要有所追求的。”

    “……”

    胡亥恨不得现在连忙堵住雎鸠的嘴。

    再胡说,雎鸠可就凉了!

    “当官有什么好的?当科学家多好。”

    李鹿在旁不屑开口。自从他成为草家大师兄后,他对卓草可是极其推崇。虽说私底下还会说卓草的坏话,但当着面总是一副讨好的模样。至于讨好的原因,只是想溜进书房看看有没有图纸。

    前天大晚上起夜,卓草便看到李鹿这家伙在撬锁。气的他当即抄起棍子追赶,结果追了三里地愣是没追上,差点没把他累个半死。都因为这原因,所以他才感冒了。

    “胡骅你别听他的。他爹是李斯,我们比不了。”

    “对!”

    胡亥坚定的站在雎鸠这边。

    对此,李鹿只是白了他眼。这家伙就是典型的有异性没人性,李鹿是早早就已习惯。况且,他爹和秦始皇比起来算什么?

    “真无趣,我还是去找公输先生。”

    女人哪有水排香?

    胡亥显然是不会明白的。

    ……

    英布望着眼前这幕,脸上表情极其复杂。他在泾阳也算呆了些许日子,这些天都与他兄长黥痣同住。经过他的细心观察,方才发现伏荼亭的日子好过的很,也难怪黥痣不愿意离开这。

    别的不说,家家户户都能吃的起肉。而且卓草性格极好,对自家奴仆鲜少打骂。顿顿都能吃上饱饭,后厨的菜肴还不差。像这般独特的人,他还是头次看到。

    卓草拥有高爵,包括他在内的隶臣都是他的财产。换句话说,他们和卓草家里养的黄犬没什么区别。卓草高兴赏他们点骨头吃,那都算好的。

    还想吃饱饭?做梦去吧!

    不挨打那都算主家有良心的!

    除开这些外,卓草的能力也颇为出众。他看的比较少,没关注到卓草钻空子,却发现他处理起政务是相当快。虽说都是苏荷代笔,却也是卓草口述的。

    种种神奇的手段,令英布都颇为赞叹。

    他是亲手打造过马具的,甚至还有幸测试过。他年轻的时候骑过矮脚马,骑术还是相当精湛的。他可以肯定,马具的出现会改变未来的作战方式。先前担任主力的战车,都将会被淘汰!

    取而代之的是突飞猛进的骑兵!

    望着卓草升爵至左庶长,他便不由自主的握紧双拳。好似自语,又好似是在与黥痣诉说。“大兄,吾突然觉得留在此地倒也不错。他年纪轻轻便已爵至左庶长,更是备受皇帝信任。若能得其重用,假以时日也必能有番作为!”

    “或许,假以时日真的能封王!”

    “阿布……你别想了。”

    “我说他能封王……”

    黥痣顿时愣住了,望着认真的英布倍感意外。只是他未曾急着否认,反而觉得有些道理。当然,秦国可还没听说过有封王的。秦国废分封行郡县,能封侯的都已是了不得的人物!

 (https://www.wmdown.com/novel/0BvWt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dow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dow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