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18章 乡野的规矩,周天子八珍算什么?

第18章 乡野的规矩,周天子八珍算什么?


    翌日,天还未亮。

    卓彘拎着两条新鲜的河鱼,鳞片上还有着水渍,明显是刚从河里捞出来的青鱼。足足得有两尺来长,用草绳自鱼嘴串至鱼鳃,就这么拎着。

    他是卓礼的孙子,今年十六岁。因为常年做农活的缘故,皮肤晒成黝黑色,体型也是偏瘦。穿着简单的黑色棉衣,双手极其粗糙还有着冻疮,开裂化脓。

    半大小子吃穷老子,这话用不过时。别看卓礼是宗长,又是当地里长。他家里足足有四个儿子,眼睛睁开就是想着该怎么为家里糊口。能养活成人便算不容易,也别指望养的有多好。

    即便如此,他这次还是让卓彘送两条鱼来。

    卓草得了爵位,还当上茯茶亭长。这是泾阳卓氏的大喜事,自然得大摆筵席好好庆祝。这年头家家户户都有困难,特别是卓氏刚捐赠千石粟米。来吃席的人肯定也得表示表示,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出力。

    这在后世乡下,其实也很常见。

    卓礼家里头也困难,便连夜让卓彘在泾河里捕鱼。三九寒冬天,捞了足足一晚上才搞到这么两条合适的大鱼。卓礼走前还叮嘱过卓彘,到了卓府手脚勤快些,别让卓草吩咐再去做事。

    卓草年纪轻轻便成了亭长,以后不得是县令?

    卓彘好好表现若被相中当个求盗,也总比种地强。求盗是亭长的属吏,主要负责亭内追捕盗贼,维持治安。文事卓彘是不懂的,字他基本都认识但他不会写。可他有股子蛮力,当求盗是绝对稳的很。

    都是一家子人,卓草总不见得找外人。真要这么干,两家人怕是得直接闹掰。这不单单只是求盗的事,更是关系到自家颜面,谁受得了这气?

    ……

    来至卓府后,此刻大门都没关上。蒙毅端在门口,略显疲惫。手握毛笔,面前铺着卷空白竹简。时不时有人进去后,蒙毅便会登记下来。

    这都是祖祖辈辈传下的规矩,不能错咯。来吃席的出钱出力,送礼的送多少也得记录。等来年人家办筵席,他们也得回礼。

    蒙毅昨日就睡了两个时辰,然后便被卓草喊醒,他当时差点气的跳起来。他堂堂上卿,官至高位,给他当管事算是给了天大的面子。

    结果天还没亮,就让他起来记账?!

    可看到秦始皇后,他这股气顿时消失了。

    也罢,老夫忍了!

    “卓氏,彘。”

    卓彘性格有些腼腆,涨红着脸站在门口。手里拎着的河鱼还在蹦跶,草绳勒的手都发紫。

    “卓彘,两条河鱼,长二尺余。”

    蒙毅提笔记录下来。

    接着,莲萍便走来带卓彘进门。

    莲萍自然是认识卓彘的,往年他也时长会来。

    庭院内人很多,也极其热闹。

    很多都是左邻右舍赶来帮忙的,几个小屁孩打着雪仗。也有几位老者在吃饭食,喝着热气腾腾的粟米粥,就着菜羹便吃的很香。他们都是茯茶亭内的里长,得知卓草设宴后自然得来捧场。

    卓彘还没见过这么大的场面,拎着河鱼不知所措,瓮声瓮气道:“额要不先去把这鱼给处理了,大父说咧,亭长最喜欢吃青鱼,让我处理干净咧。”

    莲萍今天是比较忙的,也无暇照顾卓彘。

    “厨房就在后面,也有井水。”

    “好咧。”

    卓彘是宁愿跑后厨呆着。

    ……

    等到后厨后,他才发现自己错了。

    后厨的人更多!

    有些客人甚至还自带锅具,随便用黄泥垒成土灶。再将陶罐放在上面,留好风眼就能投入使用。柴火烧的很旺盛,能闻到诱人扑鼻的香味。

    秦国办事都喜欢在晌午办,不喜欢做晚宴。就算是成亲那也是黄昏时刻行娶妻之礼,所以又称为昏礼。

    至于原因的话也有很多,毕竟晚上很不方便。家家户户基本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吃过餔食收拾好东西,要么揍孩子要么‘揍’妻子。

    陶罐里炖了半只羊,闻着就香的很。

    所有人全都忙的是团团转,根本没个闲人。有人洗菜择菜,有人专门负责打水烧水。还有几个庖厨正在卖力的分肉,热火朝天,个个都是满头大汗。

    “诶,阿彘?!”

    听到熟悉的声音,卓彘连忙转过头来。

    “见过亭长。”

    来的不是别人,自然便是卓草。

    看到他的模样,卓草顿时笑了笑。

    “你我是本家,在家不必如此。这两条鱼不错,把鱼肉剔下来咱们汆鱼丸。鱼骨头也别浪费,搞个鱼骨汤,下点莱菔和鱼丸就成。朝食吃了没?先吃点汤饼锅盔,吃饱了再干活。”

    “嗯!”

    卓草知道卓彘家的情况,也知道现在是啥光景。三九寒天捕鱼可不容易,看卓彘疲惫的模样估摸着就是忙活了整整一宿。

    但这都是卓礼的心意,他必须得收下。他若是不收,等同于瞧不起卓礼家。他们虽然人穷却不志短,该尽的礼肯定要有。

    正所谓礼尚往来,他们随礼卓草也不能亏待他们。

    今天不吃饱,谁都别想踏出大门!

    卓彘端着满满一大海碗的汤饼,端坐在旁边。汤饼其实就是面片汤,面粉略显粗糙不如后世那么精细。煮好后捞起来,挖上勺羊油,再撒点葱花。大冬天来上一碗,又饱又暖和。

    秦始皇隔着远远的,欣慰的看着这幕。

    今天这事卓草的确是办的漂亮。

    升任为亭长后,家家户户都几乎来祝贺。有人拿上喂养好几年的老母鸡,也有人扛着山彘。也有家里困难的,就把家里头的陶罐陶碗全都扛了过来。总之是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

    后厨忙活的,基本都是本家人。

    卓草什么都好,唯独一点令他有些不悦。

    “草儿,今日准备的饭食是不是太多了?昔日周天子八珍,也没这多呐!”

    在卓府待久了,他就觉得之前吃的都是猪食。

    不论口味还是什么,根本没法比。

    “周天子八珍算啥?”卓草两手一摊,“当初家里头都快揭不开锅咯,你不也照样宴请客人朋友?现在做生意亏的没钱咧,知道节省了?这些可都是本家人,一大早就来忙活,让人家吃粥吃菜羹不成?”

    秦始皇是哭笑不得,愣是被喷的没法反驳。

    他这出于好心,还有错咧?

 (https://www.wmdown.com/novel/0BvWt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dow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dow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