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186章 长生说,卓草故事会

第186章 长生说,卓草故事会


    “懂了,你会仙法!”

    秦始皇瞪着浑圆的眸子,恍然大悟。他的双眸炯炯有神,好似看着赤身果体的绝世美人。他从未放弃过长生的希望,哪怕只有些许苗头,他都不会放弃。自从卢生侯生被处死后,他还是不死心,暗中接触过些许方士,然后……然后就全都被拉去修皇陵了。

    现在好咧,卓草会仙法!

    把他炼成丹,能不能长生?

    “我真不会……”

    “你刚才在念咒!”

    “我就胡诌的,诓你们的。”

    “可你能凝水成冰!”

    扶苏双手握拳,信誓旦旦的开口。

    “假的……”

    “我们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还能有假?!”

    “好像没什么稀奇的。”

    李鹿站在旁边,弱弱的开口。

    “嗯?!”

    “还没什么稀奇的?你来一个!”

    “黄口小儿,就知道胡言乱语!”

    “你行你上啊!”

    胡亥跟着在后面附和捅刀子。

    “我上没准还真行!”

    当着皇帝的面,李鹿也是丝毫不惧。他素来是觉得有理走遍天下,没理走遍咸阳。既然他察觉出其中端倪,那他自然敢站出来指正。他在泾阳这么天,也不是成天到晚无所事事混日子。

    他特别喜欢听卓草上课讲些自然科学方面的内容,觉得比算学律法有趣的多。再加上现在经常和公输刯学习,懂得也比先前多的多。

    就冲卓草方才表现,他就觉得不对劲。

    “来,李鹿你说说。说的好,我就不罚你。”

    天可见怜!

    总算有人站出来帮他说话了!

    “具体缘由其实我也不明白,但这凝水成冰肯定和消石有关。”李鹿走上前来,闻着略显刺鼻的冰水,认真道:“我记得先前公输先生给我看过,说是那石灰石融于水后便会令水变热沸腾。消石融水,令水结冰也不足为奇。”

    看看!

    谁要再拿这招唬人,卓草非一口唾沫喷上去。

    石灰这玩意儿现在很常见,很多人都将其开采后用以做成夯土。包括秦国现在修的直道,照样大规模用到了石灰。铺洒在上面后,能彻底除去直道上的野草。先前去谷口县,卓草也用石灰隔绝病灶。

    有些稚童调皮,石灰进了眼睛。当地有经验的老人也都会用猪油羊油来洗眼睛,直接用水可是会伤到眼睛的。

    这些事,他们其实都知道。

    看到消石能令水结冰,起初他们的确会诧异。再加上卓草还在念咒,更是令他们深信不疑。可等李鹿这么说后,扶苏也是瞬间明白过来。如果卓草真的懂仙法,先前又怎会如此落魄?

    “消石?不是仙法?”

    “我要会仙法,还在这和你们胡扯?”

    秦始皇顿时失望的摆手。

    这还有什么意思?

    皇宫冰块多的用不完,年年还会赏赐给勋贵。刚才见卓草神神叨叨的,还真以为会仙法。都怪扶苏,谁让这小子情报有误,信誓旦旦的说什么念咒仙法的。

    就这?!

    走出书房,蒙毅在旁给秦始皇挥着折扇。这模样搁后世,那就是十足的狗腿子老太监。

    至于折扇,自然是从扶苏这顺来的。看着上面的题字,也觉得颇为有趣。所以便假借始皇帝的名义,把折扇顺到自己手上了。回去后搭上玉石,再卖给王戊,肯定有个好价钱。

    秦始皇负手而立,望着庭院的苍鸽。

    “瓜怂,你说人能长生吗?”

    这个问题,他很早就想问。

    或多或少,他心里也有了答案。

    “你是指哪种?”

    “传说中的真人。”

    “真人者,陵云气,与天地久长久。”卓草顿了顿,而后摆手道:“别想了,压根就没这种的。这些都是忽悠人的,你可别和皇帝似的想着追求长生。更别再暗搓搓的服什么仙丹,这些都是假的。只不过,有另外种法子能长生。”

    “嗯?!”

    还有别的法子?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卓草淡淡道:“上古三皇五帝,纵然死去这么多年,却依旧活在这片浩瀚天地。他们换了种方式,永远的活在百姓心中。你说,这是不是永生?”

    “诡辩!”

    秦始皇有些不悦。

    “这是事实。长生不可能,长命百岁倒是不难。吾闻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岁而动作不衰。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故能形与神俱,而尽终其天年,度百岁乃去。”

    这是出自《素问》中的内容,真假不去争论。但养生之术早在战国时期就有,诸多医书典籍中皆有记载。

    包括秦始皇在内,他能不知道吗?

    只是有些事知道归知道,却没法去做。

    他是皇帝,有着太多太多的政务要处理。

    夏无且建议他早些歇息,可他有这时间吗?

    自他彻底掌权后,几乎是不分昼夜处理政务。探讨天下大势,规划着秦国未来的宏图大业。有时候说的兴起,不眠不休那都很正常。正是因为如此,方有今日秦国之强盛。

    让他泡个保温杯,天天早睡早起?

    滚蛋,不可能!

    他要的是长生,而非区区百年!

    就像后世很多人都知道抽烟有害健康,可抽烟的不还是一大把?秦始皇并无这些坏习惯,纯粹就只是经常熬夜爆肝。

    “区区百岁,又有何用?”

    “草,你这么贪?!”

    “嗯?”

    “百岁就够够的了。”

    秦始皇瞥了眼卓草,无可奈何。

    显然,卓草是没体验过当皇帝有多爽。

    真正位居高位的,有几个不想活长点?

    就说后世投资生物医药的大佬一抓一大把,几十上百亿的往里面砸,完全就是不计成本,就为了能抗衰老多活几年。什么基因什么冷冻,可全都是这些人搞出来的。秦始皇想着长生,其实是同样的道理。

    “来,尝尝我这西瓜刨冰。”

    “西瓜……刨冰?”

    卓草如变戏法那般,取出陶碗来。里面盛放着满满的刨冰,因为被西瓜汁浸泡过的缘故,颜色泛着淡淡的红色。上面还有些许淡红色的樱桃做点缀,这要放后世少说十块钱一碗。

    至于樱桃,关中地区种的不多。现在也不叫樱桃,而是称呼其为含桃或是莺桃。是谓:农乃登黍,是月也。天子乃以雏尝黍,羞以含桃,先荐寝庙。为莺鸟所含,故曰含桃。

    现在人工培育的少,大部分都是野生的山樱桃。酸的人牙齿发软,不能多吃。有些农户会将其酿造成果酒,还有的则是当做零嘴。卓草放里头,纯粹是将其当做点缀而已。

    至于西瓜?

    自然是从古井里冒出来的。

    卓草种的不多,也就小半亩地。他都没把种子外传,都是自家种些吃。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他没事变个种子出来,可能会令黔首过的更艰难。正所谓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可不是说说而已。只有保证能活着,方能去追求活的更好。

    “这就是刨冰?”

    “对。”

    秦始皇捧着陶碗,随意坐在庭院。正巧他从咸阳过来,现在也是热的很,正巧吃点刨冰也能解暑。随手挖起勺刨冰,他便迫不及待的塞至嘴里。冰冰凉凉的顿时令他暑气大消,味道也是酸酸甜甜的,还有股很独特的果香味。

    “不错不错,你这瓜怂最会的还是这。”

    三口两口下去大半碗,剩下的直接递给蒙毅。他们虽说是君臣,但关系极其亲近。秦始皇吃过的刨冰给蒙毅,那是看得起他,寻常勋贵哪会有这待遇?

    “多谢家长!”

    蒙毅捧起陶碗,就着汁水吃的贼快。他本身也热的很,看到有新的美食自然也想尝尝。他是特别怕热的人,每年入伏后就睡不好。要是没有冰鉴,他怕是没法过日子。看到刨冰后,那简直比看到美酒还得劲儿。

    “唔,酸酸甜甜……”

    “少主果然是聪明过人,除开这含桃外,还有种鲜果是什么?西瓜又是何物,为何吾从未听说过?”

    “后院里头种的有,自己看去。”

    这些天吕泽都在府上,兴许是种地种上瘾了,再加上看到卓草先前早熟的西瓜,二话不说又开垦半亩地。只是到现在都还没结果,吃的都是卓草先前耕种的西瓜。

    “这西瓜,莫非是长在树上的?”

    “长在天上的……”

    “嘶!!又是白帝送的祥瑞?”

    “是是是,你赶紧去死一死的好。”

    卓草无奈,只得走到前面去介绍。西瓜没什么用,无非只是种水果。而且西瓜很伤地,少说也得间隔一两年耕种。卓草素来只是自己耕种,然后过过嘴瘾。

    卓草当时还担心西瓜是这时代的产物,那就真的没法吃了。他看过十六世纪的油画,西瓜瓤少不说还泛着白色。还好,古井送的西瓜是后世经过人工培育的品种,籽少水分足,瓜瓤清脆还很甜。

    趁着空闲,扶苏则是缓缓走了出来。

    “父皇。”

    “那晚你杀了楚南公,做的不错。”

    “……”

    扶苏倒是没太诧异。秦始皇知晓此事太过正常,毕竟是在他眼皮子下发生的,玄鸟卫自会将此事告知于他。要连这点本事都没有,那玄鸟卫可以集体抹脖子自杀了。

    对于此事,秦始皇还是颇为赞赏的。别的不说,扶苏能如此果决着实令他意外。昭王绝爱,令秦国国力大增。作为皇帝就不能有太多的个人情感,只要威胁到国家利益就得勇于出手。

    楚南公和昌平君是老相识又如何?

    当初他在赵国为质,的确受过太子丹的恩惠,两人关系甚至还很不错。但是,回国后他们就注定是敌人。他曾告诉过太子丹杀了懦弱无能的燕王,他便能掌握权利。可惜太子丹没这么做,逃回燕国后反而是被燕王设计杀害。

    看着太子丹的头颅,秦王只是挥军继续强攻。

    最后俘燕王喜,燕国覆灭!

    “只不过,做的不够干净。”

    “儿臣知错。”

    “怪不得你,那人倒也不差。”秦始皇轻描淡写的拂袖挥手,“能在三名玄鸟卫联手下杀出去,仅仅只是断了条右臂,可见其武力不凡。若你贸然出手,或许还会暴露。”

    “他还活着?”

    “死了。”

    扶苏顿时松了口气。秦始皇说的是给楚南公驭车的车夫,当时他仅仅只是瞥了眼就知晓对方实力不俗。所以他只是趁着夜色射杀楚南公,压根就没考虑对那车夫下手。单打独斗他也没把握,极有可能会暴露自己。

    蒙毅在旁捋着胡须,笑而不语。

    把扶苏安排在泾阳,还真是明智之举。

    就冲这点,秦始皇还是更看重扶苏的。蒙氏与扶苏本就交好,更别说扶苏是长公子,真要成为太子,那对蒙氏也是大有裨益。

    “汝此次怎会如此果决?”

    “是卓君的功劳。”

    “怎么说?”

    “卓君经常与我讲些故事,他的故事特别多。虽说言语粗鄙,道理却是发人深省。先前他锄草之时曾说,野草生命力极其旺盛。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嗯?不是说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吗?”

    “他说一个意思……”

    “……”

    “他与我说过当地的故事,说是先前有两伙山匪,他们因为地盘乃是死敌。互相攻伐不休,乃至经常闹出人命来。到后来,有家山匪招兵买马越发强盛到最后打败了另外家。”

    “然后呢?”

    这故事如此简单明了,秦始皇怎会不懂?

    蒙毅不住摇头,这故事他只能给零分。

    “他未免放肆了些,国与国间的博弈,可不是山匪那般小打小闹。”

    “他说都是类似的。”扶苏也是哭笑不得,继续道:“山匪赢了后便继续扩大地盘,还把方圆三十里的山匪都给收编了。就算是面对官府,他们都不怕。可后来……这近两百人的山匪一夜间土崩瓦解。并且,仅仅只是卓君一人所为。”

    “如何做到的?”

    “卓君暗中与被其打败的山匪交涉,暗中资助他们兵器。还告诉他们只要推翻山匪头子,就能顺利拥有一切,包括山匪投资抢来的数位美人。到那时可就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然后……他们便在入夜几匹自相残杀。等天亮之时,活下来的不足二十来人,都被卓君所擒。”

    “……”

    “……”

    没来由的,胡亥只感到背后突兀的一凉。

    所以,到最后得利的是卓草?

    先生是想造反?!

 (https://www.wmdown.com/novel/0BvWt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dow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dow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