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187章 铸剑,李鹿的生意经

第187章 铸剑,李鹿的生意经


    胡亥理解有误属实正常。

    他本身年幼,很多事也都不知情。

    卓草说的并非是故事,而是先前泾阳的真实事件。甚至连喜君都因此被惊动,准备调遣大军平了这票山匪。天子脚下山匪能演变成二百余人的规模,实在是令人震惊。这要追究下来,是要向关中百姓谢罪的!

    这票山匪还与县吏有关系,英布竟也认识他们。他先前在骊山挖皇陵的时候,与些刑徒结识。后来这票刑徒诈死逃了出去,逃至山林内落草为寇。英布本就打算找机会逃走,然后投奔他们。

    在卓草授意下,英布充当说客前往山林,暗中挑拨离间。他们本就互相不服,彼此都有着深仇大恨。经英布游说离间后,没过几日便自相残杀。卓草带着他们过去,轻轻松松就把人给收拾了。

    秦始皇沉默良久,长叹口气。道理他们都懂,可各国间的仇恨是那么容易化解的?

    “所以,臣明白个道理。”

    “嗯?”

    “臣若不杀,终有一日会伤到秦人。”扶苏双拳紧紧握紧,“前不久祥瑞大熟,泾阳有亭卒遭人所杀。十指皆遭人斩断,后背的皮都被扒去做成灯笼挂在树梢上,他是失血过多被活活折磨而死!”

    秦始皇面无表情,压根没在意。

    因为……这种事很常见。

    关中地区算好的,像会稽琅琊胶东这些地方更多。很多山匪都是昔日六国败卒自发而成。他们不服秦国的统治,便干脆进山落草为寇。隔三差五抢掠来往商贾,谋财害命的事也没少干。别指望他们投降,按秦律来判,他们就算自首还是得夷三族俱五刑。

    扶苏的学识能力都不差,但性格有所缺陷。此次能有这样的觉悟,总算是有些长进,没白瞎他将其送至泾阳。

    见卓草回来后,就没再提这些。

    蒙毅笑呵呵的,手里捧着颗大西瓜。

    “这就是西瓜?倒与匏瓜有些相像。”

    “哪像了?”

    卓草对傻老爹的眼神非常怀疑。

    这俩玩意儿压根就没像的点。

    “你个瓜怂,都是瓜懂不懂?”

    “那你可真是个傻瓜。”

    秦始皇血压顿时就上来了,怒目而视。

    “家长息怒……息怒……”

    “额不与你这瓜怂置气。”

    “你变了……”

    “……”

    秦始皇不生气是因为这几日心情好,本来是天降灾星,一大票博士名仕儒生让他举办祭天大典。又让他暂缓起兵,不打匈奴。还说天赐祥瑞是让秦国勤加耕种的,若北伐匈奴令战火蔓延,到时候士卒死伤无数,便是对天不敬!

    现在呢?

    灾星变成福星!

    他们人呢?

    诸多名仕皆是羞愧的抬不起头来,到最后灰溜溜的跑了。咸阳各家名仕理念不同,本就属于是互相敌对的类型。有些人纯粹是为了抬杠而抬杠,你支持秦国,那我就肯定得要唱反调。甭管有理没理,反正就是玩命抬杠。

    再加上还有楚南公这种人暗中带节奏,导致先前咸阳舆论极其混乱。如果不是卓草及时献策,李斯都准备派人抓些不长眼的儒生。

    坠星落于云阳,整个关中都被惊动。那晚足足数百人跟随,沿路看到的各种奇异景象可是令他们记忆犹新。特别是镐池君自渭水而出,仙鹤降临河鱼大上……咸阳不知多少人都还在议论着。

    还有那讨贼檄文,数位博士联手誊抄。冯去疾更是建议铸造铜鼎,然后将檄文誊写上去。本来说是把陨石安置在咸阳正宫前的,以此象征天命。可秦始皇是要将这陨石送给卓草,然后铸造柄锋锐无匹的神剑。在秦国皇帝最大,自是秦始皇说了算。

    “话说,陨星呢?”

    “放心,皇帝已经准许将这陨星送你。”

    “草!还真舍得?”

    “???”

    卓草当时说要锻造成尚方宝剑,纯粹是随口一说,在他看来皇帝压根不可能会同意。动动脚拇指都能猜的出来,坠星上有天赐檄文,这可是秦国忽悠黔首的凭证。

    要锻造出宝剑,压根用不到这天赐福星。殷商时期以陨石锻造兵器,那是因为当时技艺不够。可现在公输刯已经能做到百炼成钢,只是要耗费些时间。等他们能完全掌握灌钢法,锻造钢材那都是小意思。

    “我就随口一说,皇帝真愿意送?”

    “那是自然!”

    秦始皇理所当然的点头。

    别人他肯定不会送,但卓草不同。

    此次秦国能转危为安,可都是多亏了卓草。

    既然如此,区区颗坠星算什么?

    当然,他这么做也是铺垫。最起码得让卓草对他改观,然后能留下个好印象。等将来身份揭露那刻,也算是能稍微好受些。

    年轻人,不用拜谢朕了!

    就在秦始皇yy的时候,卓草却是蹙眉摇头,“不对,不对不对。皇帝肯定是别有用心,这宝剑到最后该不会还得上交给秦廷吧?要是这样,那我岂不是成工具人了?”

    “你想多了,就是送你了。”

    “咋滴,你是皇帝?你能做主?”

    “额……”

    秦始皇差点没气的吐血。

    这小子怎的次次不按常理出牌?

    蒙毅自旁走出,帮腔道:“少主此次立下大功,令灾星变成福星。如此也算帮皇帝个大忙,区区颗坠星算不得什么。吾听说右丞相上谏,说是要铸鼎誊写檄文。所以将这坠星赐予少主,也理所应当。”

    “是这样?”

    “咳咳,都是吾猜的。”

    “我还是觉得不太对劲。”

    “……”

    “……”

    秦始皇寒着脸,怒冲冲道:“额告诉你,皇帝可比你想的大方多咧。区区颗坠星,说送你那就是送你咧。你要有能耐铸造出宝剑来,到时候主动呈上去让人品鉴。若是没有……”

    “不会砍了我吧?”

    “额现在就砍了你!”

    秦始皇是彻底绷不住了。

    他是三番五次的忍让,偏偏卓草没个正经。想都没想,抄起棍子直奔卓草抽了过去。这一棍深谙传说中的伏魔棍法,一棍抽出犹如狂风袭来。卓草早早便做好准备,轻松躲开。

    嘣!

    这一棍子结结实实抽在扶苏后背上。

    扶苏蹭的下就站起身来,疼的嗷嗷直叫。

    “你竟敢打小苏?”

    “额打了又如何?”

    “小苏,别惯着他,揍他丫的!”卓草在旁拱火,“你不是他儿子,你揍他不会触犯秦律的。而且是他先打你的,我就当你们是私人恩怨,不会抓你的。”

    “……”

    扶苏哭丧着脸,默默的连忙后退数步。

    他敢动手,那以后就没他这位长公子了。

    “好你个瓜怂!你有本事就别跑!额今天不打断你的腿,额就不是你大!”

    “你有本事别追啊!”

    胡亥望着这幕,不住摇头。

    太幼稚了,就不能成熟些吗?

    他不觉得有趣,只觉得吵闹喧嚣。

    ……

    胡亥推门走进书房,就看到李鹿正在研究。没事把消石小心的放入陶缸,认真的模样令胡亥都颇为诧异。

    “阿鹿,你做什么呢?”

    “用消石制冰。”

    “我父皇在外面呢。”

    “听到了。”

    “那你不出去?”

    “怕。”

    “……”

    李鹿双眸炯炯有神,认真道:“十八,我觉得消石制冰这买卖不错。你想想,府上的消石很多。而且小草先生说了,消石溶于水后通过烹煮熬干后还能得到消石。银盆干净的冰水能做成刨冰,陶缸中的冰则能放在冰鉴里头,用以祛暑。”

    “唔……有些道理!”胡亥无比认真的望着李鹿,“阿鹿,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你还是头次做了点人事。”

    “……”

    李鹿脸顿时就黑了。

    这分明是在损他!

    “可惜,雎鸠这几日没空。”

    “你忘记小草先生说的了?”

    “嗯?”

    “他说不论任何事都要团结,都要懂得分工合作。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团队的力量则是无穷无尽的。一根筷子很容易折断,但数十根筷子便无法掰断!”

    “说人话。”

    李鹿顿时无可奈何道:“雎鸠比我们更了解当地,她能上山采些桃子莺桃或者是李子杨梅。实在不行,咱们也能花钱买。她要是做不来,就再找些人帮忙。反正这块交给她负责,咱们就负责拉去小泽乡卖。你信我,这买卖绝对划算!”

    胡亥顿时恍然大悟过来。

    这话倒是不假,雎鸠对当地确实很了解。什么地方有野果有菌菇,她都知道。山上什么野菜能吃,什么不能吃她也知道。雎鸠偶尔便会上山采摘些野果,上次他们还都吃过。只是那桃子太过酸涩,胡亥尝了两口就直接丢了。

    李鹿的脑子转的快,还知道要分工合作。

    这么做的话,雎鸠也能赚点外快。辰伯这个月得去服役,家里全靠雎鸠撑着。短短几天时间,雎鸠都因此削瘦不少。按李鹿这法子,雎鸠的确是能赚笔不菲的钱财。

    没办法,雎鸠这人倔强的很。先前胡亥想过给钱,可雎鸠不要。还说他家里头也不富裕,上次送了份礼物已是相当珍贵,实在不能再收他的钱。雎鸠是典型的人穷志不穷,她只会通过自己的努力而去拼搏。

    “等等。”

    “怎么了?”

    “你怎的突然对雎鸠这么关心?”

    “……”

    胡亥这胡说八道什么呢?!

 (https://www.wmdown.com/novel/0BvWt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dow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dow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