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37章 野草烧不尽,乡啬夫

第37章 野草烧不尽,乡啬夫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野有蔓草,零露瀼瀼。”

    喜为卓草正冠后,后退两步吟诵古诗,这是对卓草最美好的祝福。卓草的成长速度惊人,红薯的出现打破了他对粮种的认知。

    几日前三千锐士护送红薯前往咸阳,路上遭遇盗匪袭击。对方武器精良,更是精通射艺,摆明是冲着红薯来的。若非秦国早早有所准备,必生大患。秦始皇震怒敕令,大索咸阳,进出过往皆需严查!

    只不过,这么干明显是徒劳。杀人越货后,钻进山林中借助草木掩护,如何抓?几个主盗跑的连人影都没看到,又当如何分辨?

    喜大概猜的到,怕是昔日的六国勋贵所为。

    秦灭六国后,最不爽的就是他们。他们本是高高在上的勋贵,地位超然。结果被灭国后,皆被贬斥为黔首,再无任何特权。也有诸多勋贵变成刑徒,在骊山修造皇陵。他们也曾是一国公子,君侯上卿……可却成了城旦舂。

    他们怎会罢休?

    红薯横空出世,他们也都得到消息,自然是不惜一切代价阻止!他们知道,红薯若真的推至举国,对他们极其不利。利益所在,他们可不在乎黔首的死活。

    ……

    “多谢喜君。”

    卓草头戴单板长冠,作揖行礼。现在,他也算在秦国有了立足之地。大夫爵位在乡亭内绝对是拔尖的,出去办公还能**米肉羹。不到个把月的时间,在秦国颇为少见,而且卓草出身不好。

    “小泽乡啬夫已被黥为城旦,有了空缺。汝今日已得大夫爵位,所作所为上皆知晓,更被钦点提拔为乡啬夫。”

    喜这是话里有话,卓草干的这些事秦始皇可都亲眼看着嘞。直接省去上计这环步骤,亲自破格提拔。

    他辛辛苦苦这么多年,在亭长这位置干了足足五年,而后才被提拔为乡啬夫。这还是因为他遇到秦腾这位伯乐,否则怕是会更久。就那卓礼来说,里长当了十几年还是个里长。

    “草,必不负上所托。”

    卓草心生狐疑。他的所作所为自然是逃不过秦始皇的眼线,况且喜也肯定会上报消息,毕竟支出两万钱可不是个小数字。

    秦始皇好歹是皇帝,肯定猜到他修茅房的真正用意。再加上推广红薯有功,提拔他补个乡啬夫空缺也不过分。不过目前正式的文书还未下达,得再过几日方能送至,他也不着急。

    “喜君舟车劳顿,不若歇息几日?”

    “不必了。”

    喜摇摇头,他还有公务在身。冰雪消融迎来初春,身为县令他还得吩咐各地准备春耕。包括县内农器有破损的,也得组织人员上报维修。再过几日更是上计,他还得前往咸阳接受内史腾的考核。

    “既是如此,草便不强留了。”卓草转过头看向蒙毅,“老蒙,你将府上珍藏的几瓶佳酿和粉条给喜君准备些。虽说礼轻情意重,喜君万万勿要和草客气。”

    按规矩来说,卓草肯定得留喜在府上吃饭。喜亲自为他正冠,相当于是将他视作晚辈。更别说隔三差五就来伏荼亭,为他带来诸多封赏。若是寻常谒者来此,肯定得要给个打赏。

    “这……”

    喜看向身后的秦始皇,见其不说话便点头应允。现在卓草有酿酒文书,送点私酿不算什么。至于红薯粉条纯粹是喜自己想吃,软滑筋道,比汤饼可香的多了。

    六坛黄酒,六石红薯粉。秦国数以六为纪,六相当于是幸运数字,讲究个六六大顺。卓草送的这些价值可不菲,也是他的心意。

    喜旋即吩咐仆人将东西搬至马车,有人掉下来两根粉条急的他差点骂娘。也顾不上脏不脏,从地上捡起来擦了擦便嚼下去。

    老秦人穷怕了!

    浪费不光是可耻的行为,更是犯罪!

    目送着喜离去,卓草捧着帛书扬起抹笑容。

    卓礼这才走上前来。

    颤颤巍巍的摸着单板长冠,激动的点着头。

    “草,今后可要好好为秦效力。”

    “明白。”

    卓礼的性子早就被磨平了,也忘记自己赵人的身份。他当初好歹是卓氏旁支,属于和李牧同时期的人。他对李牧极其敬仰,也知晓李牧被冤杀,更被夷三族!

    这些仅仅只是郭开这大奸臣的错?

    不!

    是赵王迁!

    是赵王迁亲手将赵国葬送!

    卓草有真才实学,今后不会止步于大夫爵位。卓礼是看着他长大的,知道他这些年因为哀的缘故不想为秦国效力。

    暗中推广红薯,积攒粮草,目的何在?

    除了造反谋逆,卓礼想不到别的。现在得皇帝钦点提拔,也该好好思量。已是半大的小伙子咧,做事不能冲动。

    来凑热闹的人很多,等喜走后便嚷嚷起来。

    “草何时再摆筵席呐?”

    “去去去,就知道吃的夯货!”

    “草,额家堂弟有女儿还未婚配。他可是上造爵位咧,与你倒也算是匹配,要不额给你们撮合?”

    有老妪在旁认真的开着玩笑。

    卓草这前途一片光明呐!

    若能早早攀上这根高枝,以后不得享福?

    婚配自古以来便讲究门当户对,趁着卓草爵位不高赶紧撮合那还有机会。若等卓草成为五大夫乃至更高,那寻常人家可就再没机会了。就算两情相悦,也很可能会受到宗族反对。

    “不成!绝对不成!”

    秦始皇坐不住了,想和他抢女婿?给卓草当个小妾差不多,正妻那只能是他秦国的公主!

    “好你个二狗,莫非瞧不上额家?”

    老妪顿时急了。

    卓草只得出来打圆场,就说自己还未至及冠之年,没考虑这些事。况且刚当上乡啬夫,还得为当地黔首谋福祉,不能过早成婚。

    当然,这些都只是说辞。老妪口中的女子卓草有幸见过,好家伙,估摸着胳膊快赶上他大腿粗了。操持农活的确有一手,养蚕缫丝织布洗衣都很擅长,只是两人真的不合适……

    “宗长,我当上乡啬夫后亭长就有了空缺。我思来想去就觉得您比较合适,若是可以的话,我就给您报上去。”

    卓礼望着卓草,满脸诧异。

    这……亭长?!

    他干了这么多年里长,还能升职咧?

    “另外就是阿彘,额准备提拔他为游徼。”

    游徼乃乡吏,掌巡察地方、缉捕盗贼。干的活其实和求盗大概相同,只不过级别更高,属于是乡吏。

    “如此……甚好!”

    卓礼感动的已失声,浑浊的眸子满是泪珠。

    有什么好处,卓草就没忘记他们一家!

 (https://www.wmdown.com/novel/0BvWt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dow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dow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