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42章 池塘里的宝贝,草纸!

第42章 池塘里的宝贝,草纸!


    扶苏自冰冷的池水中冒出头来,此刻他只觉得是透心凉心飞扬。别看已是初春,可这池塘的水还是冷的刺骨。他的心,也彻底凉了……

    “小苏,你怎么突然就想不开了?赶紧上来,千万别着凉。好端端的,往池塘里跳作甚?况且,我这池塘也不深。”

    卓草已是无力吐槽。

    这池塘才挖没几个月,主要是为了养鱼。每年社祭,当地黔首总会给他送点吃的。也不知是谁传出去的,说他喜欢吃鱼,家家户户都送他两尾河鱼。府上人也不多,哪吃的了这么多?

    除开养鱼外,还浸泡着诸多青竹。竹长五至七尺,因为长时间浸泡的缘故,竹子已褪去青色。这些青竹,可都关乎到他的计划!

    卓草早就想造纸来着,半年前便着手开始试验。他只是知晓其中原理,实际操作完全不是一回事。他造纸不为别的,只想让自己的生活更好过些,厕筹这玩意儿谁用谁知道。

    他记得用竹制成的纸质更硬,更适合书写。经蔡侯改进后成本暴跌,只需要用碎步葛麻烂渔网就能制成。所以,卓草去年便开始收麻皮。

    麻是很常见的作物,比起蚕丝要廉价的多。寻常黔首所穿无非就是葛麻,冬日往里面塞些稻草绒毛充作绵衣御寒。

    昔日曾子便着绵衣,因为长时间不换衣物,整一整衣襟胳臂肘就会露出来,便有了捉襟见肘这成语。

    麻杆能做绳,能编成草鞋,也能造纸。卓草想的是齐头并进一起尝试,若是竹纸失败了还有麻纸能兜底不是?

    别看他赚的多,他花的更多!

    收购麻皮不得要钱?

    成功了还好说,若是失败不就打了水漂?

    他站在池塘边,就是想看看青竹泡的如何了。他依稀记得古籍中有记载,说是得浸泡足足上百日才行。结果扶苏便扑了过来,径直往池塘里跳,差点吓他一大跳。

    这人保不准有什么大病。

    要不然,也不至于会跑这来当启蒙先生。

    ……

    借着被浸泡过的青竹,扶苏勉强爬了上来。木冠飘在池塘中间,他就这么披头散发着,如同是落汤鸡。望着卓草,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冷的,不住哆嗦着。

    “你……你……”

    “你不用谢我,助人为快乐之本。”卓草拍拍扶苏的肩膀,“有什么想不开的与我说说。大好青年,何苦要投池自尽呢?你有没有想过你死后,你的父亲怎么办?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

    “……”

    扶苏咬牙切齿的望着卓草,恨得是牙痒痒。这可真是恶人先告状,卓草竟还反过来教训起他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

    秦始皇三人也都听到动静,纷纷走来。

    当看到眼前这幕后,皆是满脸不解。

    “扶……咳咳,汝怎会坠入池中的?”

    “没事,地上太滑了。”

    卓草笑呵呵的帮着扶苏回答。

    男人嘛,总有些难言之隐。

    他与扶苏年龄相仿,自然得帮着说话。

    “对,是这地太滑了……”

    扶苏可不想在秦始皇面前丢人,若是让他知晓真相,怕是又免不了要被责骂。

    “赶紧去洗个热水澡,可别着凉咧。”

    卓草在旁催促着。好不容易来个启蒙先生,若出什么意外,他去哪找个这么好糊弄的?

    见扶苏低着头离去,蒙毅则是总觉得不太对劲。走至池塘边上,望着里面鲜活的河鱼略显诧异。而后便注意到岸边成捆的青竹,顿时挠了挠头。

    “少主,这些青竹是何用意?”

    “用来吃的。”

    “吃?少主勿要说笑,青竹唯有山岭白罴才会吃,人怎么能吃?”

    蒙毅口中的白罴便是大熊猫。大熊猫可不是只有巴蜀之地才有,关中秦岭同样也有。卓草此前还遇到只,只是让对方给跑了,不然也能养个滚滚过把蚩尤的瘾。

    “这是精神食粮,你不会懂得。”

    “精神……食粮?”

    三个问号升起。

    秦始皇三人面面相觑,皆是不明所以。

    “等再过几个月,你们自然就会知晓。嘿嘿,以后稚生上学可全都要用这些青竹咧。”

    “嘶……是要制成竹简?”

    李斯恍然大悟。

    可为何要放在池塘内浸泡呢?

    莫非……这是新的竹简制造方式?

    “李公果然聪明,草佩服!”

    “好说好说。”

    卓草生活这么多年,深知其中道理。有时候没必要利用些小聪明去显摆自己多能耐,他不过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而已。东西没做出来,说再多也没用,空口无凭有谁会相信?

    顺着别人的话说,能省去很多麻烦。

    “浸泡在池塘中制竹简,有何说法?”

    秦始皇拾起根竹子,面露不解。大部分时候竹简是尽量不能靠近水的,因为穿着竹简的绳容易烂,而且竹简上的字迹也可能会化开。

    “到时候你们自然会知晓。先别管这些,咱们先吃饭。这几日李公颇为辛苦,咱们一边吃一边聊。”

    “善!”

    ……

    等扶苏泡过热水澡出来后,换了身卓草的青色衣裳。他和卓草体型相仿,穿上去刚好合身。

    卓草与秦始皇三人齐坐一桌,觥筹交错。秦始皇更是满脸笑容,被卓草逗得捧腹大笑。望着眼前这幕,扶苏心里是五味杂陈说不出的滋味。

    他得问问去,谁是亲生的?

    自扶苏有记忆来,秦始皇对他的要求非常高。三岁识字,五岁背秦律,七岁便得骑马射箭。他自戎马摔下来断了手,秦始皇也只是命太医令好生照看,还说他不似老秦人的种。就算断了手也不该嚎啕大哭,简直是丢人!

    秦始皇很少很少……会在他面前这么开心。

    有的只是威严与不满。

    更别说与秦始皇齐坐一桌共同用膳,他印象中好像就没发生过。看看现在,扶苏说不嫉妒那是在骗自己。

    “诶,小苏来了?!来来来,你赶紧坐这。正好菜还没端上来,你今天可是贵宾,可有口福咧。”

    扶苏挤出抹笑容,便坐在秦始皇对面。

    抬头看去,四目相交。

    秦始皇脸上的笑容顿时散去,而后淡淡道:“没事吧?这么大的人咧,怎能如此不小心?”

    “你可闭嘴吧,还教训起小苏来了?你是他爹吗?”卓草拉着扶苏,亲自给他倒上满满一大海碗黄酒,满不在乎的拍着扶苏肩膀,“甭搭理他,咱们今日一醉解千愁”

    “……”

    秦始皇被卓草这话逗得差点笑出声来。

    嘿,你小子还真是个人才!

    没错,朕还真是他爹!

 (https://www.wmdown.com/novel/0BvWt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dow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dow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