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45章 预言帝,木碓糍粑

第45章 预言帝,木碓糍粑


    泾阳官寺。

    灯盏烛火随风摇曳,竹简堆积成山。喜望着竹简,久久未曾落笔批阅。眸子布满血丝,整个人颇为疲惫,脸上则透着诧异与不解。

    “喜君为何不落笔?是这文书有问题?”

    说话的是泾阳县丞乐。

    县丞为一县次官,仅次于县令。铜印黄绶、秩四百石。同时他们也是相当于人才储备,若是县令升级或者被罢免,便会由县丞接替掌管。乐是喜亲自提拔上来的,精通秦律且能力出众,二人私交甚好。

    “这是小泽乡的赋税簿。”

    “小泽乡?”

    喜扬起抹苦笑,轻轻颔首。

    “便是那卓草?”

    “嗯。”

    “他莫非又来要钱?”

    乐提到卓草就头疼,为修民圂申请两万钱。

    关键是,喜竟然真的批了!

    原因如何,乐并不清楚。他只觉得颇为荒谬,真是一个敢申请一个敢批。喜得祥瑞之功惠及,功过相抵,也算免去遭受哀牵连。这两万钱批出去后,喜可不好向上交代。免职不至于,却肯定会受到责罚。

    “非也,他此次是送钱来的。”

    “送钱?貔貅还能吐钱不成?”

    喜将竹简递给乐,“汝看看便知晓。”

    乐接过竹简,越看越吃惊。

    他这真是看走眼了!

    卓草不光将两万钱的空缺补齐,甚至还多给两千。卓草献上五万石红薯,换了足足十五万石粟米,这事乐是知道的。他现在富裕的很,堪称是泾阳第一人。可乐没想到,卓草愿意把这两万钱还回来。

    “倒是某看走眼了,这卓草确实有些本事。”乐放下竹简,“他那草酒的确有些独特,初尝辛辣难以下咽。可这几日不喝,却又心痒难耐。喜君,不若再匀给些于某?”

    “好说好说。”

    二人关系好的很,倒也无妨。

    况且喜也喝不惯草酒,他更好黄酒。

    “吾听说其还有粉条,乃以祥瑞制成。”乐站起身来叹息道:“喜君应当也已知晓,丞相谏言皇帝制诏,天下敢食祥瑞者,劓为城旦!草酒粉条,皆以祥瑞而成。如此,必生大患!”

    卓草还未及冠算是他的晚辈,乐提及此事也是出于好心。否则的话,他现在就直接带人去伏荼卓府抓人去咧,哪还会在这与喜闲聊?

    “这事,吾等还是勿要管的好。”

    管?他拿头去管吗?!

    卓府现在住着上卿丞相,还有皇帝!

    他们都没说话,何必过去蹚浑水?

    “不管?”

    “汝且放心,过几天必会有新的诏书。”

    喜对秦律极其推崇,偏偏卓草把秦律按在地上摩擦。他知道卓草品性率直并无恶意,却也给他们提了醒。对待这种法外狂徒,就得把律法漏洞给补上。

    若人人效仿,秦律威严何在?!

    “禀县令,有谒者送来诏书!”

    乐顿时一惊,喜这嘴怕不是开了光吧?

    说什么就来什么?!

    ……

    ……

    李斯走了,走的非常惬意。

    他与卓草已签订契卷,他就相当于是加盟商。每月都能以低价购买佳酿,卖出去多少钱卓草是不会管的。

    在卓府白吃白喝好几天,临走还顺走两瓶辣椒酱,手段之低劣简直令人发指。念在他来返不易,卓草倒也没介意。

    “小草,你今日又要做什么?”

    “做糍粑呀。”

    “糍……粑?”

    “嗯,很好吃的。”

    卓草吩咐莲萍将木碓抬出,再吩咐仆人准备好糯米与黏米。糯米在关中地区比较少见,吃的人也少,可用处大咧。听说筑城的时候,便大量用到糯米汁。待风干后,刀箭都难破城。

    糍粑由来已久,相传与伍子胥有关。卓草在关中看到过稻饼饵糍,却从未见过糍粑。问过些老人,他们也都说闻所未闻。

    前世每逢腊月,总会有长辈打糍粑。杀年猪,做米酒;打糍粑,腌腊肉……这可都是他们当地的传统。

    把糯米洗净后提前浸泡,然后再蒸熟。而后便是最辛苦的打糍粑,将蒸熟的糯米放入石臼内,再以木碓接连不断的捶打。捶打成泥才算完事,往往需要两三个青壮共同合作完成。

    那时候卓草会捧着炸成金黄色的年糕,偷偷摸摸沾点白糖,坐在旁边听着他们唠家常。当时家里头都不富裕,有的连白糖都吃不起,就只能就着粗盐或是咸菜吃,倒也能充饥。

    卓草记得当时还有大人吓唬他们,说是糍粑吃多了会把肠子黏住。那时候吓得卓草又吃了好几块压压惊,然后大晚上肠胃就开始反酸水。

    望着眼前的木碓,扶苏挠着头打量。木碓造型结构非常简单,其实就类似于是用以汲水的桔槔。犹如跷跷板,中间有木杆支撑。长木臂一端安装木槌,人踩踏另一端,使击锤冲捣谷物,用以舂米脱皮。

    舂米这活,简直就不是人干的!别说女子,就是卓草都扛不住。当时莲萍才入卓府没多久,八岁的年纪就得没日没夜的舂米。卓草实在是看不下去,便制了木碓。

    这事伏荼亭内都知道,也都藏着掖着的,不让外人知晓。也不知是谁传的谣言,说卓草头顶神明。若是泄密的话,便是对神不敬!

    “此物造型奇特,有何用处?”

    “舂米用的。”

    莲萍顺势回答。

    这些都是卓草的意思。

    扶苏是自己人,无需隐瞒这些小事。反正吃了粉条那就是一条船上的人,卓草也不怕扶苏告奸。他可是有爵位傍身,正常可是能够免去死罪的!

    小苏有吗?!

    “舂米?”

    扶苏越发费解,不住琢磨着。很快便有庖厨将早早蒸熟的糯米拿了出来,稳稳的放入石臼内。接着就有婢女踩踏木碓,木槌重重砸下,飞溅出些许糯米汁。婢女用力一踩,前方的木槌便高高抬起。如此反复,便能打出糍粑来。

    “嘶……”

    扶苏面露诧异,震惊的望着这幕。

    “费力吗?”

    “轻松的很咧,先生要不试试?”

    扶苏长得很好看,极其俊美,谈吐温文尔雅。做起事来也很细心,深受府上婢女的喜欢。

    帅哥嘛,谁不喜欢?

    虽说比读者差了些,但也不错咧!

    扶苏用力颔首,“那吾来试试!”

 (https://www.wmdown.com/novel/0BvWt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dow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dow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