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48章 公子操琴,铁头娃

第48章 公子操琴,铁头娃


  “读心……神探?你会读心?!”

  扶苏满脸的求知欲。与卓草相处越久,便越觉得有趣。总能从他嘴里听到各种看似荒谬,实则有些道理的诡辩发。还有那新颖的词汇,总能让人似懂非懂。

  “咳咳,算不上是读心。”

  卓草颇为心虚,他这纯粹就是根据电视剧胡诌的。作为忠实的TVB剧迷,各种港剧那是看了一遍又一遍。特别是破案类的更是百看不厌,像什么洗冤录、施公奇案,法证先锋……他能把剧情倒着背!

  “小苏该知道,人的不能表情是不会骗人的。”

  “何意?”

  “你想想,当看到某些恐怖的事眼瞳便会收缩。当害怕的时候,就会缩起来。有人能控制,但这种人极其少见。就像是有经验的求盗只消一眼,便能找出躲藏在人群中的流匪。”

  “的确如此……”

  扶苏顿时恍然大悟。

  “那这表情又该如何去分辨呢?”

  “亦或者说,人该如何判断真假?”

  “若有人刻意装作害怕,当如何?”

  “还有还有……”

  卓草只觉得耳朵旁是嗡嗡嗡的不停,连忙举手求饶,“别念了别念了……我也不懂呐。”

  扶苏眉头微蹙,也很识趣的没再追问。他估摸着卓草是藏私,肚子里肯定是有墨水的,只是不肯告诉他而已。而且此术应该只对些流匪小贼有用,像他爹秦始皇这样的大人物,卓草就看不透了。

  其实,卓草怀疑过秦始皇的身份。容貌声音可能会变,但他的性格习惯绝不会变。傻老爹没来由的突然这么支持秦国,着实令他费解。

  为此他还专门问过卓礼和亭里内的老者,得到的都是肯定的答复。甚至还有要揍卓草的,说他暗中诽腹自己的亲生父亲会遭雷劈的!

  ……

  看扶苏吃东西那都是享受,光坐在这,就吸引了一大票侍女注目围观。举止极其优雅,挖上少许饴糖放在糍粑上,一口一口细嚼慢咽。

  卓草打听过,温县苏氏在当地可是响当当的存在。就是县令许望,都得给几分薄面。毕竟是苏秦后人,哪怕是旁支也比他这贾人强百倍。诗礼传家,精通文事,混的再差那也比商贾来的强。

  吃过后扶苏便将木琴置于台案,正坐于前。修长纤细的十指波动琴弦,空灵琴音响起。卓草坐在旁边,静静听着。

  礼乐素来属于上流社会的玩意儿,特别是操琴击筑更是难学。平时社祭,当地不过击鼓撞钟鼓瑟吹笙。即便如此,大抵也都不在音调上。

  没事的时候,扶苏便会操琴击筑。每次操琴都会引来诸多侍女,全都踮着脚尖翘首以盼。这要搁后世扶苏妥妥的C位出道,当个乐坛天王都绰绰有余,没看这么多迷妹吗?

  “悲时俗之迫阨兮,愿轻举而远游。质菲薄而无因兮,焉讬乘而上浮?遭沈浊而污秽兮,独郁结其谁语!夜耿耿而不寐兮,魂营营而至曙……”

  扶苏唱的依旧是屈原所著的楚辞,声音颇有磁性,将诗歌中的情感宣泄而出。彼时屈原遭人嫉恨,被迫离开郢都周游四方。欲离不离欲去还留,这种矛盾的感情也藏在其中。

  “小苏……小苏!”

  卓草听了大半天,忍不住开口制止。

  “嗯?”

  琴音停下,周遭侍女皆是回过神来。有些侍女抹着眼泪抽泣,还有些侍女意犹未尽……

  “打个商量,怎么样?”

  “什么?!”

  “咱以后能别弹楚辞了吗?”

  “为何?”

  扶苏面露不解。

  “楚国都亡了,你弹楚辞不是作死?”

  “作死?”

  “就是自寻死路!”

  卓草无奈叹气,难怪这家伙在咸阳郁郁不得志不受重用。你在秦国都城天天唱楚辞,不被砍死那都算福大命大。给你扣个谋逆造反的帽子,你有几个脑袋够砍的?

  “小苏,你平时在吾这弹也就罢了。若在咸阳或在其余官吏面前,万万不可弹楚辞,弹些蒹葭无衣不好吗?”

  扶苏眉头微蹙,他的母妃本就是楚人。年幼之时,昌平君还亲自教他操琴弹奏楚辞。这些年来他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可仔细想来这话他并非头次听。上次这么告诫过他的人,是秦始皇……

  只是当时他据理力争,觉得此举并无不可。况且他的母妃身体不好又喜欢听楚辞,弹奏几曲让她开心些有何妨?

  那次是昌平君背叛秦国,李信大败而归。秦始皇本就在气头上,偏偏碰到扶苏这么个铁头娃,没揍他已是对得起他。

  “楚辞又如何?”

  “你是秦人呐!”

  “吾媪是楚人。”

  “那你父亲是不是秦人?你父亲如果死在秦楚之战,你也天天在你娘面前弹楚辞?你要敢在皇帝面前弹楚辞,我保证你活不过三天,三公九卿都救不了你,我说的!”

  “……”

  他还真弹过!

  “李信率二十万大军伐楚失利,死伤无数。平舆之战,武成侯亲率六十万大军伐楚。对峙足足三年,倾举国之力方才灭楚。有了凯旋,添了孤寡。如若不信,大可至泾阳各地看看,有多少孤儿寡母?汝弹奏楚辞,无异于在他们伤口上撒盐!”

  “汝得亏不是博士侍郎。若天天在皇帝面前弹奏楚辞这类,终有一日会彻底触怒皇帝。到时候,皇帝一把火烧尽列国史书,焚《诗》《书》当如何?”

  算算时间,也没剩下几年。望着扶苏,卓草不住叹气。这家伙如此头铁,到时候真要焚书怕是得冲上去城区钢枪。这家伙死不死的没什么,可别真连累到他。

  卓草这番话犹如晴天霹雳,令扶苏后背冷汗直流。秦始皇性格如何,他太清楚不过。天下间就没有秦始皇不能做不敢做的事,若真的决定如此,他还能反抗不成?

  “吾……明白了。”

  扶苏轻轻颔首,心中也有了思量。

  他也的确该圆滑些。

  他的母妃是楚人,可他亲爹是秦人!

  他是秦国长公子,当为老秦人着想。秦始皇本就不喜楚国,他还天天在其面前弹奏楚辞,这种行为他细想后也觉得不太妙。

  铮——

  琴音响起。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卓草顿时一笑。

  不错,孺子可教矣! (https://www.wmdown.com/novel/0BvWt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dow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dow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