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50章 淮阴韩信,命案!

第50章 淮阴韩信,命案!


    喧闹的市集,满是冷漠的看客。或讥笑,或指指点点。人群中站着位弱冠少年,着葛布麻衣,面黄肌瘦。怀中抱着柄短剑,腰间挂着块玉佩。着粗麻编制的草鞋,大脚趾都自破洞中露出。

    剑与玉,便是他身上最值钱的物件。高约八尺余,虽是贫困不堪,却处处透着股贵族大夫风范。佩剑戴玉,可不是普通人能有的待遇。眸子炯炯有神,透着嫉恨与怒火。

    少年紧紧握着剑柄,却始终未曾动手。

    昔年秦国私斗成风,有宗族互不对付然后开始摇人。最惨烈的一战,甚至出动上万人,简直堪称是国战。

    老秦人世居西隅,这些地盘都是真刀真枪自戎狄手中抢来的。他们尚武成风,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后来商君入秦严禁私斗,这种情况才慢慢改变。秦律有规定,凡私斗者一律髡为刑徒。若敢当街杀人,一律枭首弃市!

    韩信徐徐放下手来,脸色铁青。他祖上也曾阔绰过,只是他的父亲早早去世,留下孤儿寡母。他的母亲为了他每日缫丝织布,供他读书。

    年幼之时他曾立下大志向,未来必要成为上将军,成就一番大事。当时的稚童皆嘲笑他不自量力,觉得他满嘴胡言。

    但,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他与稚童游戏排兵布阵,每每必能取胜。

    这就是他的天赋!

    两年前,他的母亲去世。他却因为清贫无钱安葬办丧事,他便寻找了处宽敞之地。亲自为其母掘墓立碑,两天两夜未曾合眼,双手满是水泡。他在其母碑前立下誓言,假以时日必令其旁可置万家!

    韩信不拘礼节,素来瞧不上耕地经商这些事。母亲死后,家境更是一日不如一日。本想靠着自己的才华当个小吏,却因为没钱疏通关系未被选上。得亏他的先父有位至交,乃南昌亭长。韩信经常去他家蹭点剩菜剩饭吃,还算能活命。

    只是终日游手好闲,被亭长妻子所嫌弃,恼羞成怒的韩信便一去不回。饿的没法子了,便在城外钓鱼,偶然间遇到位老妪在漂洗衣物。见韩信饿的不行,便主动拿出饭团给他。韩信吃后大为感动,扬言今后必要以千金馈这一饭之恩!

    漂母却是不为所动,只是告诉他大丈夫当做些事来,不该连自己都没法养活。她还说泾阳出了位奇才与韩信同龄,却已爵至大夫,更当上了乡啬夫。如果韩信有骨气,就该如卓君这般有出息。

    卓君?

    便是那献上祥瑞,扬言能亩产五十石的贾人?

    呸!扯淡!

    韩信素来瞧不起贾人,觉得卓草不过是运气好而已。漂母这么说,深深刺激到了韩信。于是乎他便委托南昌亭长做好验传。再偷偷溜上商贾木舟,浮江而至泾阳,他要亲自见识见识这位乡啬夫!

    为了捯饬自己,他把祖上留下的宝剑都戴上。刚来泾阳没多久,他偶然间在河边捡到块玉佩。他想都没想,便戴在自己身上。碍于肚子饿的缘故,他就想来市集上看看能否把这玉给出了。

    昔日魏法有拾遗者刖的规定,秦国也有类似的秦律,不过此法却难实施。真要是无主之物,被人捡走又当如何判?韩信本就饿的两眼发昏,自然也顾不得上这些。

    他来至市集后便开始叫卖,说这玉佩乃是他祖上所留,要价八百钱!这玉佩成色不算差,若不着急出手卖个千钱绝对不成问题。结果他就被好事者所污,说他这是窃玉!

    好事者为当地屠户,无姓无氏,名赤臀。

    不日前,当地巨贾秦氏出了桩命案。府上遭匪盗窃,丢失了诸多财物,府上女儿更是遭人溺毙于水池内。此案本该由卓草审理,但是却已惊动喜,并且由他亲自负责。喜觉得卓草年轻,此案又牵扯秦氏,必须得谨慎对待。

    这几日当地游徼亭卒乃至泾阳治狱吏都来过,只是目前还未有线索。据案情分析,应当是盗匪趁夜入府偷盗,而后被秦氏长女无意撞见,为了灭口便将其残忍杀害。

    泾阳秦氏家长便是曾坑卓草酒钱的人。他们与内史腾为本家,可谓是背靠大树好乘凉。实际上他们连秦腾的面都见不到,纯粹是狐假虎威而已。论关系,他们早早便出了五服,连远亲都算不上。秦氏家长仗着这层关系,这些年也是捞的盆满钵满。

    赤臀觉得韩信衣衫褴褛,怎能拥有如此美玉?联想到几日前的命案,又见韩信怀中抱剑,便怀疑他就是那晚的盗匪。再加上韩信是外乡人,更惹他怀疑。赤臀虽是屠户,却是心思如牛毛。他便刻意刁难韩信,为的便是引官吏来此。

    ……

    韩信长舒口气,面对四周冷漠之人的讥笑。他缓缓将宝剑收起,当即杀人必死无疑。即便是胯下之辱,他今日也忍得!

    见他作势要跪地,旁边围观的黔首皆是不住不屑讥笑。男子汉大丈夫,就算不出手伤人,也不该如此没有骨气。三言两语便要自他人胯下钻过去,此子绝非是老秦人的种!

    韩信忍受着讥讽,缓缓闭上双眸。就在他即将跪地之时,却听到背后传来清脆的喝斥声。

    “够了!”

    他不解的转过身去,为首者是俊美的翩翩少年。头戴单板长冠,冠带下垂于颔下系结。韩信知道,只有爵至大夫者方能戴此冠。

    毋庸置疑,这位俊美少年便是乡啬夫卓草!

    “见过乡啬夫!”

    见卓草来后,众人纷纷作揖行礼。

    “怎么回事?”

    卓草环视了圈,目光落在屠户赤臀处。

    “禀卓君,这贼子便是不日前盗杀秦府的流匪!他腰间玉佩,便是证据,唯卓君察之!”

    “是吗?”

    卓草眉头紧蹙,卓彘则是当场拔剑,严阵以待。只要卓草一句话,他便立刻扑上去将这贼人拿下。老秦人最恨的就是窃贼,所以秦律有明文规定哪怕是一片桑叶都算盗窃罪!

    况且那流匪不光偷盗,更杀害秦府长女!

    死不足惜!

    卓草打量着韩信,虽然其面色惨白但还是挺直脊梁。怀中报剑,双眸炯炯有神的也望着他。

    “汝可有验传?”

    “有!”

    即便被人告奸为流匪,韩信也还算冷静。

    接过验传,卓草低声念了出来。

    “泗水郡淮阴县,氏韩,名信。”

    “哦,原来是韩信?”

    “等等,你是韩信?!”

    卓草差点惊得把竹简甩扶苏脸上。

    草!

    韩信怎么跑泾阳来了?!

 (https://www.wmdown.com/novel/0BvWt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dow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dow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