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8章 县令喜,额上面真有人!

第8章 县令喜,额上面真有人!


    喜大步昂扬,径直而入。

    看到秦始皇后,顿时大惊失色。

    作为泾阳县令,他有幸见过龙颜。

    连忙向前踏出数步,便要行礼。

    不过,却被蒙毅直接拦下。

    使个眼色,再做个噤声的手势。

    “喜君小心,这地结了冰滑的很。”

    “咳咳咳!”

    喜当即是剧烈咳嗽着,差点没被呛死!

    这是秦国上卿,蒙毅?!

    再看向哀,喜顿时怒火三丈高!

    这个混账东西!

    他本在县衙批阅公文,便被玄鸟卫召见。

    命他即刻彻查亭长哀索贿之事,不得有误!

    等他马不停蹄赶来后,便听说哀来找卓草麻烦。

    他又连忙赶了过来。

    谁能想到,刚进门便看到秦始皇。

    来的路上,玄鸟卫命他是万万不能泄露消息。

    至于秦始皇的目的,喜是压根不清楚。

    “见过喜君。”

    哀顿时是如遭雷击。

    甚至,额头都沁出不少冷汗。

    这什么情况?

    喜怎么会跑他这来了?

    喜为泾阳县令,更是他的上司!

    喜便是后世著名的大秦劳模。

    他的墓葬被发现后,里面有大量竹简陪葬。

    喜精通律法为人正直,曾是内史腾的属吏。

    后来因为业绩不错,便被内史腾调至泾阳。

    喜最喜欢的便是太史腾的《为吏之道》。

    这也是他为吏的宗旨信条。

    这些年来兢兢业业,从未做过错事。

    泾阳在他治理下,倒也是井井有条。

    “这是怎么回事?”

    喜也懂得审时度势。

    既然秦始皇隐瞒身份,他也不好拆穿。

    若是追责下来,他可扛不住。

    哀的反应很快,连忙指向卓草。

    “禀喜君!卓氏为此地巨富,却是为富不仁。”

    “河东大雪八百里,吾奉命征收粮食。”

    “此子却是拒绝捐赠,毫无人性!”

    “来人,将此贼拿下!”

    看看!

    这就是活脱脱的恶人先告状。

    亭卒面面相觑,便要动手。

    不过,却被喜直接拦下。

    秦国律法森严,也有审讯的规矩。

    不会只听信一面之词,便直接断案。

    这可是当着秦始皇的面!

    他要胡乱断案,这县令还想干?

    喜又看向卓草。

    “其言,当真?”

    “禀喜君,并非如此。”

    卓草长舒口气。

    他不清楚为何喜会亲自来府上。

    但是,这绝对是桩好事。

    喜为人如何,卓草自然清楚。

    经他手大大小小有数百桩案件,无一错判!

    他虽未在史记留名,却堪称大秦官吏典范!

    官至高位,陪葬品却只有竹简策论。

    “亭长屡次索贿,皆被吾拒绝。”

    “所以,便遭其怨恨。”

    “此次河东大雪,亭长要吾捐赠三千石粟米!”

    “敢问亭长,这是哪门子的规矩?”

    喜看向旁边的蒙毅,后者则是轻轻颔首。

    这下子喜算是明白了。

    眼神满是怒火与杀机!

    这个混账玩意儿!

    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

    按规矩,商贾遇灾的确要捐赠粮食。

    但是,从未有强制性要捐赠多少。

    家底殷实的多捐些,家底薄的少捐点。

    哀为人如何,喜自然也都听说过。

    泾阳有传言,他和些贾人走的很近。

    没想到,竟然还敢索贿!

    张嘴就是三千石粟米!

    “他……他胡说!”

    哀气急败坏的咆哮着。

    吹胡子瞪眼,好似要杀人灭口。

    “来人,将此贼拿下!”

    十余人同时动手,将哀强行扣下。

    “喜君!”

    “吾是冤枉的!”

    “皆是他胡说,勿要信他!”

    喜看了眼蒙毅,则是冷哼声。

    冤枉?

    秦始皇和蒙毅都在,还能冤枉他个亭长?

    “哼,此事吾自会彻查。”

    “择日移交御史,届时自会水落石出!”

    喜重重的哼了声,心里极其窝火。

    出了这档子事,对他也不利。

    若是追究,他这县令甭想干了。

    秦国官吏犯错,都会交由御史大夫断案。

    定罪后,再交由廷尉发落。

    秦国最痛恨的便是索贿行贿!

    哪怕贪一钱,那都是重罪!

    区区个亭长,张嘴便要三千石粮食。

    他这是发的国难财!

    砍了都不过分!

    ……

    临走前,喜不由多看了两眼卓草。

    卓草如何,他只是有所耳闻。

    能让秦始皇如此看重,未来必成大器。

    卓草更未藏私,豪捐千石粟米。

    如此大手笔,令喜激动万分。

    捐的越多,喜的政绩就越好看。

    等他走后,卓草不禁冷冷一笑。

    哀这次可完了!

    只不过……

    喜怎么会突然来他这?

    喜担任泾阳县令足有两年多,从未来过。

    “在想什么呢?”

    秦始皇似笑非笑的走来。

    卓草的大手笔,秦始皇还是很满意的。

    该捐的捐,不该捐的不捐。

    卓草作为贾人,却能不卑不亢。

    实在难得!

    “我在想,县令怎会突然来我这?”

    “难不成是碰巧路过?”

    秦始皇闻言顿时笑了起来。

    得意的望着卓草。

    “额与你说咧,额上面有人!”

    “吹,接着吹!”

    卓草丝毫不给面子。

    他估摸着喜就是碰巧路过的。

    每年冬季,喜都会抽空视察泾阳各地。

    至于秦始皇的话?

    他压根就没当真。

    要真有这本事,至于破产吗?

    灰溜溜的从南郡跑了回来。

    裤兜比脸还干净,双手空无一物。

    混的这么惨,还好意思说认识朝中大臣?

    秦始皇此刻是哭笑不得。

    说真话,还没人相信了!

    “草儿,你为何拿粟米不以红薯赈灾呢?”

    “你脑子进水了?”

    “什么?”

    “饿死爹娘,不吃种粮知道吗?”

    “额方才不是吃了吗?”

    “你不也没饿死?”

    “……”

    等等!

    有点乱,让他捋捋先。

    秦始皇脸色顿时一黑。

    瓜怂!

    差点把他给绕进去咯!

    “天天就知道捐捐捐,我挣点小钱钱容易吗?”

    “出个蝗灾洪涝,就嚷嚷这要捐钱捐粮。”

    “从泾阳到河东,一千石能剩下五百石便算好的。”

    “想要赈灾,光靠捐赠怎么能行?”

    卓草并非反对捐赠。

    在秦国,交通极其不便。

    捐赠粮食后,肯定要想办法运过去。

    现在下着大雪,路面打滑河面结冰,沿路必会耗费大量时间。

    那运送粮食的民夫,管不管饭?

    “怎么,你还有赈灾的法子?”

    秦始皇漫不经心的询问着。

    卓草?

    怎么可能!

    就这黄口孺子,能有什么赈灾良策?

    估摸也就嘴炮两句,完全就是空谈。

    “当然!”

    卓草理所当然的点头。

    真以为泾阳就没出过灾?

    不还是他帮忙的!

 (https://www.wmdown.com/novel/0BvWt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dow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dow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