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秦:开局错把秦始皇当爹 > 第9章 赈灾策,没文化真可怕!

第9章 赈灾策,没文化真可怕!


    五年前,泾阳遭遇蝗灾。

    三年前,泾阳遭遇洪涝。

    ……

    每次卓草都会出钱出力。

    该如何赈灾,他自然也有办法。

    这都是经过实践的,并非空谈。

    吃着地瓜干,秦始皇也来了兴趣。

    每每赈灾,廷臣勋贵皆会争论不休。

    他们都拿不了主意。

    赈灾能这么容易?

    他倒要听听,卓草能有何高见!

    “前年泾水泛滥,泾阳遭遇洪涝。”

    “知道我是怎么做的吗?”

    “怎么做的?”

    蒙毅瞪着眼,满脸好奇。

    泾阳大水之事,他自然听说过。

    都没怎么赈灾,此事便已过去。

    “这府邸,便是当时修造的。”

    “吾大量征调饥民,修这府邸。”

    “干一天,给三斗粟米。”

    “上千饥民,皆在这做工。”

    “府邸修好后,他们手里也攒下不少粮食。”

    蒙毅顿时倒吸口凉气。

    眼睛瞪直,不可思议的望着卓草。

    还有这种操作?!

    秦始皇表情也差不多。

    短短片刻,他脑海便闪现过诸多想法。

    如法炮制,也不是不行。

    就说河东,可以修筑堤坝防止黄河泛滥。

    再修筑驰道,建造露台。

    这不都可以吗?

    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举一反三的本事,他们还是有的。

    “此策大善!”

    “如此良策,为何不早说?”

    卓草见他们吹胡子瞪眼的模样,满脸无语。

    “至于吗?”

    “这么简单的法子,上头的人想不到?”

    “你把皇帝上卿丞相都当傻子呢?”

    秦始皇:……

    蒙毅:……

    你再骂!

    “没文化,真可怕!”

    “读过书没有?”

    “读……读过些。”

    蒙毅被卓草直接喷懵了。

    他身为上卿,自然是饱读诗书。

    质疑他别的都行,敢说他没文化?!

    说是学富五车,都不带夸张的。

    “读过晏子春秋吗?”

    “读过。”

    “晏子赈灾,景公不许。正好晏子要为景公修筑路台,便征调饥民为工,三年台成而民振。连这都不知道,你怎么当管事的?”

    “……”

    蒙毅差点就哭了。

    晏子赈灾的事迹,他自然知晓。

    可读过就能记得?

    就算记得,又能想的起来?

    听卓草提及,他的确记得有这么出。

    秦始皇则是恍然大悟,连连点头。

    朝堂廷臣皆该过来听听!

    卓草还未及冠,却能想到如此妙策。

    皆食秦禄,却还不如卓草!

    问问他们,是否觉得羞愧?

    “河东大雪,待开春冰雪消融,极可能会有洪涝。”

    “若是吾在河东,必要遣饥民修筑堤坝。”

    “大善!”

    卓草吃着地瓜干,悠哉开口。

    他这也就饭后口嗨两句。

    让他去河东他都不去。

    他也曾有远大的志向,但现实打击的他体无完肤!

    类似哀这样的官吏,会少吗?

    迂腐不化,刚愎自用。

    这都是卓草接触后的感受。

    就说赈灾,甚至还有人跳出来反对的。

    秦法有规定,民有功而受赏。

    若使民有功与无功俱赏,乃乱道也!

    听说,这还是李斯的提议。

    要让卓草撞见,非当面啐他满脸唾沫!

    这样的秦国,覆灭只是时间问题。

    宁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

    卓草也不愿看到秦国覆灭。

    但是,他能做的便是顾好自家人。

    蒙毅望着卓草,唏嘘长叹。

    “少主若要出仕,于民于国皆有大利!”

    “说起来亭长哀已伏诛,草可曾想过出仕?”

    “额上面有人,能帮不少忙。”

    秦始皇自然知道蒙毅的意思,便顺嘴接上。

    “去去去,你以为你是始皇帝?”

    “你说当就能当?”

    卓草满脸不屑。

    吹吧你就!

    真以为他不知道?

    秦始皇对权利这块看的很重。

    大至三公九卿,小到里长。

    这些他都得过目准许,才能任命。

    亭长这官职可不算低。

    想想汉高祖刘邦,现在不也是亭长?

    秦始皇无奈苦笑。

    卓草越是不信,越是令他感兴趣。

    卓草只是区区贾人,却能懂得这么多?

    实在是难能可贵!

    这赈灾良策,便很不错。

    修筑堤坝这事,也有其道理。

    德水(黄河)本就经常泛滥成灾。

    开春后冰雪消融,更容易引发洪涝。

    十几年前,河鱼大上的场景他还没忘。

    那年也是类似,大雪消融引发洪涝。

    卓草的提醒,相当有价值!

    “明日额便要去趟咸阳,拜访几位老友。”

    “若草真想出仕,额真能帮忙。”

    “行啊,我还想当县令咧。”

    “此言当真?”

    “去去去,好赖话都听不明白。”

    卓草站起身来。

    “既然要去咸阳拜访老友,便带些礼物。”

    “勿要两手空空,免得失了分寸。”

    “额正有此意!”

    秦始皇双眼冒光。

    这瓜怂可真会来事儿!

    卓草府上的可都是好东西。

    随便带点回去,都能让大臣们大开眼界。

    此次回去,他可得一一问罪。

    平时都自诩聪明过人,个个都牛气的很。

    现在咧?

    连个孺子贾人都比不过!

    ……

    翌日。

    秦始皇拉了满满一车的物资。

    坐在马车内,腿上盖着羊皮毯子。

    手里捧着个小暖炉,心里暖暖的。

    这暖炉出自卓草之手。

    就和后世的热水袋类似,只不过是以青铜制成。

    “这次泾阳之行,朕是受益匪浅。”

    “可惜,其终究不是吾儿。”

    “若扶苏有其半分争气,朕也不会头疼。”

    蒙毅眼珠子转了圈。

    “臣以为,此事倒是好办。”

    “卓草还未及冠,更为婚配。”

    “若上真看重他,大可许配个公主。”

    “如此,倒也算是半个儿子。”

    “哦?”

    秦始皇顿时了然。

    “此计大善,不过……”

    “想娶朕的女儿,可没这么容易。”

    “他若真有贤才,朕必会重用!”

    “待他位极人臣,再行赐婚也不迟。”

    对秦始皇而言,公主算什么?

    只要对秦国有利,他不在乎公主是否幸福。

    公主生于皇室,这是她们注定要背负的责任。

    通过赐婚,便能控制住朝廷勋贵。

    如此,何乐而不为?

    “说起来,朕想起个事。”

    “这真正的卓正,又在何处?”

    “按来信所言,其应该早早便至泾阳。”

    蒙毅摇了摇头,“臣不知。”

    “着玄鸟卫,暗中调查此事。”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唯!”

 (https://www.wmdown.com/novel/0BvWt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dow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dow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