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模拟人生 > 第二百九十六章 不屑

第二百九十六章 不屑

“航班已抵达目的地,请各位旅客带好行李和随身物品……”

随着提示音响起,飞机内的乘客一个个动了起来。

江仁并没有第一时刻行动。

他侧着脑袋看着窗外的机场,等周围人都走得差不多的时候,才起身走下飞机。

来到机场外,搭上了一辆计程车,直接赶往王母所在的医院。

虽然他对王母并没有任何情绪,但到底顶着对方儿子的身体,在加上对方现在又生命垂危,怎么也得去见一面。

不多时,抵达了目标医院。

江仁按照王寻亲戚发给他的地址,来到了王母所在病房的大楼,又乘坐电梯来到了所在楼层。

每层的空间都很大,病房也不少。

江仁没有自己寻找,而是找到服务台,直接向值班护士询问王母病房的位置。

“你是她什么人?”

刚入职场的小护士,警惕地看了过来。

江仁言辞简短:“亲属。”

小护士:“侄子?”

江仁:“儿子。”

小护士毫不掩盖的露出鄙夷之色,接着指着侧后方说道:“那边走,第九个病房就是。”

江仁道了声谢,转身快步走去。

没走出几步,就听到后面小护士和同事的细语声,语气中夹杂着几分鄙夷与气愤。

母亲出了车祸,一直没能移出重症监护室,结果身为她最亲的儿子,却过了几天才来看望。

这种行为,确实会让人有些看不惯。

对此,江仁毫无反应。

毕竟,小护士说的是王寻,又不是他。

“别说了,小心被听到。”

听小护士抱怨的中年女护士,悄悄看了眼江仁的背影,小声劝说道。

有经验的护士见惯了这样的事,不会表露出过多的情绪,也只有小护士这种刚出社会的人,才会不加掩饰的愤愤不平。

小护士哼道:“听到就听到,看看这种人有没有脸皮。”

说是这样说,但她的声音还是不由自主的小了些。

中年护士安抚了她一句,注意到江仁消失在自己视线后,悄悄掏出手机,发了条短信。

然后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与小护士继续呆在岗位上。

距离医院五十多公里的一片别墅区,其中位置最好的一座临江别墅,门外有两名保安守候。

别墅二楼的一间卧室。

一个体型健硕,一看就是有过数年健身底子的男人坐在床边,一手按着位于身前女人的脑袋,一手沿着床边,脑袋微微后仰,脸上满是愉悦之色。

fqxsw.org

突然,放在一旁的手机响了。

有人在打他电话。

男人抬起撑着床沿的那只手,神情不悦的拿过手机,接通电话:“给我一个理由。”

他不喜欢做正事时,被人打扰。

如果是家人或身份同等的朋友也就罢了,但现在这个打来电话的是个远不如自己的跟班,如果给不出什么好理由,那他不介意打打脸,字面上的意思。

“范哥,你叫我注意的人出现了。”

电话另一头的跟班连忙说道。

突然,范仁题身体哆嗦了几下,脑袋再次后仰。

随后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眼神有些懒散地拍了拍身前的人,然后才对手机回复:“我叫你注意的人?我什么时候叫你注意的?”

跟班道:“就上周,那个叫王什么的……王寻,对,就是王寻。”

范仁题眼神瞬间清明,背部挺直,严肃地问道:“他在哪?确认没认错?”

“第一综合医院。”

跟班回复道:“他母亲不是在住院吗,我收买了里面的人,刚才就是那人告诉我,王寻来看望他母亲了,我还让她拍了一张照片,跟资料上的照片一模一样。”

范仁题脸色逐渐阴沉:“把照片发给我,另外叫你收买的人盯着他。”

挂掉电话,他拍了拍身前的女人,示意她离开。

女人妩媚地抬起头,撒了个娇:“范爸爸……”

“老子叫你滚,耳聋了吗?!”

范仁题一巴掌把女人拍倒在地,脸上露出像是要吃人的暴怒表情。

女人被扇倒在地,脸上浮现了清晰的巴掌印,嘴角被打出来一道血口,正在向外渗血。

很痛,但她不敢出声,甚至都不敢质疑范仁题刚才没说过话,只是如同丧家犬一般,双手捂住受伤的那半边脸,恐惧的爬起身,快速离开这间卧室。

范仁题用被子擦了擦身体,穿上先前甩在地上的裤子,脸色阴晴不定。

很快,手机收到了一张照片。

照片的视角奇怪,像是在病房外拍摄。

一个身材有些消瘦的男人正坐在病床边,脑袋靠近病床上的病人,似乎在倾听着什么。

虽然拍摄角度很差,光线也不好,但男人的长相拍的很清楚。

“王寻!”

范仁题看着照片上的男人,咬牙切齿。

正是这个人,让他受到了父亲的责备,提前结束了自由的留学生涯,还导致一场恋情无疾而终。

他还记得半个月前,因为从女友谭琪琪那里得知王寻骚扰她的事,气不过他决定给王寻一个教训。

谁想,一拳下去王寻就倒了。

他以为王寻死了,一时之间有些慌乱,毕竟是第一次在异国他乡杀人,于是慌慌张张地给在国内的父亲打去电话。

结果挨了一顿训斥后,父亲派去处理手尾的人,却并没有发现王寻的尸体。

然后,父亲就终止了他的留学生涯,强令他立刻回国。

回国的这些天以来,范仁题一直觉得自己被耍了。

王寻并没有死,而是通过假死戏耍自己。

这也是范仁题一气之下,策划了王母和王弟的车祸,并且让自己的跟班注意王寻的原因。

“你以为得罪我的下场,就是死几个亲人这么简单吗?”

范仁题看着照片中的人,表情有些狰狞:“你不死,我气不顺。”

他穿上衣服,走出房间。

从窗外透入的明亮光线,丝毫没有缓解他心中的恨意。

范仁题沿着扶手向楼下走去,并拨通了跟班的电话:“联系阿飞,我要下一个新订单,还是车祸,目标就是王寻,但有一个格外要求,我要亲眼见证订单完成。”

挂断电话,他脸上浮现一丝期待的笑容。

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到,王寻在重卡的撞击下,身体飞出十数米,血肉横飞的样子了。

作为自己人生路上的第一块绊脚石,他会让对方得到应有的待遇。

范仁题来到一楼,拿上车钥匙准备出发。

刚打开大门,还没来得及招呼门外的保镖,就见一个面无表情的中年男子窜到了自己面前。

范仁题童孔微缩:“李叔。”

李叔名叫李立新,是他父亲的助理,一个能力很强的极人。

李立新看着他,平静道:“你父亲让你回一趟家。”

范仁题看了眼站在外面无动于衷的两名保镖,回头对李立新点点头:“今天晚饭前,我会回去。”

李立新没有商量地说道:“现在。”

范仁题张了张口,知道这应该是父亲的意思,只好跟着对方上车。

比起他停在车库里的几辆超跑,这辆车只是一辆毫不起眼的黑色轿车,价格也同样低廉普通。

不多时,车辆驶入了一个防护严密的小区。

里面有别墅有小楼,看着都很普通,但里面居住的人都是高官和他们的家属。

最后。

车停在了一座不起眼的两层别墅前。

“还在生我的气?”

范仁题一进门,就听到了父亲范提的声音。

范提坐在木质椅子上,正在翻阅身前的文件,不时提笔在上面修修改改。

专注的模样,就好像刚才的话不是他说的。

“我没有。”范仁题倔强地回道。

范提放下手中的笔,转头看向范仁题,有些失望地说道:“我以为过了这么久,你会想明白那件事,再不济也能通过调查那个女生的身份,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和他交往。结果,你还是一点进步都没有。”

范仁题咬咬牙:“不就是因为她家境不好吗?这有什么好查的?”

“你还是不明白。”

范提从公文包中掏出一叠纸,甩向了范仁题。

没有装订过的纸在半空散开,慢慢飘落。

每张纸上的内容都不一样,大多是一些截图,不是聊天记录,就是社交平台上的发言。

范仁题愣了一下,他发现其中一张纸上有谭琪琪的照片。

范提站起身,走向范仁题,冷峭地说道:“这就是你喜欢的女生,才十几岁就已经交往过十多个男朋友,其中一半都发生过关系。巧合的是,每一次分手没多久,前男友都会出意外,而且动手的通常是现男友。”

范仁题看着纸上那些情情爱爱的文字记录,整个人呆滞了,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叫你过来,这件事其实只是次要,主要的是……”

范提话音一顿,右手勐地拍出。

手掌落到范仁题的脸上,瞬间将他扇倒在地,脑袋落地的瞬间,直接将地砖崩裂。

范提的巴掌很重,若非范仁题的体质被极能改造得不错,现在最轻也是一个脑震荡,严重点命都没了。

“前几天的事,你本可以不做,做了也没必要用车祸这么低劣的手段,用了也就用了,可你现在竟然还想再用一遍。”

范提冷冷地望着范仁题,语气平澹:“你说说,这些年,我给你兜了多少次底?”

“把别人推到车轮下,牲虫上脑侮辱女同学,把一个同学逼得跳楼,再次牲虫上脑下药、剂量过多药死老师……”

“你现在已经不小了,如果再让我看到连处理个普通人,都用这么不利索的手段,我不介意把你弄死!”

“或者,你也可以当我在玩笑。”

范提的表情很冷。

范仁题急忙摇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没有母亲的庇护,他不敢赌。

范仁题忍着疼痛,小心翼翼地从地上爬起来,迟疑道:“那边……”

“那人今晚会送到你面前,这是最后一次。”

范提坐回沙发,继续刚才没结束的工作。

自始至终,他对儿子要处理的人是谁都不感兴趣,甚至都不屑于记住名字。

范仁题恐惧的眼神中,多出了一丝快意。

都是王寻,自己才会被打,一定不能让他死太痛快!

还有谭琪琪那个婊子,竟然敢骗自己,等王寻死了,下一个处理的就是她!

 

(https://www.wmdown.com/novel/WxBML7l3p3q.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dow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dow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