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武学宗师开始 > 第1章穿越要练武

第1章穿越要练武


    李木棠身穿白色的衬衫,领带松松垮垮的挂在脖子上,坐在窗户旁边,浑身酒气,手里拎着一瓶啤酒,满脸通红,眼神充满了死寂。
    李木棠,今年25岁,大学毕业之后创立了棠静科技,本来公司发展的不错,可是今年公司不景气,资金断裂,一落千丈。如今公司破产,他欠下了两千万的债务,而一直跟他在一起的女朋友张静也在刚才提出跟他分手了,所以他心中绝望,坐在窗口,看着远处的人来人往,身躯一歪,倒了下去。
    凉风拂面,李木棠脑袋一清,看着越来越近的地面,心中闪过了父母的身影,想起了二十多年来父母含辛茹苦把自己养大,心中掠过了后悔的情绪。
    “哎,现在后悔已经没有用了。”
    就在这时,一道雷光从天而降,正好击中了他。
    一阵剧痛传来,李木棠猛然睁开眼睛,意识立即清醒了过来,感受着后脑勺的疼痛忍不住大骂起来:“我槽,痛死我了。”
    “咦,我没死?”李木棠有些吃惊,随后打量起四周的建筑,木制结构,类似于北京的四合院。
    一名年轻的女性面带焦急之色,快步从院门之中走了过来。这女人不过二十七八岁的模样,身条极正,前凸后翘,长相也很美丽,身穿罗衫长裙,有一股成熟的风韵。
    程瑶听见了儿子呼痛声急忙穿过院子,见到倒在地上的李木棠,把李木棠扶起来,上上下下打量起来,脸上充满了关心,柔声道:“棠儿,你没事吧?谷子呢?他怎么没有陪着你?”
    摸了摸李木棠的后脑勺,发现鼓起了一个大包脸上露出了一丝愠怒,道:“这谷子越来越不识好歹了,身为棠儿的贴身小厮,棠儿有事的时候竟然不在棠儿的身边,这种狗才,要他何用!”
    李木棠正在思考眼前这个女人是谁的时候一股记忆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他瞬间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穿越了!”
    还没来得及欣喜他就皱起了眉头,原因无他,因为他现在穿越的时间点有些尴尬,光绪皇帝刚刚即位。算了算时间也就是1875年,这个时间段的华夏大地可谓是混乱无比,英法联军攻入北京不过十五年,太平天国失败也不过十年左右,如今虽然是光绪即位,可是掌权是却是那位垂帘听政的慈禧太后。
    慈禧太后?不管从历史书上还是电视剧之中,这位都没有什么治理国家的本事,搞斗争倒是有一套。
    李木棠记得曾经看过的某部电视剧里,外国人都快打进来了,筹集军饷都没有钱,而这位却还想着过生日修园子。
    如果要排一个最不想穿越的年代,清末无疑是李木棠最不想穿越的。这个时代的华夏已经腐朽到极致了,他自问没有能力扭转这些,能保住自己不死在这个乱世之中就已经很不错了,拿什么去改变这个华夏大地?
    就算他知道先进的科学技术,能够打造先进的武器,可这不是有技术就能够解决的,高层腐败,哪里管你有没有能力救国,威胁到他们的地位,照样斗倒你。可以说一旦陷入高层的斗争之中,恐怕也只是炮灰一样的角色。
    叮铃:宿主李木棠,人族。
    任务1:保证自己在十年内不死。
    任务2:在十年内成为武学宗师。
    任务3:暂未解锁。
    任务4:暂未解锁。
    任务奖励????
    任务完成之后,有丰厚奖励。
    任务失败,打入轮回。
    声音消失,留下发呆的李木棠,这个时候他哪里还不明白,自己是被选中了,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不过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因为他本来也就心存轻生之念,如今来到这个世界也没有什么,毕竟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只是一想到在另外世界的父母,他还是有一些牵挂,内心觉得自己生出寻死的念头有些太草率了,如果能够回去的话,一定要好好的孝顺父母。
    程瑶见宝贝儿子皱眉以为他不愿意,于是立刻换了笑脸,蹲下身来柔声道:“棠儿啊,如果你舍不得,那就算了。不赶他走了。”
    李木棠这时回过神来,抬起头看着这位女子,心中已经知晓了对方的身份,程瑶,女,三十岁,李木棠的母亲。
    眼睛一转,李木棠道:“娘你说的对。这狗才仗着我的宠幸,如今都不把我放在眼里了。早点撵出去得了。留在家里还碍眼,浪费粮食。”
    说来也是巧合,这具身体也叫李木棠,如今十一岁,其父名叫李现学,是一名商人,做钱庄的生意,今年五十多岁,老来得子,自然是极为的宠爱,可是这李木棠从小就有些痴傻,请了无数的名医都束手无策,最后请茅山道士来看,说缺少魂魄,非药石可医。
    这谷子是李木棠的贴身小厮,负责照顾他的衣食起居,这人心思活泛,见李木棠痴傻,就哄骗他,这些年从他这里拿走了不少的好东西,这种事情程氏自然清楚的紧,只是这人把那痴傻的李木棠哄的很开心,引为最好的朋友,所以程氏每次要赶他走,这李木棠都不愿意,又哭又闹的。
    程氏十分疼爱这个儿子,每次不忍其伤心,只能够作罢。
    李木棠获取了身体的记忆,知道这个谷子仗着他的喜爱胆大包天,甚至已经不把自己当做下人看了,晚上睡觉的时候甚至把李木棠赶出去睡小床,他睡在柔软的大床上。
    程瑶一听李木棠说出这样有条理的话,顿时吃了一惊,眼睛之中露出了喜色。
    “难道是我儿开窍了?”
    李木棠见程氏这么怔怔的看着他,顿时有些心虚,心道该不会露馅了吧。于是小心翼翼的道:“娘,你怎么了?”
    以往棠儿不会说话,就算说话也是结结巴巴,要不就是又哭又闹的,可今天棠儿却能够说出这么流利的话,这不是开窍是什么?
    程瑶心中狂喜,一把抱住李木棠,喜极而泣道:“菩萨保佑,我儿终于开窍了。菩萨保佑。”
    李木棠感觉到身前的柔软顿时脸色一红,他身体虽然是少年郎,可是心理却是妥妥的成年人,被一个女人这么抱,心中难免有些异样,不过也松了一口气。
    “全子,全子呢?”
    “夫人,有什么事?”一位身穿绿衣,年轻精明的家丁走了进来。
    程瑶笑道:“快去通知老爷,叫他快回来,就说我有要事找他,比他的生意还要重要的事情。”
    “知道了夫人。”
    程瑶牵着十一岁的李木棠就要朝屋内去,因为李木棠的头上刚刚跌出了一个大包,所以她准备拿跌打酒给自己的宝贝儿子擦一擦。
    “这些年为了儿子我每日祈福,已经戒酒三年多了,今天儿子开窍了,自然要一醉方休,连老爷都不能够阻止我。”程瑶笑了起来,十分的开心。
    李木棠眉头一黑,心道你是为你儿子开窍高兴还是为你能喝酒而高兴。想了想,大约两者都有吧,没想到自己这便宜老娘还真是豪气。
    刚刚走出内院,那十五六岁的谷子从院门之中走出来。
    程瑶柳眉一竖,质问道:“你刚刚去哪里了?棠儿跌伤了你知不知道?”
    谷子微微一笑,作了揖,望了望李木棠,而后对着程瑶道:“回禀夫人,刚才少爷让我出去给他买一些零嘴吃,现在才回来。”
    谷子没有丝毫的惧怕,这种借口他找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他自问只要有这个傻子少爷在这程夫人就拿他没有办法。昨天他偷拿了李木棠的一块玉,让这个痴傻的少爷送给他,这少爷答应了,于是他今天上午就拿了那一块玉出门,去当铺典当了,得来的钱财让自己那相好的存了起来。
    “棠儿,是么?”程瑶摸了摸自己儿子脑袋上的包,心中升起了一丝怒火。如果这小厮陪着棠儿,棠儿也不会受伤了,她很想一巴掌打死这个狗才,可是一想在自己的儿子面前还是忍住了。
    李木棠已经获取了记忆,当然知道这小子不安好心,于是道:“娘,没有的事,我没有让他去买零嘴。”
    听见李木棠说话,谷子脸色一变,心中有些慌乱,不知道这个痴傻的少爷为什么会说话了,急忙道:“少爷,你记错了。”
    李木棠眼睛眯起,冷笑道:“娘,这几年他从我身上骗去了不少的好东西,不如将他扭送官府。”
    谷子听李木棠说话如此流利,话中之意又是针对自己,浑身冒起热汗,跪了下来,终于明白这傻子少爷不傻了,如果扭送官府,恐怕下场就是被充军流放,于是祈求道:“少爷,我是谷子啊,是你的朋友啊。”
    李木棠冷笑一声道:“我没有你这样忘恩负义的朋友。”
    程瑶脸上的喜色掩饰不住,于是招管家来,带了几个人,把这谷子押往了府衙。之后拉着李木棠进入了房间内,替儿子擦跌打酒,看自己这个身材单薄的儿子,眼神明亮,目光炯炯的望着自己,愈发的高兴。
    不多时李现学回来了,听闻自己的儿子开窍了也十分的欣喜,当即发了红包,然后广邀亲友,开始大摆筵席,庆祝自己的儿子开窍。
    当晚程瑶喝了两坛酒,大约六斤的模样,看的李木棠眉头直跳,这也太狠了吧,这酒可是蒸馏过得,度数在五十度左右,这样的酒,她一个女子竟然能够喝五六斤,虽然她最后还是醉了,可是这样的酒量还是让李木棠乍舌。
    晚上看着自己这身材肥胖,头上略有白发的老爹扶着年轻的程瑶回到房间里,李木棠翻了翻白眼,自己这个便宜老爹真是艳福不浅,竟然能够娶到自己的老娘,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http://www.wmdown.com/novel/gy22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dow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wmdow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