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武学宗师开始 > 第一百五十八章 画符

第一百五十八章 画符


李在原想要放了李木棠,这让李木棠百思不得其解,因为正常来说假如一个人知道自己的孩子被邪灵附体,那人是肯定不会放过邪灵的,可这李在原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当真让人摸不透他的想法。

李在原是一族族长,见多了风雨,自然能够猜到李木棠的心思,他颇为苍老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怅然,道:“对现在的我来说,你是不是我儿子已经不重要了,我唯一希望的就是你能够替我儿子活下去。”

正说着,李在原从一旁的暗处拿出了一套衣服和一个包裹递给了李木棠接着道:“这一套衣服是我儿子以前的,包裹里还有两套换洗的衣物以及一些财物,你换上衣服赶紧离开吧。”

“那神婆不是说我是妖邪么?你就这么放了我?”李木棠还是想搞清楚这李在原的想法,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这李在原对他有所图谋。

“妖邪又如何?”李在原冷笑一声,但眼睛瞥了一眼那法坛的神像,便转而道:“快走吧。再晚就来不及了,那神婆让我明天把你给烧死,我已经答应她了。可如果你今晚逃走了,那就是你的本事,无关我事了。”

他们要烧死我?

李木棠原本就对那神婆有着杀心,此时听闻之后杀意更甚,这神婆真是丧心病狂,装神弄鬼,欺骗他人,以前恐怕借用鬼神之名,残害了不少的人。

“老先生,你放我,我该如何报答你?”李木棠是一个知恩图报之人,这老先生这么对他,他肯定要报答的。

李在原则是摇了摇头道:“不用了,你离开之后就不要再回玉田镇,我只想你替我儿子活下去,却不想看一个跟我儿子一样的人出现在玉田镇。”

李木棠心里清楚,这个老头隐藏着许多秘密。

从他的态度可以看出,他很矛盾,一开始他见到李木棠复生之后,就立刻去找了神婆,当神婆说李木棠是妖邪的时候,他嘴上说要除掉李木棠,但却暗中要放了他。

这前后的态度不一,恐怕和那个神婆有着莫大的关联,按照道理,这个老头是李氏家族的族长,不应该惧怕一个神婆,除非这神婆真的有一些手段。

当然这些只是李木棠心里的猜测,李在原不说,李木棠也不好询问,因为就算询问了,这老头也不会对一个“陌生人”说出心底的秘密。

抬眼看见那撤去的法坛上还有朱砂和黄纸,李木棠灵机一动,笑道:“老先生,既然如此,我临走之时就送你一些东西吧。”

“你要送我东西?”

李木棠一直利用雷电刺激身体,并没有因为久坐或是被绑着产生麻痹感,稍微活动了筋骨,走到法坛前面,从法坛上拿了一个了梨子,在身上的寿衣上擦了擦,然后吃了起来。

梨子入口即化,十分的香甜,是作为供奉供品的最佳选择之一。

见到李木棠这般作态,李在原吓了一跳,四周望了望,质问道:“你怎么能够吃大灵神的供品呢?”

李木棠望了一眼这个六只手臂的大灵神神像,毫不在意的道:“什么大灵神,我没听说过。”

见老头依旧有些担忧,李木棠宽慰道:“不过你放心,就算我吃了,他也不知道。”

“你怎么知道大灵神不知道?”

李木棠若有所指的道:“那神婆不是说我是妖邪么?既然是妖邪,我自然有些神通。”

听了李木棠的话,李在原的脸皮抽了抽。

吃了梨子之后,李木棠来到了法坛之前,在诸多黄纸之中抽出了一张符纸,闻了闻,有一股药香味,是被泡过的符纸,这种符纸比较不错,适合画符。

李木棠见没有笔,也不在意,用右手小拇指在那个朱砂碗之中点了朱砂,开始默念敕笔咒敕纸咒等等辅助画符的咒语。

念完咒语,李木棠心念一动,“蕴星葫”上传来一股微弱的气息,这气息从意识降下,本来李木棠想通过脊椎大龙这个天地之桥来运转“蕴星葫”的法力,可是却明显的感觉到了阻隔。

这具身体没有打通天地之桥,所以这“蕴星葫”的法力只能够通过通灵汇聚,可这样的话实际上是浪费了许多法力。

如果打通天地之桥的话,这“蕴星葫”的法力就能够直通全身,借用法力的时候根本就不会浪费一丝一毫的法力。

当然李木棠也可以选择拿出来,一手手持“蕴星葫”一手画符,但这灵器是李木棠目前唯一压箱底的宝物,怎么可能随便就拿出来让外人看见。

渐渐的李木棠感知到一点法力开始汇聚在他的小拇指上,深吸一口气,手指按在了符纸上,嘴上默念道:“一笔天下动,二笔祖师剑,三笔凶恶去。”

随着咒语的默念,这三点符头便画好了,符头三点代表着道教三清尊神,画好了符头,李木棠聚精会神,手指在符纸上快速的飞舞。

片刻后,一张符便画好了。

符成之后,李木棠有些吃惊,因为他能够感觉到这张符的符胆上有着一股灵光盘旋,一张符有没有用处,看的就是符胆灵光,符胆灵光越强,就说明符的功效越强。

李木棠内心十分激动,因为这可是他第一次画出有用的符箓,而且看品相还不错。

拿着这张符纸,李木棠不由的道:“难不成我就是天生的画符奇才?”

刚刚这么想的时候他就发现,这张符的符胆灵光正在快速的逸散。

眉头一皱,李木棠想到了问题的缘由,符胆是一张符的灵魂,符箓画好之后汇聚灵光,要想保证灵力不散,必须以画符之人的精气神锁住符箓的门户,这点是很重要。如果一个人的精气神太弱,则锁不住灵力,灵力一散,这张符就作废了。

李木棠这法力是借来的,并不是本身的精气神所化的法力,所以根本就锁不住这符胆灵光,想要保证其灵力不散,就需要法印来封住其中灵光。

所谓法印一般指的是道经师宝印,天师印和天罡印。

有人认为符箓必须要有法印才能够使用,不然就是废纸一张,这其实是错误的,一张符能否使用关键还是看符胆的灵光,也就是灵力,如果一个人的修为强大到足以锁住其中的符胆灵光其实是可以不用法印的。

例如和鬼物之流斗法之时,符箓耗尽其实可以利用自身血液,在衣服上,墙壁上画符,或者利用一些布匹摆下临时的符阵,来抵御和对抗那些邪祟,假如这时候还要盖印,那不是太可笑了么?

可现在李木棠哪里来的法印?

“或许可以试试远古雷神意境!”

沉思了片刻,李木棠眼睛一眯,呼吸之间吞雷吐电,此时他已经融入了远古雷神意境,轻喝一声,在符纸上用朱砂立下了一个雷霆的记号。

顿时李木棠感觉到这符箓之中的灵力不在消散,似乎都被锁住了。

李木棠本来也只是觉得远古雷神法相高大,应该是诸天万界之中极为厉害的存在,格位很高,也许能够借用其威能,没想到真的成功了。

远古雷神是什么存在?

是天庭之中的九天应元雷神普化天尊,天庭雷部最高天神,绝对是诸天万界之中最顶尖的存在。这位可不是封神世界之中的闻仲,而是南极长生大帝这位天庭帝君的化身之一。

而南极长生大帝的来头就更大了,据说是元始天尊的儿子,雷部众神之力皆出自与他,为众神法源。

这样的存在,就算是一丝意境,敕令的威能也强过一些普通的法印了。

李木棠现在所画的是一张护身敕令符,佩戴者抵挡一次刀兵之祸,可以抵挡一次邪祟入侵。

沉默了片刻,李木棠手指再次按在了朱砂上,在次默念画符咒语道:“天圆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笔,万鬼伏藏。”

这一次他画的不是护身符,而是镇邪符,那神婆身上有着阴邪之气,她要李在原烧死他,而李在原却放了他,如果被神婆知晓的话,很可能会利用一些邪术来害李在原,所以李木棠才会画这张镇邪符。

这一次也画符也一气呵成,利用远古雷神意境锁住了灵力。

画了这两个符箓之后,李木棠也感觉有些疲惫,这疲惫不是精神上的,而是身体上的,这具身体还是太过于虚弱了。

两张符箓都有灵力,这让李木棠没有想到,他原本以为第一次画符成功,第二次会失败的,甚至他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准备,却没想到第二次也成功了。

这其实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李木棠的书法造诣很高,在某种程度上,大道相通,精通书法的人在书写之时会融入自己的精气神,使得一笔一划都自己独特的风格,或是苍劲,或是内敛,或是锋芒毕露。

而画符也需要融入自己的精气神,一个书法大家,如果去画符的话,肯定会画的很好。

除了他本身的天赋之外,还有一点原因,那就是他拥有“蕴星葫”,以这件灵器提供一些法力来支撑符箓的灵力,不然的话,就算画出来,其中的灵力恐怕也少的可怜。

等符纸干了之后,李木棠把符纸叠成了三角形。

 (https://www.wmdown.com/novel/gy22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dow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dow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