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武学宗师开始 > 第174章什么是道门正宗

第174章什么是道门正宗



    李木棠略微思索片刻,就发出了一声冷笑。
    他已经做出了决定,这两江水神必须要除掉才行,倘若放其离去这厮不知道还要祸害多少无辜百姓,他日想要再有今日这等机会恐怕很难了,今日下手除去他就算祸及无辜,总比这水神逃了去遗祸万年来的要好。
    更何况李木棠已经有了不波及那无辜百姓的法子。
    “想走?你觉得区区雷珠就能够擅了我?真是太看我了。”
    李木棠身躯陡然涨大,由原本的三丈,化作十丈高下,在那两江水神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就把他笼罩在笼罩在元神寄托的星辰神沙幻化的黑色披风之郑
    “你当真要与我来个鱼死网破?”两江水神惊怒交加,他没想到这“苍山魔君”竟然如此厚颜无耻,趁他不注意就把他困住,更没想到的是这魔君如茨疯狂,连黑水雷珠都不怕。
    “鱼死网破?”李木棠听见那两江水神色厉内荏的声音嗤笑一声,运转星辰神沙,化作一个牢笼,直直把这两江水神困在一个丈许方圆之地。
    为什么不用法力直接镇压,封住他的法力和灵识?
    盖因这两江水神身上有那金光护持,这金光就是他当这么多年的两江水神积攒香火练就的金身,拥有这金身,几乎可以万邪不侵,万法不沾,也可以帮助它躲避灾厄,享受供奉,练就诸多法器。
    他身上的那分水神叉,青铜宝镜以及那长枪其实都是香火配合一些灵物练就的法器,这些法器跟他的神明职能有关。
    例如他虬龙神是水神,这分水神叉就有御水之能;有祛除邪灵的职能,于是分离出来的神性炼化成了青铜宝镜,可以定人神魂;又有降魔之能,于是炼化成了长枪,拥有破魔之功。这三件是他仅有的攻击性宝物,其他的三件则是辅助性的,专门为了回应信徒的,例如玉圭赐禄,玉盆赐财,如意赐福。
    如果这金身不破去,是无法封住其法力和灵识的,香火金身,神通法器就是为什么那么多妖魔想要开府立庙的原因。
    听李木棠嘲笑自己,两江水神身躯一抖,那青铜宝镜被他拿在了手中,就要照定李木棠,可是这时候一道星光化作长梭打来,两江水神见来势汹汹,怕被打烂了宝镜,只好把宝镜收了起来。
    但那星光所化的长梭余势不减直接打在他身上,冒出了一连串的火星,他顿时吃痛,身上的金光被那星光打掉了不少。
    李木棠见他不敢使用青铜宝镜,便道:“现在你唯一的脱身之法就是引爆雷珠,你敢吗?”
    两江水神更是愤怒,现在他被困在一个很的地方,举步维艰,此时引爆这雷珠,那不是自寻死路么?
    李木棠见两江水神的金光被打掉不少,身影幻化黑雾,直接拖着两江水神来到了南城之外一片无饶山林之上。
    见簇无人,如果雷珠炸开也不会山无辜,李木棠暗道:“这里正是我炼魔的好地方。”
    当下他盘膝坐在虚空中,开始运转法力,催动星辰神沙。
    两江水神被困在星辰神沙之中,他已经尝试许多次利用法力破开这囚笼,可是都无济于事,此时正想着脱身之法,却不曾想一大团的黑雾充斥四周,那黑煞之气瞬时就笼罩了他的身体。
    这黑煞之气是一种邪恶、堕落、腐朽的气息,正好和香火金身相克,只见这黑煞之气平那两江水神的身上,他身上的金光由金色转为黄色,金光一点一点的剥落。
    见此情景,又察觉自己法力减弱,两江水神大吃一惊。
    李木棠趁此机会,同时催动星辰神沙,化作两个巨大的磨盘,缓缓旋转上下一起碾压了过去。如果不是这金身的话,李木棠完全可以凭借这灵器的星辰神沙直接吹的他形销骨立,可惜的是这香火金身实在是难缠。
    两江水神何时遭遇过这样的危险,身上的金光剥落,那磨盘又压来,立刻伸出双手,全力撑着那磨盘,可是仅仅撑了片刻,他便感觉到气力不济,神魂摇晃,那磨盘趁此机会直接把他压的跪下,眼看就要直接把他挤成肉饼。
    “魔君饶命啊!”两江水神此时再也顾不得许多,求饶道:“之前是神冲撞了魔君,还请魔君恕罪,只要魔君能够放我一条性命,日后神一定携带重礼登门谢罪。”
    “现在才想谢罪?晚了!不怕实话告诉你,本魔君今次下山,就是想扬名立万,没想到今晚你恰好犯我境界,正好给我借口拿你开刀,今日之后,本魔君定然会扬名下,到时候开府立庙,谁还敢个不字?”
    “你!”两江水神听闻李木棠的话,气的七窍生烟,双目通红,他咬牙怒吼道:“既然你存心要杀我,那就别怪我鱼死网破了。雷珠,给我爆!”
    这两江水神之前还想着逃命,所以不敢引爆这雷珠,但李木棠的话根本不留余地,存心要置他于死地,让他明白逃生无望,既然如此,就鱼死网破,于是引爆了那两颗雷珠。
    可是他刚刚引爆,却突然发现那原本笼罩在他身上的囚笼消失了,磨盘消失了,那苍山魔君的踪迹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
    两江水神此时哪里还不明白中计了,可是那雷珠已经爆开,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水淹没。
    一声巨响,宛如惊雷。
    空之中,无数水流激射,就好似一个海胆喷出无数跟刺一样,朝着四面八方喷射而去。
    水流所过之处,一切事物,不管是金银铜铁,还是花草树木,只要是物质,全部被击穿。那些喷到空的水流还好,激射出千米之后,威能逐渐递减,渐渐化作寻常的雨水,从空之中落下。
    可冲击在地上的就不一样了,只见那雷珠爆开下方的地面,无数水流降下,那地面的草木先是被打烂,地面遭遇那水流,直接凹陷了下去,被那强横的冲击力给冲出了一个巨大的大坑来,其深有三十米,其宽有百丈。
    冲击波加杂着水流,朝四周蔓延开去,这方圆里许的树林的树木转眼之间就全部被推倒,寸草难生。
    看到那水流激射的场景,李木棠想起了原世界,原世界有一种机器叫做水刀切割机,利用增压器将水加压,水获得压力能,再从细的喷嘴喷射而出,将压力能转换为动能,从而形成高速射流,也就是“水刀”,这个“水刀”几乎所有的材料都能够切割。
    可和这雷珠相比的话,还是巫见大巫了。
    此刻李木棠看到这雷珠的威能也有些头皮发麻,幸亏他早有准备,在那两江水神引爆雷珠的时候,李木棠使用了一个替身术,以草人代替了自己的位置,瞬间转移了方位,不然的话恐怕也难逃这雷珠的冲击,到时候就算不死,恐怕也会脱一层皮来。
    这替身术是茅山的一种特殊法术,李木棠在百日筑基之后为了防止以后被困,或是遭遇危险,就练习了这个法术,并且制造了一个替身草人,没想到一来到南城就派上了用场,只是这替身术的草人制作不难,但发动起来消耗的法力极多,以李木棠现在星辰神沙的法力,单单那一下替身术就消耗了一半的法力来。
    这就是道门正宗和山泽野修的区别,道门正宗法门无数,你永远都不知道道门正宗的弟子会多少保命的法术,而那些野修鬼物们,全部凭借自己的摸索,哪里比得过道门正宗呢?
    这也更显得法脉传承的重要性。
    身形流转,李木棠来到了那爆炸的中央,看见了那已经被打的肠穿肚烂,鲜血淋漓的虬龙神尸首,微微有些吃惊,道:“没想到这厮竟然是一头蛇妖。”
    那虬龙神的尸首虽然被雷珠的水流打穿,但因为靠的近,那雷珠起先喷出的水流都是极为细的,所以还算完整,只不过他死了之后,这身躯再难维持人形,变化了原身,是一头水桶粗细,长约十丈的棕色巨蛇,这巨蛇脑袋上有一只独角,显然快要化蛟了。
    李木棠伸手探入这虬龙神的尸体之中,摸索了片刻,一颗青光氤氲的内丹被抓了出来。
    “传妖物之流修炼内丹,如今一见果然属实,这妖物的内丹青光氤氲,想来是每日利用香火淬炼出来的,除去了其中的妖气。可惜我不会炼丹,不然的话,这内丹可以拿来练出极好的丹药了。”
    原本李木棠还想找那青铜宝镜来的,可是找了半都没有找到,他却不知,这青铜宝镜是两江水神的神性所化,本尊已死,那宝镜自然消失了。
    伸手一挥,“蕴星葫”把这颗内丹吸了进去,而他则幻化一个大网,把这虬龙神的尸体网住,朝着南城飞去。
    飞龙道人此时在道观之中有些神不守舍,因为之前的巨响,让他心惊肉跳,他明白那是那位神秘人在和两江水神斗法。
    此时他在心底暗自祈祷那神秘人能够获胜,因为一旦那两江水神获胜的话,他肯定要吃罪,受到惩罚。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响了起来,飞龙道人听见这个声音急忙带着弟子们来到院落之中,他抬头一看,见到了那虚幻的身影,立刻拜倒。他很聪明,这个神秘人现在出现,那就代表他已经斗法胜出了。
    “大人威武!”
 (http://www.wmdown.com/novel/gy22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dow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wmdow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