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武学宗师开始 > 第一百九十二章 雾隐令(感谢投票订阅和收藏的老爷们)

第一百九十二章 雾隐令(感谢投票订阅和收藏的老爷们)


叶红鱼的问题,张牧没有深入去解释,因为对一个没有修行的人,解释起来很麻烦,只是简单道:“这是一种极高境界,一旦练成元神,天地之间纵横遨游,这个世界上能够伤害到这种境界的存在没有几个了,最重要的是寿元大增,活个几百岁根本不成问题。只是想要练成元神,极为的困难,没有百年的时间是不可能的,而且还需要机缘,运气和法脉传承等等。像李兄这种元神显化的高手,这个世界上也没有几个。”

说到这里张牧提醒道:“叶姑娘啊,如果你能够拜李兄为师的话,日后成就不可限量。”

今天发生的一切真的彻底的把叶红鱼的三观重塑了一遍,所谓神只不过是邪魔外道,也经不过李木棠的一巴掌。她叶红鱼自然是很想拜李木棠为师,可是却不敢主动提出来,万一对方不答应又该如何呢?岂不是自断后路?

见叶红鱼沉默,张牧也不管她,伸手进入了布袋之中,里面两个木牌隐隐有灵光闪烁,摸着这两个木牌,张牧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暗道:“这雾隐令牌看来终于能够找到一个主人了,师父给我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一半。”

片刻后,李木棠化作一道流光坠落下来,显现出形体来。

张牧笑问道:“李兄,去了哪了?”

叶红鱼也很好奇。

“去了一趟金云神的水府,释放了那些被囚禁的灵体。”

“那孙幼娘的灵体找到了?”

李木棠点了点头感慨道:“找到了,果然如张兄弟所言的那样,是被她的父母亲自送去的,张兄弟真是神机妙算。”

张牧有些得意,但一想那女孩的遭遇如此的悲惨,得意的情绪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接着问道:“那女孩的灵体你也释放了吗?”

“本来我想托梦给他的哥哥,让他哥哥给她立个牌位,每天供奉一些香火,让她寄托在那牌位之中,可她似乎被父母伤的太深,不愿意回去看到他们,就拒绝了,没有办法,我只能够释放她的灵体,至于她是投胎还是化作恶鬼,那看她自己了。”

张牧叹息一声道:“迷信不可取,不知道害了多少人,这种糟粕早就应该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里。”

李木棠也深表赞同,之前他去水府,不仅仅只是释放了那些被禁锢在水府之中当奴隶的灵体,还搜刮出不少的好东西,有药材和一些金银财帛,都被他收入“蕴星葫”之中了。

那段时间他也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任务,发现那主要任务之中“除掉三头以上的鬼神”,并未完成,李木棠猜测估计是需要斩杀那种凝聚了金身的鬼神才算满足条件。可要灭杀一头也实在不容易。

张牧沉思了片刻道:“不知道李兄是不是很着急去柏色县?如果不着急的话,小弟准备带李兄去一个好地方。”

李木棠本来是有些着急的,但知道涵江水神不在涵江,他便没有那么着急了。

“哦?什么好地方?”

“你去不去?”

“既然是张兄弟的邀请,自然是去的。”

张牧笑了笑道:“既然如此。那么就拭目以待吧。”

李木棠笑道:“张兄弟,你还真喜欢打哑谜。”

旁晚时分,李木棠驾着牛车来到了距离柏色县只有三十里的一个小镇,这个小镇因为靠近柏色县,供奉的是涵江水神。

李木棠找了一家旅店住了下去,之后又交给叶红鱼两枚大洋,让她去买一些衣服换上,那金云神已死,她也用不着再穿那喜服了。

这个小镇的百姓比那金云镇的百姓要有生气的多,这似乎跟那位涵江水神有关。吃饭之余,李木棠跟着那些人打听了涵江水神的事迹,发觉这涵江水神倒是有点神只的样子,从来不用活祭,而且百姓的祈祷,有时候很灵验,这附近一带只要信奉这涵江水神的,都十分的虔诚。

听到这涵江水神的事迹,李木棠觉得有些不好办了,如果这涵江水神是穷凶极恶之辈,倒也简单,直接抹杀,捣毁其庙宇便是,可是从她的事迹上来看,虽然不是正统的神只,可是却不是一个恶神。这样的神只是不可能拿对付两江水神那一套来对付她的。

因为两江水神虽然拥有众多的拥趸,可是他本身好血食,这就成为了他的污点,飞龙道人在教化那里的百姓之时,可以用污点攻击他。但这个涵江水神,没有污点,就很难对付了。

吃了饭之后,张牧神神秘秘的把李木棠拉到他的房间,从布袋里掏出了两块散发着灵光的木牌,把其中一枚递给了李木棠。

李木棠入手之后,一股暖意袭来,感觉到这木牌上有着一股久远的气息,便仔细观察起来,这正面的边缘是花草并结形成的一个“椭圆”,再往中间是鸟兽鱼虫,正中央是一颗大树,这树下是一个人类在躺着睡觉,背面则是一团云雾,上面刻着“雾隐”二字。

“这是?”李木棠疑惑道。

张牧解释道:“这是雾隐令。这个世界据说有三层,第二层是我们的现实世界,第三层则是传说之中的天界,而这第一层就是传说之中的阴界。而阴界的入口传闻在各大名山的山根之处,例如‘太山’,古时候有‘魂归太山’的说法。不过从盛唐以来,去‘太山’寻找阴界入口的修行者多不甚数,可是依旧没有找到阴界的入口。以至于让许多的修行者都认为‘阴界’是不存在的。”

“难不成这雾隐令就能够连通阴界?”李木棠惊讶的问道。此时他想起了自己收集类任务之中的那个“阴界土”。

张牧赞叹道:“不愧是李兄,这都被你猜出来了,不过其实还不算正确,准确的来说雾隐令能够带我们去的地方不是阴界,而是阴界与现实世界的一个夹缝,位于现实与虚幻之间。那个地方叫做雾隐山,山上有一株神树,这神树蕴含着打破世界阻隔的功效,只要手持这神树所制的令牌,就能够进入雾隐山。无论你在这个世界的哪一处。”

“所以你要带我去雾隐山?”李木棠问道。

“不错,我觉得李兄跟我是同道中人,所以才会选择送你一枚雾隐令。”

“这礼物这么贵重。你为什么要送给我呢?”李木棠疑惑道,他自觉自己没有什么主角气息,不可能身躯一抖,王霸之气浮现,让人纳头便。

张牧道:“实不相瞒,其实我去金云镇就是为了调查金云神的,如果调查金云神真的残害无辜百姓,我便会向师父禀报,到时候我师父会来处理这件事,可没想到遇到了李兄,这金云神也被李兄大法力给除去了,虽然和李兄认识不久,可是李兄的品行却是值得我敬佩的。”

还有一点张牧没有说出来,那就是他看中了李木棠的境界,一个元神境界的大修士。事实上张牧的师父是龙虎山的张氏弟子,张牧之所以姓张,那是因为他小时候被龙虎山内门张氏的弟子捡来收养的,虽然是外姓,可是却是内门嫡传弟子。

李木棠来到这个世界不久,自然不知道如今这些修道门派,大多数对于那些淫祠邪祀都是主张打击取缔的,这么多年来,他们已经做出了很多的努力了,不然的话这个世界的神只会更多。

只是虽然他们有心打击和取缔,但还是不敢招惹那些已经成了气候的邪神,原因无他,这些邪神们其实在一省之地组成了联盟,如果明目张胆的对付他们,那么那曾经的“天下第一宗”茅山很可能就是他们的榜样。

那雾隐山其实就是这些门派之中“鹰派”隐秘聚会的地点,这些“鹰派”中的修士又会称自己是“雾隐会”的成员,张牧之所以吸纳李木棠,那是因为他听闻这些天有个云省苍山来的苍山魔君这个元神境界的邪道修士入神道,很可能会和南省的那些成了气候的邪神们沆瀣一气,这在无形之中给“雾隐会”很大的压力。

至于为什么如今这些所谓的“神只”势力这么庞大,这些人类修士还要奋起反抗?那是因为他们还有希望。

见张牧这么夸赞自己,李木棠谦虚的道:“张兄弟谬赞了,我只是做了我觉得应该做的事情。”

张牧笑道:“如果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像李兄这样,那恐怕也不会有什么战乱纷争了。”

李木棠没有接话,只是问道:“这雾隐令如何使用?”

张牧道:“先滴血认主,这雾隐令会自动认得你的气息。”

李木棠随手一挥,一滴鲜血从指尖迸发出来,这是他利用“蕴星葫”把真身之中的血液转移了出来。

鲜血滴在雾隐令上,雾隐令一道灵光闪烁,李木棠顿时有了一种特殊的感觉,似乎只要心念一动就能够打开一扇门。

张牧笑道:“今天是年前最后一次雾隐山的聚会,大约在阴界夹缝之中是三天的时间,不过你不用担心,在雾隐山的三天,外界顶多只会有三个时辰。在这三天里,第一天是交易会,第二天是讲道大会以及术法切磋,第三天是雾隐大会。”

 (https://www.wmdown.com/novel/gy22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dow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dow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