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武学宗师开始 > 第210章奸猾的李木棠

第210章奸猾的李木棠



    阿布奇冷笑一声,任你法力再强,遭到这“摄魂铃”的攻击,就算无法封住法力,也能让人意识模糊,这时候再配合法剑的攻击,哪怕是元神高手也要饮恨当场。
    所谓“一招鲜吃遍天”,阿布奇靠着这一招,几乎纵横无敌,这么多年来不知道杀了多少敌人。毕竟能挡住他这“摄魂铃”的除了他的主人隆圣娘娘之外,还没有遇到过别人。
    可接下来阿布奇陡然一惊,只见那法剑即将靠近李木棠的时候,那李木棠的眼神霎时间清明了起来。
    “惊不惊喜?”
    李木棠神色冷然,一边讥讽一边伸手一抓,星辰神沙的黑雾幻化大网,朝着那阿布奇的法剑迎面兜来,此时阿布奇想要收回法剑已经来不及了,被那黑雾兜住,只能够硬碰硬。
    黑雾本身是星辰神沙幻化,内部十分的坚固,阿布奇的法剑左突右突,爆出了剧烈的声响以及一连串的火星,微微闪光从那黑雾之中透露出来。
    阿布奇感觉到了一丝的压力,因为无论它怎么催动法剑也无法破开那黑雾,而且渐渐沾染上了那黑色腐朽的气息,导致法力渐弱,催动起来越来越困难。
    “不可能,你怎么能够挡住我这摄魂铃的攻击?”
    李木棠嗤笑一声道:“你有张良计,我就没有过墙梯了?阿布奇,你也太小看天下英雄了。”
    三年前李木棠对付两江水神的时候被他的“玄光宝镜”给定住了元神,当时那是因为他的元神出窍暴露出来,哪怕寄托在星辰神沙之中,有“蕴星葫”也是一样,被对方一照,直接照中了元神,自然很难摆脱,可现在他的元神在身体之中,本身的法力足够强大,加上“蕴星葫”的“守灵”效果,这“摄魂铃”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什么伤害。
    刚才他那发怔只是装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就是引蛇出洞,出其不意的攻击对方。
    陡然,阿布奇感觉那法剑失去了控制,只有一丝神力维系,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黑雾之中一道寒气升腾,随即散去,只见那法剑已经被李木棠催动玄冰法咒冻在厚厚的玄冰之中,那“蕴星葫”直接把那法剑给吸了进去。
    破了法剑之后,李木棠神色冰冷,有些得理不饶人,催动星辰神沙,那黑雾猛然涨大,几乎遮天蔽日一般,随后化作一股狂风铺天盖地的朝着阿布奇吹来。
    阿布奇见对方来势凶猛,冷哼一声,一只手中的铃铛再次响起,只是这次没有攻击李木棠,而是急促的释放者一道道波纹,那一道道波纹在虚空之中弥漫,朝着四面八方扩散,竟然挡住了那吹拂而来的黑雾,两者相持不下,此时他另外手中的一枚法印陡然亮起了光辉,化作一个三丈高下的金色山峰,对着李木棠当头砸了下来。
    李木棠正想躲避,却没想到那山峰上一道光芒垂下,竟然能够定住人的身形,使得李木棠暂时无法躲开。
    “看来单单凭借这星辰神沙还真的奈何不了他。”
    见那山峰砸下来,李木棠丝毫不惧,催动头顶的“蕴星葫”,黄光更甚,那巨大的山峰压将下来,狠狠的砸在了“蕴星葫”上,李木棠头顶的黄光波动不休,巨大的力量透过黄光压在了李木棠的身上,使得他感觉到了巨大的重量,再也无法凌空而立,被压向了地面。
    “你破了我的法剑,看看你还有没有本事破了我的法印。”阿布奇冷笑道,手中的“摄魂铃”越来越急,加持在那法印之上,使得法印的威能更加提升了一些。
    李木棠临危不惧,大手一挥,袖子中十几张晶莹剔透的黄色符箓飞了出来,朝那金色的山峰飞去,贴在了那山峰的底部,冒出了灼灼的光华,这些都是“轻身符”,这些符箓齐齐生效,使得这山峰猛然一轻,李木棠身上的压力陡然消失,凌空而立,一只手抬起,直接举起了那座金色的山峰,重新飞回了半空之中。
    阿布奇没想到李木棠手段如此诡异,竟然连他的法印都能够破去,为了防止这件法印落的跟那法剑一样的下场。
    阿布奇就要收回这法印,可李木棠哪里给他机会。
    张口一吐,一道白光闪烁,速度极快,眨眼之间几个来回飞向了天空,掠过那金色山峰,在金色山峰之间来回几趟,随后又化作一道白光被李木棠吞入了腹中。
    李木棠头顶上的金色山峰陡然崩解,被切成了无数的碎块从天空之中落下来。
    正在控制那山峰的阿布奇目眦欲裂,用十分心痛的声音惊呼道:“我的法印!”
    “阿布奇,你的四件法器已经被我破去了两件,还不束手就擒?”李木棠凌空而立,背负双手,淡淡的望着阿布奇。
    阿布奇双目喷火,大喝一声,他的身躯陡然涨大到十丈高下,双手一撑,手上的金光冒出来,直接驱散了靠近他的星辰神沙,趁着后面的星辰神沙还未围过来,一个移形换影出现在李木棠的附近,然后抡着巨大的拳头朝着李木棠一拳砸来。
    这一拳直接破开了虚空,那些空气都直接被挤压一空,使得四周的空间都好似扭曲了一下。
    此时李木棠才恍然,原来这阿布奇最厉害的并不是那四件法器,而是他的这具香火金身。和这三十米高下的巨人相比的话,李木棠的身躯显得多么的渺小。
    伸手一引,那星辰神沙聚拢起来,化作一个大网千钧一发之际挡住了那阿布奇的恐怖一拳,随后宛如旋风一般,把阿布奇的身躯包裹了起来。
    可是阿布奇身上的金光四射,就算在黑雾之中,也能够撑开一大片的空间来,一拳轰出,神力喷涌而出,就连那星辰神沙都挡不住,直接把星辰神沙所化的黑雾给打出了一个窟窿。
    李木棠见到阿布奇的神力不由的赞叹一句:“果然厉害。”
    身躯缩小,阿布奇从那洞口之中钻了出来,身躯再次变大直扑李木棠,因为距离很近,他的身躯变大的同时已经算是和李木棠面对面了,不仅如此,他趁此机会抓住了李木棠。
    一只手握住了李木棠的真身,阿布奇嘴角勾勒出了一丝冷笑,问道:“现在你还什么有话说?能够破去我两件法器,不得不说也足够你自傲的了,如果在给你百十来年修行,我肯定不是你的对手,只是可惜,你没有这个机会了。”
    李木棠淡淡的望着阿布奇,道:“难不成你以为你已经赢了?”
    “难道不是么?”阿布奇嗤笑一声道:“你现在已经在我的掌心之中,神力完全控制了你的身体,你乖乖认命吧,我会给你一个痛快的。”
    “是么?阿布奇,做人不要太自大,今天本神君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实力。”
    李木棠面色冷然,一道白光倏然划过阿布奇的手腕,在手腕上转了一圈,那巨大的手腕顿时齐腕而断,松开了李木棠从半空之中落下,而在那半空之中那巨大的手竟然开始缓缓的消散了。
    阿布奇根本就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攻击,可是他的手偏偏就这么断了。
    “这……”
    话刚起头阿布奇有些惊骇的望着李木棠。
    是什么让一直没有什么情绪的他如此惊骇?那是因为他看见了自己手腕被切断之后竟然开始消散了。
    对于他们,按照常理来说,就算身体断开,那一部分因为是香火练就,除非把金光彻底泯灭,否则是不可能消散的,不然如何称之为金身呢?
    可是刚才那道白光直接切断了不说,还把其中的香火以及和本体之间的联系彻底的泯灭了,导致其消散。这就不得了了,也就是说如果把他的头斩去,那么他恐怕也只有头了,身体其他的部位也都会消散,那么如此以来,他们练就香火金身的意义何在?
    这个消息必须要透露出去,阿布奇心中下定了决心。
    李木棠看着阿布奇惊骇脸色,面无表情的道:“阿布奇先生,现在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交出黄泉之水,我还能够饶你一条性命。否则我这‘星月轮’可就不客气了。”
    一个椭圆形,美轮美奂,散发着银白色光芒的武器浮现在李木棠的身边。
    “星月轮?”阿布奇冷哼一声:“这就是刚才攻击我的那件宝物?”
    “不错,实话告诉你,之前我在太山之所以有底气对太山娘娘承诺,就是因为它,它是一件中品灵器,拥有斩断一切的特性,尤其对金身,有着极大的克制作用。有了它,本神君谁都不惧。”李木棠眯着眼睛道:“怎么样?”
    “不怎么样。”阿布奇冷笑一声道:“这黄泉之水,你也别想得到。”
    说罢,他拿出了黄泉之水,就要破坏酒壶,可是这时候那黑雾缠绕了过来,巨大的重量压迫着他,一股雷霆奔涌而出,雷电之力使得他的身体陡然僵硬了片刻,连手指都无法动弹。
    李木棠之所以跟他废话,就是为了催动星辰神沙不引起他的注意,突然出手困住他片刻。
    “阿布奇先生,你倒是硬气,不过你能重生,但那高月和紫苑还能重生么?”
    “你这是在与我们娘娘为敌!”
    “阿布奇先生,你在说什么笑话,我不与你们为敌,你们就不会与我为敌了?你觉得那高月如果修行有成,会不会来杀我呢?既然如此,斩草须得除根。那高建成三年前选择和你合作,就应该想道会有今天的结果才是。还有你不要拿隆圣娘娘来威胁我,重生之后,你去告诉那隆圣娘娘,我迟早要去长白山去会会她。”
    趁着他身躯恢复行动之前,李木棠不在言语,“星月轮”陡然飞起,撞入了黑雾之中,由上而下,瞬间划过,一道寒光从圆刃上喷涌而出,直接把阿布奇斩成了两半,阿布奇的金身在半空之中缓缓的消散了。
    接过那酒壶,李木棠把他收入了“蕴星葫”之中,那被冰封的法剑消失了,玄冰被他倒了出来。
    望着东北方,李木棠的眼睛之中闪过一丝危险,冷声道:“想必用不了多久,我这件‘星月轮’拥有直接斩杀香火金身鬼神的能力这件事就会传播出去。很好,真是太好了。”
    阿布奇的真身重新凝聚,肯定会说出这件事来,这正合了李木棠的意。
    李木棠之前和阿布奇阐述这“星月轮”的时候,除了故意拖延时间之外,还有一点就是转移焦点,他要让全天下的人都认为,他之所以能够快速的斩掉鬼神之流的香火金身都是因为这件灵器。
    可事实上真的如此吗?并不是,因为追根溯源,李木棠之所以能够斩断香火金身的联系是因为他的“青莲剑气”,这剑气的威能十分强悍,许多功能就连李木棠也没有完全的发掘出来。
    之前他催动那“星月轮”并不是以法力催动,而是利用青莲剑气催动的,所以才会露出惊骇的威能来。
    如今李木棠暴露一个“底牌”出来,日后就算有鬼神针对他,也只会针对这个“底牌”,从而忽视他真正的实力,就算重视他的真正实力,恐怕也没有人会想到,他本身的实力才是那‘星月轮’可怕的原因。
    不得不说李木棠真的很阴险,而且有了这个“底牌”暴露出来,许多鬼神见到他李木棠都要恭恭敬敬的。
    高月一行人正在往东北行走,速度极快。
    紫苑姑娘看了看天色道:“不知道现在阿布奇先生到没到南省。”
    高月摇了摇头道:“哪有这么快。只不过我现在有些担心。”
    “担心什么?”
    “担心那位李木棠会追杀阿布奇先生。”
    紫苑姑娘笑道:“师姐,你就放一万个心吧,阿布奇先生神通广大,李木棠哪里可能是阿布奇先生的对手,就算相遇,死的也只不过是那李木棠罢了,根本不用担心。”
    这时候外面的天空陡然黑了下来,高月秀眉一皱问道:“怎么回事?”
    紫苑看着天空,只见远处一股黑云滚滚而来,遮天蔽日,转眼就来到了他们的上空,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笼罩诸人的心头。
    “师姐,我也不知道。”
    高月下了轿子,看着天空眉头一皱,问道:“敢问何方前辈,我乃隆圣娘娘的弟子,高月是也。”
    “可惜啊,可惜。”
    一道声音传来,伴随着这个声音,一道身影出现在他们的上空,居高临下的望着他们,李木棠道:“三年前我还想收你们为徒的,只可惜造化弄人,你的老祖坑了你,不然今天我们也不会是敌人了。”
    “原来是李先生,三年前的事情你知道了?”高月问道。
    李木棠哂笑道:“我又不是傻子,高建成之前是康熙年间朝堂大官,而阿布奇也是康熙年间皇帝的侍卫,他们怎么可能不认识,我想当初高建成追上那位徐庆之后,徐庆召唤出了阿布奇,两人互相认识就没打起来,于是高建成就像你坦白了身份,并告诉你,我接近你,是为了更好的控制他,让你跟随阿布奇北上。是不是?”
    “李先生,神机妙算。不过你说老祖坑了我,我却不敢苟同,他让我拜师隆圣娘娘,是为了我好,因为隆圣娘娘的确是天下第一人。”高月道。
    李木棠轻“哼”了一声道:“天下第一人?我迟早回去问剑长白山,会一会这个所谓的天下第一人。实话告诉你,三年前我可是真心的想收你为徒,可惜你们都是小人之心,现在看来没收你们倒也不是坏事。”
    “好大的口气。”紫苑冷笑道:“三年前的事情暂且不说,如今你挡住了我们的去路,究竟有什么目的?”
    李木棠淡淡的望了一眼紫苑,白光一闪,紫苑闷哼一声,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腹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刺出了一个洞,不过她毕竟是修真炼道之辈,并不是致命伤,捂着伤口,脸色十分的难看,道:“你知道我是什么人么?我师父乃是隆圣娘娘,你竟敢伤我?”
    李木棠淡淡的道:“我不仅要伤你,还要杀你,之前你不是问我挡住你们的目的是什么吗?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我的目的很简单,如今我们是敌人,对待敌人自然是要斩草除根!”
    话刚落音,一团黑雾宛如洪水一般压了过来,洪水过后,在场的人都形销骨立,只有高月和紫苑还无事,只见此时高月手中捧着一个,女子玉像。
    “苍山老魔,你这是自寻死路。”紫苑冷笑起来。
    只见那枚玉像的光芒渐渐强盛起来,一道身影自虚空之中凝结,以为做道姑打扮的年轻女子的形体露了出来,身高二丈,透露出强烈的气息,她的眼神空洞,望着李木棠,有着杀意。
    只是她还未出手,李木棠就御使着“星月轮”,从她的身体划过,使得她缺少了半个身体,她的目光灵性汇聚,渐渐灵动了起来,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
    趁她灵性未曾凝聚,白光来回闪动,那金身只剩下一个脑袋,被李木棠随手一挥,利用黑雾包裹住她,轻笑道:“隆圣娘娘……”
    只是话刚刚落音,那脑袋崩裂开来。
    望着目瞪口呆的高月和紫苑,伸手一指,白光划过,紫苑姑娘的眸子渐渐暗淡了下来,没了气息。
    这时候李木棠望着高月,目光一闪,脸上露出了然的神色,道:“之前我以为你的灵光被封住了呢,现在看来没有,只是消失了。原本你灵光盖顶,福气甚大,可以遇难成祥,可是如今你的灵光和福气都消失了,难怪会有此一劫。现在看来,你的灵光大约都被你的好师父给吸走了。真是好师父啊。”
    “你能不能放我一马?”高月问道。
    “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的。三年前你早就看出了我的目的,也明白我的诚意,可惜你最终没有选择我做你的师父,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就已经是敌人了,对敌人,我不会留手。”
    “我可以做你的侍妾。”高月咬了咬牙道。
    白光一闪,高月只剩下没有头颅的身体倒在了路边,伸手一指,一道剑气直接打在了那高月的荷包上,那荷包被击破了一个大洞,灵气尽失,里面的东西都显出原本的大小来,被李木棠吸入了“蕴星葫”之中。
    李木棠内心古井不波,身影直上九霄,来到了太山。
    半山顶,那提灯女仙见李木棠这么快就回来了,便问道:“神君要办的事情,可办好了?”
    李木棠抱了抱拳道:“我要办的事情已经办好了。多谢仙子。有机会可以去南省做客。”
    “有机会一定。”
    这次李木棠直接卷起叶红鱼和林飞离开了太山地界,朝南方飞去。本来在太山是不可以飞遁的,不过李木棠之前已经破了一次规矩了,现在再破坏一次规矩也没有什么大不了,这也是他对太山娘娘表示不满的一个方式。
    那边的太山娘娘有些疑惑,因为李木棠回来的太快了,使得她都不知道这李木棠有没有得手。
    一个时辰不到就回到了茅山,李木棠对叶红鱼道:“红鱼,这茅山已经被我用法力封锁起来,你和林飞再我回来之前不许下山。”
    叶红鱼看了一眼林飞,问道:“师父,那我能不能传授小飞练气之法。”
    “练气之法先不要传授,先教他识字,读三百卷道藏之后再谈练气之事。”
    南城南边湖泊之中的别院内,李木棠听取了名岭八友以及其余神祇的汇报,又招飞龙道人,吩咐了下一步的计划之后,就打发他们离开了。
    而他的身形一动,来到了湖边,高建成的居所。
    高建成一见李木棠前来,脸上挂上一丝笑容,道:“主人,这次出远门有什么收获?”
    李木棠轻笑一声,笑道:“收获很大,我在太山获得了黄泉之水。”
    “黄泉之水?”高建成内心掀起波涛,但表面上却不露声色,道:“恭喜主人。”
    “先别急着恭喜,这次出门也得罪了一个大人物。”
    “主人神通广大,害怕得罪人?”高建成恭维道:“主人告诉我是谁,我去帮主人除掉那人。”
    李木棠微微一笑道:“难得你有心,不过此人不是你能够对付得了的。”
    “此人是谁?”
    “隆圣娘娘。” (http://www.wmdown.com/novel/gy22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dow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wmdow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