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武学宗师开始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浠水遭戏弄

第二百一十一章 浠水遭戏弄


李木棠饶有兴趣的看了高建成。

高建成心中一惊,略微有些慌乱,沉默了少许,强自镇定下来,问道:“主人,你怎么会得罪她的?说说看,兴许还有化解的可能。”

李木棠感叹一声道:“还能有什么原因,为了这黄泉之水呗。”

“黄泉之水?”高建成如果不是僵尸之体,现在额头上恐怕已经冒出了冷汗,勉强道:“此话怎么说?”

“我去太山求取黄泉之水,没想到却被隆圣娘娘的人截胡,于是我去半路拦截,一不留神斩杀了那个阿布奇的金身,又不小心灭了龙神娘娘的玉像分身,最后更加不小心的杀死了她的两个徒弟。你说我和隆圣娘娘的仇怨还能够化解么?”

“这……”高建成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那阿布奇实力他是清楚的,完全在他之上,在这个世界的神只之中就算不是第一层,也是第二层的存在,完全能够和桂夫人等神只相比,可怎么就被斩杀了呢?更加让他惊悚的是,这李木棠竟然连隆圣娘娘的分身都斩灭了,这是什么样的实力?

“哦,忘了告诉你,那隆圣娘娘的两个徒弟你也认识,其中一个叫做紫苑,另外一个叫做高月。”李木棠从“蕴星葫”之中拿出了一个盒子。

高建成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听见高月被杀,内心第一时间涌现的并不是愤怒,而是惊慌失措。他望着那盒子,根本就没有勇气打开,额头上的青筋一条一条,宛如蚯蚓一般。

片刻之后,他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大义凛然的道:“主人,杀的好。她们跟主人作对,真是该死,就算主人你不杀她们,我遇到了她们也会杀死她们,尤其那高月,还是我的后人,真是对不起主人。”

不愧是软骨头,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高月为了这个祖先,死的真是不值得,想想也对,为了元阳真身就愿意牺牲方圆几十里生灵的存在,怎么可能不自私呢?

李木棠轻笑一声道:“小高啊,你的忠心我是知道的,不过你可不要抱侥幸心理,实话告诉你,你的心头血已经被我炼入了命牌之中了,一旦被炼入命牌之中,哪怕用黄泉之水洗练身躯,逆转阴阳,都不可能摆脱命牌的控制,要知道这种命牌手段可是我茅山的三茅祖师对付那些已经得道的妖怪所创造出来的法门,你区区一个铁尸,也想摆脱我的控制,简直是痴人说梦。”

拿起那木盒,李木棠离开了高建成的住所,原本李木棠是打算抹去这高建成的意识,但沉思了片刻没有那么做,他就是想看看这高建成究竟能够做到什么地步。

回到了别院,李木棠打开了盒子,里面装着的正是高月的头颅,高月双目紧闭,留下了泪水。

“该看的也看过了,走好,不送。”

“我还不想死。李先生,能不能救救我。”高月哀求道。

李木棠盖上了盒子,伸手一挥,盒子连同里面的脑袋都化作了齑粉。身躯一动,离开了南城朝着浠水的方向飞去。

他要去找那个浠水仙子,求取“女鬼泪”,至于高建成,现在还不是杀他的时候。

整个南省的那些神只,李木棠都调查过,那浠水仙子自然也不例外,这位浠水仙子可不简单,坊间流传她原本是浠水之畔的一个女修,大明天启年间,皇帝朱由校微服私访,在浠水游玩之时有恶龙出没,把这位大明皇帝拖入了水中,那位女修出手,击退了恶龙,救了天启皇帝一命。

天启皇帝事后得知这位浠水之畔的女修在浠水经常显法救人,治理河道,在这里的声誉极好,回到京城之后,就命礼部派人去调查,结果和他听见的一般无二,于是就颁下诏书,敕封这位浠水之畔的女修为浠水仙子。

几百年来,这位浠水仙子从一开始热心回应百姓,到现在已经不在显法,尤其是最近十年来,根本没有回应过任何一个百姓,所以香火也在逐渐凋零。只是还没有哪个人有这个胆子敢在浠水地界侵占她的香火。

对于这样的神只,李木棠还是保持应有的尊重,更何况这次他是去求人家的。

浠水之上,李木棠的身影显现出来,目运神光,在浠水之上掠过,片刻之间飞遁二百余里,来到了浠水水府的上空。

在水府附近的河岸边,有一座庙,李木棠落下,走了进去,庙里空无一人,只有一座神像以及一个烧香的大坑,坑里黑乎乎的,但里面干干净净,似乎已经很久没人来敬香了。

轻咳一声,李木棠对着那神像道:“苍山神君有要事求见浠水仙子。”

“苍山神君?”幽幽的声音传来,那神像上冒出了一道青色的光芒,那光芒浮在了李木棠的胸口,化作了一枚刻画着牡丹的小巧令牌。

李木棠接过令牌,感受到令牌之中的指引之力,走出了庙宇,那令牌冒出了一道青光,笼罩住了他的身形,携带着他落入了水中。

水底的水府有着一层法阵和障眼法,李木棠就直接穿过去了。

穿过法阵,眼前豁然开朗,然后李木棠微微一怔,有些吃惊。只见这法阵的内部竟然只是三间茅草屋,一个篱笆小院,院门上写着“浠水居”三个大字,往里面看去,只见院子里摆满了满各种盆栽,各种花卉植物,还有一个葡萄架子,此时那些鲜花盛开,争奇斗艳,十分的美丽。

一道身影从那茅草屋里走了出来,身姿婀娜,脸上戴着面纱,身穿白色的衣裙,身材极为的曼妙,不是别人,正是浠水仙子。她见李木棠脸上露出吃惊的模样,冷冷的道:“神君大人,是不是住惯了琼楼暖阁,所以看不上我这茅草屋?”

李木棠回过神来,抱拳道:“仙子说笑了,我怎么会看不起这草屋呢?说起来我还很羡慕仙子能够过上这种悠然的生活。”

浠水仙子打开了院门,让李木棠进了院子,带进了堂屋内坐下,一旁的一个青衣侍女出来看茶,浠水仙子道:“神君大人日理万机,信者众多,怎么会羡慕我这种生活呢?”

李木棠眉头一皱,看来自己在这些神只们之中的口碑的确不是太好,轻轻一叹道:“说起来仙子或许不信,可是我真的很羡慕仙子的这种生活,只是我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办完,所以不得脱身。”

“借口找的到是挺好。”一道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

浠水仙子立即出声道:“神君大人,这位是我的妹妹。”

“哦,原来是仙子的妹妹。”李木棠望着这个同样戴面纱的女人道:“是不是借口,日后便知,今天我来求见浠水仙子是有事相求。”

李木棠决定早点说出来意比较好,能够获得“女鬼泪”就好,如果没办法那就算了。

浠水仙子的妹妹冷哼一声道:“哦,有事要求我姐姐?你这个人,上门来求别人帮忙也不准备什么礼物,是不是吃定我姐姐了?也就是我姐姐不介意这些,要是我的话,早就把你打出去了。不过话说回来,我姐姐为人心善,乐于助人,你算是找对人了,也不在乎你那点礼物,肯定会帮你的,不过丑话说在前头,除了‘女鬼泪’什么都好说,因为这‘女鬼泪’我姐姐可是要送给她的情郎的。”

妹妹话刚落音,那边的浠水仙子立即封住了她的嘴,虽然看不见表情,可是脸上依旧有着一层红晕,浠水仙子问道:“神君大人,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说吧。”

李木棠听那浠水仙子的妹妹这么说,哪里还好意思说出来意,他原本是想在说出需求的时候奉上礼物的,可是现在被浠水仙子一搅合,便不可能这么做了,只能略带郁闷的道:“原本我是想求取那‘女鬼泪’的,既然仙子另有用途,那就当我没说过吧。”

浠水仙子静静的望着李木棠,这时候那边被封住嘴巴的妹妹用法力冲破了束缚,见李木棠那一脸瞄了狗的表情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道:“神君大人,难道你不记得我了?”

李木棠眉头一皱,从记忆里搜刮起来,他可是过目不忘的,在记忆之中根本没有见过这个女人,好奇的问道:“我们认识?”

“姐姐,这位神君大人可真是健忘。”浠水仙子的妹妹笑了笑道:“也罢,我就来提醒提醒你,‘浠’字做何解?”

见李木棠一脸的发懵,那浠水仙子的妹妹忍不住笑道:“蠢才蠢才,‘浠’字拆开乃是水和希,这个希字本意是刺绣,这水绣加起来是什么?”

李木棠灵光一闪,望着浠水仙子怔怔的道:“你是浣绣姑娘?”

浠水仙子揭开面纱,露出了宜喜宜嗔的脸来,幽幽的道:“我还以为‘雷神’先生早就认出我来了呢。”

李木棠虽然也见过不少美人,可是见到浠水仙子真面目的时候,还是有些惊讶,想起之前的事情有些歉然:“眼拙了,莫要见怪。”

此时他望向了那浠水妹妹,道:“那这位就是红淑姑娘了?”

“正是本姑娘。”红淑挺了挺胸笑道:“你可不要怪姐姐,是我想捉弄你来着。”

李木棠哪里是那种人,他笑问道:“你们怎么知道这苍山神君就是我的?”

“一开始不知道的。”浠水仙子笑了笑道:“云华会之后,你拦截那涵江水神,我在远处见到你的元神显化,觉得和‘雷神’先生的元神很相似,当时只是怀疑。而今天你来我这水府求取‘女鬼泪’,才确定了你的身份。”

红淑怕李木棠不明白,笑嘻嘻的道:“雾隐山上的那五个材料的任务,我们已经知道是你发布的了。而那桂夫人、西山君等人知晓这五样材料也是我们透露出去的,如今姐姐获得了其中一个材料,放出风声之后,除了真正需要这材料的人来求取这件材料,其他人并不知道用途,自然不会来求取这个材料,所以你一来,我们大约就猜出了你的真正身份了。”

“原来是这样。”

这三年来,三人也经常在雾隐山相聚,所以交情很好,李木棠的那个碧泉葫芦和一些灵物都是从红淑姑娘那里弄来的,这位红淑姑娘好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在雾隐山被称之为移动宝库。

这时候那浠水仙子从袖子之中掏出了一个瓷瓶,递给了李木棠,道:“这里面就是你需要的材料。”

李木棠没有接,只是道:“红淑姑娘说你也需要这个材料,我就不用了,再寻一个即可。”

这时候那红淑姑娘忍不住用胳膊肘顶了李木棠一下,没好气的道:“你还不明白吗?我说的那个情郎,除了你还能够有谁?”

浠水仙子静静的望着李木棠。

“我?”

李木棠则有些尴尬,此时他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对于浣绣姑娘,他还是有些好感的,为人正直善良,给了他不小的帮助,尤其是这个材料,可谓是尽心尽力。

沉思了片刻,李木棠接过这“女鬼泪”,抱拳道:“多谢浣绣姑娘。”

红淑笑道:“我姐姐为了你,可是冒了很大的风险,你要怎么报答我姐姐?”

听红淑这么说,浠水仙子直接拉住了红淑的胳膊,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李木棠心情不错,问道:“红淑姑娘,浣绣姑娘,你们的恩情,我李木棠不会忘,只要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一定会帮忙。”

“这么好?依我看你就娶……”

红淑姑娘还未说完,就被浠水仙子用袖子遮住了嘴巴,浠水仙子道:“‘雷神’先生,红淑只是在开玩笑。你千万不要放进心里。”

“浣绣姑娘,你就不要喊我‘雷神’先生,你就喊我的名字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喊你李大哥,你看行不行?”红淑解开了束缚,笑道。

李木棠真是拿这个红淑姑娘没辙,此人古灵精怪,虽然行事荒诞,但却是性情中人,让人讨厌不起来。

“当然可以。”

“那你看你和我姐姐的婚事什么时候办?我还等着吃喜酒呢!”红淑口没遮拦的道。

李木棠望了一眼浠水仙子,发现她只是有些沉默,随后从怀里掏出了一样东西,交给了浠水仙子,道:“浣绣妹子如果不嫌弃,就收下这个,当做信物,我如今要去一趟昆仑,不知道能不能回来,如果能够回来,还请浣绣妹子不要嫌弃在下,能够答应做我的妻子。如果没有回来,就当什么都不存在。”

浠水仙子望着李木棠那认真的表情,螓首微点,把这件东西紧紧的握在手中,道:“你要小心,我等你。”

李木棠微微一笑,转身看向了红淑姑娘,道:“这下你满意了吧?”

“满意,满意。”红淑姑娘露出了姨母笑。

李木棠身躯一动,朝水府外面遁去,除了水府,朝着西方飞遁而去。

李木棠离开之后,红淑微微一笑道:“姐姐,你看我这事办的怎么样?”

“你呀你,让我怎么说你。”浠水仙子虽然这么说,但脸上的笑容怎么也掩饰不住。

红淑笑嘻嘻的道:“他这种人,属于被动型的,如果你不主动的话,他永远都不会主动,哪怕他对你有十足的好感也是一样,极难伺候。所以必须我来逼迫他。对了姐姐,他交给你的定情信物是什么?能不能让我看看?”

浠水仙子如玉一般的柔荑摊开,一枚一寸长一指宽的玉符静静的躺在她的掌心之中,这玉符上有一道简单的符文,上面有紫光流动,灵光和气息都被锁在了其中,让人无法窥视。

看到这玉符的一刹那,红淑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道:“这是‘雷符’,似乎还是三重惊雷符。姐姐,你撞大运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雷符?”浠水仙子也有些吃惊。

“嗯,我曾经见过茅山的三重惊雷符,和这一模一样,激发之后,会降下三重神雷,当年各大鬼神围攻茅山,那茅山宗主就激发了一枚三重惊雷符,单单这其中的一道神雷,就灭杀了十几个和桂夫人、西山君这种级别的存在,哪怕有金身都挡不住。据说这雷符,没有元神顶尖的实力是没有办法制成的,李大哥也只是元神初境,根本没有办法制成,他怎么会有这种东西的?”

“可能是祖上流传下来的也不说定。”浠水仙子道。

“他能够把这么珍贵的东西交给姐姐你,说明他真的有心了。恭喜姐姐了!”

 (https://www.wmdown.com/novel/gy22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dow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dow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