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武学宗师开始 > 第224章重回玉田镇

第224章重回玉田镇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休整,整个道盟从一些典籍之中终于查到了那位攻占诸派的神秘人物痕迹,终于明白此人为什么能够驭使诸多妖灵了,一想到对方竟然能够驱使阳神级别的妖灵,道盟诸派都很后怕。
    一个最近五百年修行界最大的未解之谜浮现了。
    到底是谁除掉了这个万妖壶以及万妖壶元灵?
    不知道从哪里流传出来的风声是太虚神镜和万妖壶破虚离去了。可是从道门典籍之中又发现这个太虚神镜就是昆仑山的那个镜月石壁,也得知了千年之前太虚神镜的誓言,道盟盟主张乾庸则是带领道盟的人去了昆仑,发现那镜月石壁竟然还在。
    张乾庸等人恭恭敬敬的询问这太虚神镜,但太虚神镜给予的回复是“打破幻境,答案自知。”
    开什么玩笑,千年来进入这太虚神镜的修行者何其多,可是传闻只有一人出来,而那李木棠也疑似从镜中走出,但现在看来这些应该都是无稽之谈,因为如果是真的那么这太虚神镜不是早就已经认主了么?
    绝大多数有理智的人都不会选择进入这太虚神镜之中,只有少数的修行者想要富贵险中求,进入了其中,不过毫不意外的都没有破开幻境,永远的沉沦其中了。
    其后半年这镜月石壁消失了,有人猜测可能那个走运的修行者破开了幻境,获得了太虚神镜,可是没有哪个人承认,这件事也就渐渐的不了了之了。
    于是这修行界五百年来第二个未解之谜产生了。
    到底是谁收走了太虚神镜?
    不过这些都和李木棠无关了,三年之后,李木棠从月亮上下来准备开宗立派,此时他的修为已经回到了化神中境,不过实力可是比之前强大的太多了。
    首先是元神和剑器元胎的两大神光,以前他把元神的神光修炼到了九重,那是化神境界的圆满之境,如今他仗着修为,催动太虚神镜捕捉虚空之中游离的神光化入了元神和剑器元胎之中,一共修成了七十二轮神光,元神和剑器元胎各有三十六轮,已经达到了人间界的极致。
    玄冰真法和御雷真法都已经凝聚了法术符文,纳入了元神之中,也就是说以后要催动着两门真法,只要有足够的法力,激活这符文就可以了。这种手段是阳神境界的生灵才有的,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去修炼凝聚。
    以李木棠之前那渡过三劫的修为,也仅仅凝聚了两个最熟悉的法术符文。
    真法练成之后,李木棠又花费时间,把青莲剑气修炼到了第三品。
    等青莲剑气练到第三品之后,他的境界终于恢复了正常,彻底巩固了化神中境之后,李木棠回到了地球。
    李木棠要开宗立派的消息传遍了各门各派,诸门诸派都来庆贺,只不过如今这茅山宗“人丁稀少”,怕忙不过来,于是那些来的人都是各门各派的宗主长老一级。当然御灵派和法真派这两个脱胎于茅山的宗门可没有脸过来。
    这些人大多数都和李木棠相熟,并且带来了许许多多茅山宗失传的典籍,被李木棠放进了藏书阁中。
    林道长当众宣布了符真派回归了茅山。
    茅山一代弟子李木棠、林道长,二代弟子余秀英、叶红鱼、林飞。至于林道长的大弟子张文生则是脱离了符真派,不知道去了哪里。
    此时茅山上,李木棠身穿黄色的法衣,走到了法台前,在一些道门同道的见证之下,李木棠开始焚告上天,敬告茅山历代的祖师,一枚李木棠利用灵物雕刻的茅山法印在法台上。
    随着李木棠祷告完毕,那茅山法印上渐渐凝结了一道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
    林道长取下法印,郑重的交给了李木棠,李木棠接过法印,礼成,自此茅山宗重新回归了。
    茅山宗的观礼仪式和开宗仪式办的都飞出的简略,不过道门诸派却没有人敢小看这位“天下第一人”,道盟里,就算李木棠不管事也有一个长老的称号,不过后来李木棠把这个身份交给了林道长。
    茅山新立,门中的弟子只有三位,十分的清闲,不过既然成为了宗门,自然要收一些外门弟子来使唤,不过这些依旧都交给了林道长。
    这一年林道长收了六位根骨不错的少年,这些少年都十一二岁。先做一些“功事”,淬炼他们的心性,每五年有一个考核,考核成功的让二代弟子们收徒,考核没过的继续做外门弟子,等待下一次的考核。
    开宗立派之后,李木棠和浠水仙子结成了道侣,不过两人却没有什么身体上的接触,只有元神上的交融。
    原因很简单,李木棠的这具身体不是他本人的身体。
    两年后,李木棠和浠水仙子来到了一个小镇,这小镇兴旺发达,人们丰衣足食,街上十分的热闹。
    李木棠一身深色的大衣,头戴礼帽,和国术世界的打扮一般无二,而浠水仙子则被李木棠打扮了一番,量身定做了一些比较现代化的服装,例如那棕色的长衣,黑色的靴子,高领的毛衣等等。
    两人来到酒楼里坐了下来,李木棠看着不远处占据了镇子三分之一面积的宅子笑道:“紫衣,我初到这个世界,从棺材里爬出来,就是在那个宅子。”
    浠水仙子本名叫做林紫衣,浣绣只是她的假名而已,她已经知晓李木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也知晓诸天万界之事,只不过对于李木棠那个系统却一无所知。
    浠水仙子望着那个宅子,道:“夫君,你是准备来了结这因果的么?”
    李木棠点了点头道:“不错,不管那李在原曾经的居心为何,至少他真的放了我。而且顺便除掉这小镇上的鬼神。”
    李木棠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二十年了,当年的李在原也有六七十岁了,年纪很大,只不过这么大年纪了他还没有放弃家业,儿子没了,这家业就是他的一切,而且他也一直防备着那些侄子们褫夺家产,所以一直派人监视着他们,不过毕竟老了,也没有几年可活了,所以他也感觉到原本对他忠心耿耿的人,也开始寻找后路了。
    “还没有报仇,我是不会死的。”
    他的目光紧紧的望着宅子的西方,这宅子的西方有一个小院子,这小院子里住的是大管事李布,以及他的夫人唐红。
    此时夜已经深了,李布站在院子里,听着房间内的靡靡之音,脸色蒙上了一层绿意,十分的难堪。
    片刻之后门开了,唐红衣衫不整的走了出来,对着李布道:“进来吧,现在到你了。”
    话刚讲完,唐红就躺在了床上,李布看着唐红那脸上没有散去的春光心中怒不可遏,可是却不敢说出来,因为唐红之前侍奉的正是那位大灵神。
    如今这镇子里的神婆已经是唐红了,她的奶奶,上一代的神婆在十五年前突然暴毙了,原因未知,只是死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神色,有人猜测是唐红害死了她的奶奶。
    “我有话跟你讲。”李布皱眉道。
    唐红眯着眼睛,问道:“有什么就说吧。”
    李布犹豫了半晌,道:“你我成婚十八载,如今却连一个孩子都没有,我想我应该纳个妾了。”
    唐红豁然起身,目光冷冷的望着李布,道:“纳妾?你想的美,我为你付出了这么多,你竟然还想纳妾?”
    “你为我付出这么多?你为我付出了什么?你只是替我戴了绿帽子,还为我付出了?”李布的怒火陡然升腾了起来。
    唐红脸色一寒:“绿帽子?你说我服侍大灵神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
    “不要拿这种话来敷衍我,为了我?可是这么多年来我还只是一个管事的,什么好处都没有捞到,你这叫为了我?我跟你说,不管如何,这妾我是纳定了。我这一脉的血脉可不能断绝在我这里。”李布说完冷笑一声便摔门而出。
    唐红大怒,道:“李布,你难道不知道我的手段?你纳妾?不管是谁都得死。我是不可能让她们进这个家门,然后骑在我的头上的。”
    李布嗤笑一声:“今天我只是告诉你一声的,你的本事我都了解,不过你不知道的是我早就有了人了,这个女人已经怀孕,如今在南城养胎,你养的那些鬼物亦或是大灵神他们敢去南城么?”
    南城是所有妖魔鬼怪的禁地,因为谁都知道那里的苍山神君就是如今的茅山掌教李木棠,斩杀隆圣娘娘的“天下第一人”。
    “好你个李布,我看你是找死。”
    “找死?你想谋杀亲夫么?”
    “你都要抛弃我了,我还不能杀你?”
    唐红的话刚刚落音,李布只觉得周身一寒,一个虚幻的身影浮现,那身影一出现就握住了他的喉咙,让他难以呼吸。
    惊恐、后悔的情绪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他不敢相信这个女人竟然真的要杀他,看着唐红,他的目光之中泛出了祈求之色,可是唐红哪里会理会他祈求的目光,冷笑道:“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珍惜。不过你放心,就算你死了,你这具身体还能用。”
    李布哪里还不明白,这唐红是要那些鬼物来操控他的躯体,内心冰冷,但他还想活着,哪怕是赖活着。
    “别杀我,我答应你,我去除掉那个女人。”
    那头鬼物的手略微松开,李布大口喘息着,酱紫色的脸渐渐的恢复了。
    “哦?你要除掉那个女人?”唐红笑问道。
    李布连连点头:“我答应你,明天我就去南城,除掉那个女人。只求你放过我一条生路。”
    “好,如果你真的除掉那个女人,我们还可以重归于好。”
    第二天一大早,李在原就把李布叫进了屋内,李布刚刚进屋,李在原就道:“好侄子,最近南城我们的商铺出缺,你愿不愿意去?”
    李布顿时大喜道:“大伯,你说的是真的?”
    李在原笑了笑道:“当然是真的,只不过如果你去了,你父亲必然不同意,因为你还挂着大管事的职位,如果你离开了,就等于把这大管事的职位给放弃了。”
    “不用管我父亲,我现在就去。不过还有一个要求。”
    “你说。”
    “听说那里会很忙,为了我们家族,这几年逢年过节我就不回来了。”
    “行,每年给祖宗上香的时候会帮你添一注。你什么时候出发?”
    “现在,即刻。”李布道。
    “好,你去把。”
    李布收拾了细软,告诉唐红,他要去除掉那个女人,唐红信以为真,放他离去了。他驾着马,回头望着那高大的宅邸,冷笑一声道:“贱人,你以为我还会回来?”
    架马穿过人群,他看见了一个身穿大衣的男子,带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觉得有些熟悉,不过他此时却管不了这么多,早点离开玉田镇,早点放心。
    李在原在李布离开之后,脸上露出了快意之色,叫人通知了唐红。
    唐红得知李布卸下了管事之位,去了南城任职,哪里还不知道被李布骗了?于是就要追上去,刚刚到了门口,就发现两个身影站在了门口。
    听见了那人对着门房说:“李牧,来求见李在原族长。”
    门房见李木棠和浠水仙子气质出众,尤其是浠水仙子,那是美貌绝伦,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大人物,于是就去通报去了。
    唐红听见了李木棠自称李牧,停了下来,仔细打量着李木棠,发觉此人双鬓微霜,却依稀有着年轻时候的模样,此时哪里还不知道这个人就是当年逃走的李牧。
    李木棠看向了唐红,笑了笑:“唐夫人,一转眼二十年过去了。我们又见面了。”
    唐红冷笑道:“怎么?你还敢回来?”
    李木棠脸上略带着疑惑道:“为什么不敢回来?难不成你还想烧死我?”
    “我今天心情十分之差,你来的可真是时候。”唐红眼睛闪过一丝恶毒。
    “你是想拿我出气?”李木棠摇头道:“那你可找错人了。你要找的李布可是刚刚出了镇子,你现在要去追他还来得及。”
    “等我解决完你再去解决他也不迟。”
    李木棠笑了笑,伸手一抓,一道虚影从唐红的身体内抓了出来,这身影被一股无形的法力给圈在了他的掌心之中,显现出了形体来,那日光被法力阻挡,所以这鬼物暂时没事。
    “你的依仗就是这头鬼物吗?可惜这种不入流的鬼物不够解决我。”
    唐红内心一凉,有些惊骇的望着李木棠。 (http://www.wmdown.com/novel/gy22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dow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wmdow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