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武学宗师开始 > 第二百六十八章 旧人

第二百六十八章 旧人


仔细的研究了这个世界的规则,李木棠发现这个世界最高战力大约只能够发挥化神后境,再高的境界就没有办法在人间界使用,如果是域外星空的话就能够使用超越化神境界的战力了。

这大约就是这个世界对于生命起源星球的保护。

“嗯?怎么回事?”

一降临到这个世界,李木棠就发现了不对劲,因为他发现自己在这个世界的依凭,也就是化身没有了。

这时候一道灵光夹杂着一股记忆涌入了他的意识之中。

这些化身在死亡之后,他们的记忆会传入本尊的意识之中,只是之前李木棠不在这个世界,所以这化身的记忆才没有回收。如今他来到这个世界,记忆自然回去了。

原本李木棠以为是时间流逝,这化身李木棠是老死的,但现在看来却是不是,因为这化身不是老死的。

此时距离李木棠和真仙教主大战之后不过两年的时间,李木棠也只有二十岁左右,怎么可能会老死?

只是李木棠死的有些诡异,在半年前,有个日本流浪武士来挑战李木棠,但是刚刚下了战书没有多久,李木棠就在睡梦之中离奇的死亡了。

死的悄无声息。

这种诡异的死法让李木棠眉头一皱,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

看来这个世界有别的东西混进来了,大约是自从上一次他来这里之后,这个世界的承受能力强大了许多。

这两年,李现学积极的开办银行,已经成为全国最大的银行家,业务也开始遍及广东、福建、上海、江苏、山东、天津以及京城。

李木棠的化身也开办了弘武拳馆,因为李木棠的实力达到了宗师级,又是以力证道,在上海开办的拳馆,那些拳师们没有一个人是李木棠的一合之敌,所以李木棠当之无愧是上海第一,收了许多的弟子,弘扬武学。

程瑶见李木棠没有继承李现学的商铺,对此不是很在意,反而帮助李木棠搭理拳馆,一直到半年前。

半年前,也李木棠准备迎娶张玥的前几个月,李木棠的化身离奇的死亡,这一死亡可谓是让李家崩溃了。

尤其是程瑶,只有这么一个儿子,每天以泪洗面,张玥还未过门就成了寡妇,如今一直在上海的李家照顾程瑶。

程瑶和李现学都劝张玥重新找一个好人家,可是张玥就是不愿。

张玥的父母对此也无可奈何,既是心疼又是欣慰。

心疼自己的女儿会因此终身不娶,欣慰的是女儿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

这几天是李木棠的生日,程瑶乘着马车和张玥一起回到了山东,准备祭奠李木棠。婆媳俩先是回到了老宅子里,休息了几天。

这天一大早就有人登门了,来人是山东巡抚的儿子黄玉清,此人之前见过一面张玥,对这个外国留学归来的女人一直念念不忘。只是当时有李木棠这个高手在,他哪里敢多想,现在张玥还没过门就成了寡妇,他自然就能够追求了。

而且这张玥不仅长相漂亮,她的家中也是极为富有,只要娶到了她,以后不当官,当个富商女婿也不错。

黄玉清已经知晓这个张玥从上海回来了,所以迫不及待的赶了过来,山东巡抚黄琏对于儿子的行为也乐见其成。

门开了,门房进行了通报,这位巡抚之子被引入了府中。

“张小姐。我们又见面了。”黄玉清笑道。

张玥的脸有些冷,问道:“黄少爷,不知道你一大清早就来这里,到底所谓何事?”

“不为什么,就是来看看李夫人,来看看你。至于李兄的遭遇,其实我也感觉到有些同情,希望李夫人,张小姐你们能够早日节哀。”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这黄玉清对张玥有企图,但行事光明正大,让人没有讨厌的理由,而且在程瑶看来,自己的儿子已经死了,已经不能在耽误张玥了。所以对于黄玉清的心思,程瑶并不怎么反感。

黄玉清显然也是打听过程瑶的态度才敢登门的。

程瑶轻叹一声,道:“玥儿,我有些乏了,你陪黄少爷出去走走吧。”

“娘!”张玥有些不满。

“去吧!”程瑶道。

既然是程瑶的话,张玥还是听的,于是只好跟着这位黄少爷出了门。

李木棠看到程瑶的态度,笑了笑道:“娘也真是的。不过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哎,他们都是苦命人。”

看着程瑶的面孔,发现她这半年来的确老了一些。不免有些心疼。

“娘都如此,不知道我那便宜老爹又怎么样了。”

沉默了片刻,李木棠神识扫过,身躯一转就来到了自己的坟前,意念转动,发现自己的尸体都已经化成了白骨,于是化作了一道精气,投入了墓穴之中,炼化了白骨。

“幸亏自己练成了阳神,不然的话没有了依凭,要么重新夺舍,要么就当游魂野鬼了。夺舍的话,不是不可以,但终究有些心理障碍,至于游魂野鬼,因为和身躯的束缚没有斩断,所以离开本体的时间越长,身上的阴气就会越重,到时候迟早会堕入魔道,我有雷霆真法,御雷真诀倒是不惧阴气,但时间长了难免会影响心念。”

现在他拥有阳神,自然不惧了。可以说现在的叶飞去往任何世界,都是本尊前往。

不多时,李木棠正要离开坟墓,这时候他听见了外面的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张玥和那黄玉清的声音。

李木棠也没想到张玥会带着黄玉清来到自己的坟墓。

那黄玉清显然也没有想到。

“张小姐,为什么要带我来李兄的墓穴前面?”

张玥轻轻抚摸着墓碑,好似在抚摸李木棠的脸颊一般,脸上充满了笑容,她缓缓的道:“原因很简单,我带你来就是想告诉你,你早点死心吧。因为我的心在李大哥死的那一刻,也已经死了。无论你怎么做,我和你都是不可能的。”

黄玉清没想到这张玥说的如此的决绝,看着李木棠的坟墓有些愤怒的道:“张小姐,一个死人,为什么你要把自己困在这个牢笼之中。自我囚禁?为什么就不能睁开眼睛看看世界,去发现一些新的美好?为什么你就这么认定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另外一个男人能够配得上你?能够给你带来快乐?”

棺材里的李木棠觉得这黄玉清说的有些道理,不过现在他只能对黄玉清说一声抱歉了,如果是之前倒是没问题,但现在他来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你不懂,情之所系,唯一人也。总之这就是我的选择。”

“狗屁选择。还不是折磨自己。这李木棠也真是恶毒到骨子里了,都已经死了,还要害活人受罪,如果你还活着,老子一定要一拳打烂你的脸。”黄玉清愤怒的道。

“哦?你要打烂我的脸?”

缥缈的声音传来,这个声音让张玥一怔,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神色,呆呆的看向了坟墓。

黄玉清一听有人接话,此时他正在气头上,也不管不顾,问道:“是的,我就是要打烂……”

这时候他反应过来了,露出了惊愕的神色,望向了四周,发现四周这一片空地上,除了他和张玥,根本就没有别人,那么那么声音这么进,是从哪里来的?

黄玉清眉头一皱,围绕着几座坟墓转了一圈都没有发现是谁在恶作剧,于是冷笑道:“是谁的胆子这么大,敢糊弄你家小爷我?有本事就出来。看小爷不揍死你!”

“我要真的出来,你真的敢揍我么?”

黄玉清脸色大变,望向那坟墓,因为那有些闷闷的声音就是从这坟墓里发出来的。

难不成说话的人是个死人?可是怎么可能呢?现在可是光天化日之下,死人说话实在是太诡异了一些吧?

“到底是谁?”黄玉清有些惊惧的道。

这时候张玥呆呆的望着坟墓,喃喃的道:“李大哥是你么?你变成鬼回来看我了么?”

“真的是你?”黄玉清觉得有些荒唐,因为这怎么可能呢?

“玥儿,我就在这,我来看你来了。”坟墓里的声音道。

黄玉清突然觉得有些寒意,后退了几步,惊疑不定的望着坟墓。

“那你这次来什么时候走?要不要去见见娘!”张玥没有丝毫的惧怕,他相信张大哥就算变成了鬼,回来找她也不会害她的。

“暂时不走了。”李木棠笑道:“你稍等一下,我这就出来看你。”

“出来?现在是白天,李大哥你还是晚上再出来吧!”

李木棠道:“你放心,你李大哥不惧烈日。”

李木棠的话刚刚落音,整个坟墓微微抖动了起来。大地在轻微的震颤,就连黄玉清都感觉到了,随后那土馒头一般的坟墓裂开,露出了里面的棺椁。

看到这样的场景,黄玉清吓呆了,差点就尿了出来。

这时候那棺椁的盖子打开了,一道身影直挺挺的起来了,这种直挺挺的方式看得黄玉清心肝乱颤,他发誓绝对没有遇见过这么恐怖的事情。

张玥见真的是她的李大哥,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直接扑到了李木棠的怀疑,嘤嘤嘤的哭了起来。

李木棠的目光望向了黄玉清,笑道:“你不是让我出来要打烂我的脸么?现在我出来了,你快来打烂我的脸吧!”

黄玉清内心十分的恐惧,但此时见张玥在李木棠的怀里,有些愤怒的道:“李木棠,正所谓人鬼殊途,人有人道,鬼有鬼界,你死了就不要在祸害活人了。你就不怕你会害死张小姐么?”

李木棠对于黄玉清的勇气还是有几分赞赏的,至少他没有害怕到丢下女孩子逃走。于是李木棠决定也不在逗弄他,反问道:“谁说我死了?”

“你没死?”

“死人能够站在阳光底下么?”

“可你刚才是从棺材里出来的。”黄玉清不敢相信的道。

“谁说从棺材里出来就一定是死人了?”李木棠问道:“你不知道我是茅山弟子么?我修炼茅山的法术,闭了死关,所以看起来相是死了,实际上我这是修炼,现在半年期满,我已经练成法术出关了。”

“真的?”

“刚才的坟墓是你给我刨的么?”李木棠哭笑不得的道。

这时候黄玉清才想起来,刚才这土馒头是自行裂开的,这让他的内心产生了狐疑,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有神仙妖怪?

这时候李木棠把张玥抱了起来,朝着李府的方向走去,原来张玥因为惊喜昏迷了过去,这半年来她的身体素质因为情伤而大减。

黄玉清只得慢慢的跟在李木棠的后面,两人来到了李府,李木棠喊了一声门房。门房开门一见是李木棠顿时呆若木鸡,惊骇的说不出话来。

见门房激动。李木棠直接抱着张玥回到了他原本的房间中。

黄玉清见此轻叹一声,转身离开了,不过只是今天离开了,他觉得有必要搞清楚李木棠的死而复生之谜,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长生之术,那么其他的东西就没有一点的吸引力了。什么能够比得上长生?

李木棠坐在床边,看着张玥,一道身影从窗外闪了进来,速度极快,在刹那之间,一拳轰向了李木棠的脑袋,这一拳势大力沉,如果是一半高手命中这一拳,一定会立即被打的脑浆迸裂。

李木棠没有回头,单手捏了一个法印,反手就是一招搬山拳之中的擎天式挡住了对方的攻击,那人见是擎天式再次变招,朝着李木棠的脖子戳来。

如果被戳中,李木棠将会立刻窒息而死。

这时候李木棠反手又是一个定心式挡开了对方的攻击,只是挡开了之后不在出招。

那人再次变招一巴掌拍在了李木棠的后脑勺上,但手掌距离李木棠的后脑勺还有一尺之遥的时候却再也不能够靠近了。

“罡气。你真的是我儿子!”

程瑶大喜,激动之下,连连咳嗽起来。

之前她听门房激动的来报,说少爷抱着少爷夫人回来了,那个时候她一点都不相信,因为她可是亲眼看着自己的儿子下葬的。

当时李木棠的死状那么诡异,所以也找了茅山的陈仪真人,但就算是陈仪真人也发现不出来李木棠是如何死亡的,只是隐隐觉得李木棠的死亡跟一些超凡之力有关。

程瑶当时守着儿子的尸体半个月,希望有奇迹发生,可是奇迹依旧没有降临,所以只能够下葬。

但谁想到如今李木棠回来了。

一把抱住李木棠的头,程瑶喜极而泣。

“这是真的吗?”

程瑶紧紧的抱着李木棠的脑袋,不敢放手,深怕一放手,自己的儿子就没了。

李木棠任凭她抱着,笑道:“当然是真的。你的儿子哪里有这么容易死!”

感受着李木棠的气息,真实无误,程瑶擦了擦眼泪,笑道:“能不能跟娘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程瑶毕竟是程瑶,她可是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儿子真真切切的死了,可现在他又回来了,说没有猫腻,她自己都不信。

“其实是这样的。”李木棠笑道:“自从跟真仙教主一战之后,我的道法突破,修了仙道,半年前是有人暗害我,当时我也真的死了,只不过我仙术有成,逆转生死,从坟墓里爬出来了。”

“真的是这样?”

“真的是这样!”李木棠笑道:“老爹这半年恐怕够呛了,不日我们就去上海。还有老娘,我怎么发现你的修为退步了不少。”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以力证道,你老娘我已经过了巅峰期了体能已经开始退转。”程瑶道。

其实是这半年来她的情绪实在是太低落造成的。作为宗师级高手,她的体能最起码要达到五十岁左右才会下降,现在她才多少岁?三十七八而已。

李木棠沉思了片刻道:“娘,不用担心,你家儿子修炼仙道有成,已经是半仙之体,可以帮你达到不可思议的境界。”

练成阳神,的确可以称得上是半仙之体,因为如今他的肉身即是阳神,阳神即是肉身,这种奇妙的状态,不达到这个境界的人是无法体会的。

“那我可要拭目以待了!”

李木棠从怀中掏出了一粒丹药给张玥服用下去,不多时张玥清醒了过来,望着李木棠发现之前那并不是做梦,心思大定。

见两人似乎有话要说,程瑶微微一笑离开了。

不过离开之后的程瑶则是吩咐小厮去电报局发电报去找茅山的陈仪真人等人去了。

这一切都在李木棠的神识之下,对此李木棠只是笑笑,程瑶谨慎一点是好事,只可惜在这个世界,李木棠的神识和念力都没有办法大规模的辐射出去。

念力很是凄惨,这个世界的规则似乎更侧重法术,而是异能类的。所以以李木棠那几乎能够包裹一个大陆的念力,在这个世界只能够包裹一个小城市,连临沂都没有办法笼罩。

神识因为太强也遭到了限制,大约也只能够包裹临沂这种小城。

对于是谁害自己的现在李木棠还没有什么线索,不过这乃是生死大仇,李木棠是可以进行推演的,只是在这个世界遭遇到了限制。

不过李木棠还是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对方还活着,就在东方。

等有机会,李木棠可倒是要会会这个给自己暗中下黑手的人,让他知道什么是绝望。

三天后,清晨。

李木棠望着一身白色练功服的程瑶,问道:“娘,我们什么时候去上海?”

“不用去。我已经发电报给你爹了,你爹很快就会回临沂。”

“好。”李木棠看着程瑶练拳,道:“娘,我已经把武学推演到更高的境界了。”

“这真是太好了!”程瑶笑道:“修仙之道实在是太过缥缈,还是拳法实在一些。能不能告诉娘,你现在是什么境界?”

“不好说!”李木棠神色有些古怪的道。

“为什么不好说?”

李木棠轻咳一声道:“因为我现在已经是半仙之体,不知道划分什么境界。”

“又是半仙之体,能不能整点新鲜的玩意?”

“娘,我说实话你又不信!”李木棠这时候眼睛微微一亮道:“娘,有人来了,快去迎接吧!”

“有人来了?”程瑶耳朵动了动,却并没有发现什么。

李木棠笑道:“你不是发电报找了我师父陈仪真人么?现在他已经到了城门口了。大约还要一刻钟的时间就会到我们家了。”

“你都知道了?”程瑶有些尴尬的道。

“放心,我不会多想的。”李木棠笑道。

“不过真的假的?你怎么知道陈仪真人已经在城门口了?”程瑶问道。

李木棠摸着下巴道:“仙人神识,如同大日凌空,光耀四方,光之所处之处一切皆在意念之中。”

“棠儿,我觉得你好像是中邪了。”程瑶认真的道。

李木棠不以为意,道:“娘,你还记不记得陈仪真人说我已经练就了元神?”

“记得,怎么了?”

“那你相不相信元神的存在?”

“我没见过,自然不太相信。”

“娘,你可以想了想,到底是什么人,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你修为超越一般宗师级,几乎能够不惧枪械的儿子给弄死的?”李木棠道。

李木棠这句话戳中了程瑶的心窝,她一直很奇怪,自己的儿子离奇的死亡,却没有发现一点的征兆,这真的可能么?

她觉得不太可能,就算是自己,如果有些身体不适都能够立刻发现,更何况实力还要超过她的李木棠?

“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的是,娘,你没有见过,就不代表不存在。”李木棠看着门外急奔过来的小厮,道:“这个世界上是用超凡力量存在的。”

程瑶还要说些什么,这时候那小厮气喘吁吁的道:“夫人,陈仪真人已经到了城门口了,正在朝我们李府赶来。”

“什么?真的来了?”

程瑶看了一眼李木棠,出了门。

这时候张玥也走了出来,李木棠牵着她,到了门口准备迎接陈仪真人。

陈仪真人的装扮和李木棠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一模一样,只不过已经苍老的许多。李木棠也不由的有些感慨起来,这陈仪真人对他可真的不是一般的好,那两年在茅山的时候,陈仪真人可是十分的照顾他。

和程瑶见过了礼之后,陈仪真人望向了李木棠,眼神之中有着几分惊疑不定,半年前是他来见过李木棠的尸体,发现的确没有了气息,如何死亡的也不得而知,可现在李木棠却又活蹦乱跳的出现在他的面前,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他是怎么活转过来的?

“何为神?”

“或虚、或实、或有情、或无情、或长念其始,或不闻其终……”

陈仪现在询问的其实是《玉京十二楼》上面对于元神的阐述,这《玉京十二楼》在茅山之中修炼的人也已经不多了,只有老一辈的人几乎都在修炼,李木棠这一辈分的修炼的寥寥无几。

见李木棠张口就说出了《玉京十二楼》的内容,确信这个就是李木棠的本人了。

“徒儿见过师父。”李木棠行了一礼。

陈仪捋了捋胡须笑道:“好好好。”

“张玥见过真人。”

“进去再说!”

在客厅里坐下看茶之后,陈仪真人问道:“好徒儿,你是怎么活转过来的?”

此时客厅内只有四人,李木棠也没有隐瞒,道:“师父,我已经练成了阳神。成就了半仙之体。”

正在喝茶的陈仪真人手一抖,差点把茶水吐了出来。

程瑶则是忧心忡忡的道:“真人,我的棠儿回来之后,尽是说这些胡话。你看如何是好!”

陈仪真人摆了摆手,他目光灼灼的道:“徒儿,莫要框我,修真练道没有几百年的时间都不可能练成阳神,你如今入我道门才不过短短的四年而已,如何能够练成阳神?”

“师父,你可听过入梦之法?”

“入梦之法?梦中炼心修行?”陈仪真人眉头一挑,道:“听说过,据说此法需要大造化,一梦之下可以经历无数的轮回,在轮回之中炼心,成就无上果位。难不成你有此造化?”

“只是说类似。”李木棠笑道:“我的造化跟这类似。”

说到这里,李木棠神识传音,道:“师父,其实真仙教主一战之后我就略有突破,去海外寻仙访道去了,这里留下的其实是我的一个化身。如今我修炼有成归来,却没想到我的化身死亡了。真是让人无奈。”

陈仪真人脸色微变,因为他发现这声音是从意识之中响起了,突然想起了门中典籍记在的“神识”,心中就有数。能够修炼出神识的,的确是半仙之身的阳神境界的高手。

这样的存在不会无聊到是扮演一个普通人,不过现在这个世界上还有阳神境界的人存在,那不是意味着他们也可以更进一步了?

天地灵气稀薄是因为人口增长导致的必然结果。

这个世界如果这么下去,不出意料的话,很可能会变成科技侧的世界。

 (https://www.wmdown.com/novel/gy22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dow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dow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