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武学宗师开始 > 第五章 欺骗小朋友

第五章 欺骗小朋友


世上两大当世无双的横练功夫一为武当龙吟铁布衫,一为少林虎啸金钟罩,这两门横练功夫其实都是内家功法,只是流传到外界,没有内家真劲来内外合一,才成为了外门的横练功夫,述其源流的话都是真真正正的内家法门。

李木棠怔了怔,没想到这其中竟然还有这么多的奥妙,看来自己这个老娘也不一般呐,沉默了片刻,李木棠皱起小小的眉头道:“娘,这么说来如果不学会那个什么劲就没有办法练成这龙吟铁布衫了?”

程瑶摇了摇头道:“不,昨日他吞气之时我看出了他所练的是武当钓蟾劲,这钓蟾劲是很厉害,但是你雷神桩练久了之后就会生出震劲,不会比钓蟾劲差,而且雷神桩在调理身体上比各大门派的桩功要厉害的多,所以我想要的是内外合一的秘法,只要有了这个秘法,以震劲来贯通内外作为根基,我想比钓蟾劲内外合一之后的龙吟铁布衫还要强横。”

“原来如此。”李木棠恍然。心道自己这个娘还真是替自己操心,如果自己不好好练武的话,真的就对不起她了。

在院子里站了一会雷神桩之后,李木棠感觉一股热流从小腹散发出来,小腹两边的肾都热乎乎的,暖洋洋的,十分的舒服,让他忍不住打瞌睡,这是药性散发出来了。

与此同时,他的脊椎大龙开始轻微的震颤,这个震颤的幅度实在是太小,除了程瑶,其他人根本就看不出来,只是随着这个震颤,这些热流更加快速的融入身体的脏器之中,直到背部传来轻微的刺痛,才散去桩功。

散去了桩功之后,李木棠摸着光滑的下巴露出了一丝苦笑,因为刚才那种舒爽的感觉让他意犹未尽。

“看来练功也很上瘾啊!”

九点钟,李木棠去了书房,一位戴着老花镜的老学究板着脸开始教授李木棠《三字经》,《三字经》是这个时代读书人的启蒙读物之一。李木棠为了不表露自己的特异,只能够摇头晃脑的跟着背,一直到十一点,脑袋都晃晕了,那老学究才离开,离开之后还给李木棠布置了作业,第二天来检查。

李木棠不由的感叹一句,看来不管在哪个世界,作业都是不可避免的。不过这老学究给李木棠不止的作业只是背背书罢了,不会浪费他太多的时间。

下午吃过饭,李木棠在老娘怀抱中睡了一个小时的午觉,然后精神奕奕的起床,两点左右来到了演武场。

倒不是李木棠非要赖在他娘的怀里,而是他娘非要抱着他睡午觉。

五月份,天气已经炎热的紧,下午的太阳更是火辣辣的,李木棠刚刚出来,走到树荫下,就汗湿了衣裳。

他觉得有些奇怪,之前屋内虽然不比外面热,可是老娘抱着他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感觉到热,难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娘?

演武场之中,那位杨天雷静静的站在那里,如同标枪一般,他的皮肤有些黑,看起来十分的精干。那位十五六岁的少年也站在练武场中,光着上身,双手伸开,扎着马步,鼠尾辫子围在脖子上,浑身的肌肉呈现出流线型,汗水一丝一丝的滑落。

看到这少年的身体,李木棠不由的有些羡慕起来,昨天他已经知道了这个少年的名字,叫做杨振东。

“李少爷来了!”杨天雷见到李木棠,走了过来,脸上挂着笑容,表现的很是谦卑,李家给的待遇极高,他能不开心么?

李木棠笑了笑,直接开门见山的道:“杨师傅,第一天上课,你教我什么?”

杨天雷脸上露出了和善的笑容,道:“先脱衣服,让我摸摸你的身体。”

李木棠心理有些不适,但没有表现出来,脱下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了单薄如同排骨一般的上半身,身上的肌肤有些灰暗,在太阳底下,似乎一阵风就能够吹倒。

之前李木棠都穿着衣服,所以杨天雷看不出来,而现在杨天雷见到这位李家公子身子骨如此虚弱,也有些吃惊。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这李家高薪聘请武师了。

杨天雷上前摸了摸李木棠的胳膊,背部,腰部,脊柱之后,他眉头紧锁起来。原本他是打算随便教一些来打发打发这个富家子弟,但现在看来似乎行不通了,因为这小子的身体的确是太过虚弱,需要内家修炼之法搬运血气来强健身体。

李木棠见杨天雷停了下来,问道:“杨师傅,怎么样?”

杨天雷回过神来笑了笑道:“少爷的身体有些虚弱,暂时还不能练习我这铁布衫,等少爷身体强壮一些了,再来练习。”

李木棠有些失望,道:“难道我就什么都不做么?”

杨天雷笑道:“不,我准备先教你一个混元桩来内壮神力。”

“又是站桩?”李木棠有些沉默。

杨天雷见李木棠沉默以为他不满意自己不传他铁布衫,心中咯噔了一下,他和徒弟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这样好的营生,可不能丢了。李家财力庞大,开的例钱很高,足以让他们师徒每天大鱼大肉,还能存些钱。如果丢了这份工,那么师徒俩就要继续漂泊了。

他望着咬牙练武的杨振东,心中一动便有了一个主意。

“少爷,也不是不可以教你。这铁布衫的一般修炼之法是排打,所谓排打就是让人拿木棍排打身体,把身体的抗击打能力提升。不过我这一门有一种按摩手法,可以免去排打幸苦。少爷,你想不想试试?”

“有这样的好事当然要试了。”李木棠惊喜道。

杨天雷见李木棠上钩,心中欣喜,可表面上却是装作有些犹豫的道:“少爷,这按摩之法想要使得身体气力快速的增长还需要一些条件。”

“什么条件?”

杨天雷道:“药材。我这门手法需要配合药浴才能够发挥最大的效果,只是这药浴需要大量的药材,而且这些药材都不便宜。所以……”

“这样啊,你等等,我去跟我娘说一下。”

不一会李木棠便跑了出来,气喘吁吁的对着杨天雷道:“杨师傅,我娘答应了,你快把需要的药材名字给我。”

杨天雷点了点头,跟随李木棠进了书房,写了满满一张纸的药材名。

管家李叔拿着方子离开了,一个时辰之后,一大批的药材便被领了过来,杨天雷看到那牛车上一包一包的药材眼睛都快凸出来了,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暗叹这李家的财大气粗,他当年在翼王的手下也没见过这样的阵仗。

“杨师傅,你看这些可够?”李木棠笑问道。

杨天雷轻轻咳嗽了一声道:“够了够了,这些足够公子用三个月的了。不过这药材还需要熬制才行,只是这熬制之法是我独门秘方,所以不能够告诉别人,还请公子不要打听。”

“我明白,杨师傅,你还是快点去熬制药材吧。”李木棠催促道。

杨天雷带着一丝激动离开了。他庆幸自己的决定,虽然这药浴主要是给李家孩子的,可是他的徒弟杨振东还是能够跟着喝汤,毕竟一桶药浴,这小子不可能全部把药性吸收,肯定还会留下一小部分,这一小部分给自己的徒弟就已经很不错了。

杨天雷离去,场中的杨振东还在扎马,而且满头大汗,见到自己的师父离开,顿时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了下来,喘着气。

见他偷懒,李木棠轻笑一声走道杨振东的面前,道:“杨师兄,很累了吧?”

“当然很累了,要不你扎半个时辰的马试试?”杨振东倒是不像他师父杨天雷一般拘谨,大约是没有进入社会,不知道社会的残酷,他觉得这一个瘦瘦弱弱的小屁孩有什么好怕的。

李木棠倒是不觉得对方这个态度有什么不好,笑道:“还是师兄厉害,我啊,别说半个时辰,就算半分钟都坚持不住!”

“半分钟?”杨振东有些疑惑不解。

李木棠这时才反应过来,钟表在富人家庭很普及,所以一些富人家庭都会按照钟表上的时间来算,毕竟现在京城搞洋务运动,主张“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现在这些有钱人也赶上这股潮流了,不过平民和穷苦人家还是按照十二时辰的时间来算的。

“就是大约五个呼吸的时间。”李木棠笑道。

这时杨振东才听出来,这个便宜师弟是在夸他,顿时露出了笑容,拍拍李木棠的肩膀道:“你也别担心,只要你跟上师傅练上十年八年的,就能够跟我一样了。”

“那以后要请杨师兄照顾了。”说着李木棠从旁边拿出了一块西瓜递给了杨振东。

杨振东见到西瓜,咽了口唾沫,看了看这个师弟,发现这个师弟真是异常的可爱,于是笑道:“放心,以后有什么事,师兄罩着你。”

李木棠没有吃西瓜,见杨振东大口吞咽西瓜,笑了笑道:“师兄,你跟师傅多久了?”

杨振东含糊不清的道:“十年了,七岁的时候就跟着师父了。”

李木棠眼睛一转,道:“真是羡慕杨师兄啊,跟了师傅十年,肯定把师傅一身的本事都学了七七八八了。”

杨振东停了下来,哈哈大笑道:“那是当然。师父有三门绝学,一门龙吟铁布衫,就是昨天表演的那个,练到极深处可以刀枪不入,另外一门叫做方拳,还有一门是刚猛无匹的太极拳。我现在只学会这方拳和龙吟铁布衫,至于这太极拳却没有得到传授,似乎师父不想传下去了。”

李木棠眉头一皱,在他的印象之中太极拳应该是那种软绵绵的拳法,这刚猛一说从何而来呢?不过也不好去反驳,只是转移话题道:“师兄,这龙吟铁布衫的修炼方法是什么?”

杨振东沉默了片刻,道:“师弟,师父以后也一定会教你,既然如此现在告诉你也无妨,你附耳过来。”

李木棠心中一喜,附耳过去,听见杨振东说的那些,牢牢记在心中。

 (https://www.wmdown.com/novel/gy22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dow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dow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