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武学宗师开始 > 第九章 内外合一、浑圆一体

第九章 内外合一、浑圆一体


几天后,清晨四点多,凉爽的风扑面而来,李木棠深吸了一口气,演武场坐了下来。从一旁的架子上取出铁块和布帛,布帛有好几块,上面都缝着一个个口袋,用来插铁块之用。

李木棠把一个个铁块插满了布帛,分别绑在了双腿双手和腰腹之上,然后再用绳索绑起来,防止脱落。绑过之后,李木棠仔细的想了想,于是又拿出几根,又在身上绑了几道。

做好了之后,李木棠背着一百多斤的铁块开始跑了起来。

天还没亮,巷子和街道上的人不多,李木棠也没有遇到几个人,一路跑出了城,朝东边的山上跑去,一转眼的功夫跑出了十余里。

来到了山上的树林,李木棠面部红气不喘,汗水都没有几滴,仿佛这百十来斤的东西并不存在一般。看着远处的整个城镇,昏暗之中已经有了一些烟火气。

微微一笑,李木棠在清幽的山顶上开始练习起拳法来。

这拳法和普通的拳法不同,很诡异,姿势也很怪异,普通的拳法讲究流畅而自然,浑然一体,圆润自如。这拳法却是中规中矩,还有些僵硬。

虽然这拳法不够流畅圆润,但是天下武学在练法上没有什么区别,都要求神与意合,神与气合,神与身合,这就是那贯通筋膜皮膜的拳法。

李木棠刚刚练了有十分钟左右,练习的拳法速度却由刚开始的快速便慢了起来,往近一看却见他面色通红,如同大虾,整个人似乎被煮透了一般。

而他整胸口快速的鼓胀起来,似乎异常的难受,但是脸上却紧紧的绷着,不想吐露一口的气息。

又过了大约三分钟左右的时间,李木棠的速度越来越慢,最后渐渐停了下来,整个人似乎像充了气的皮球一般,浑身的皮肤好似春节时候的春联一样红。

当然并不是真正的鼓胀,看起来似乎跟普通时候一样,但是在感觉上他似乎正在膨胀。这是心灵受到影响才会这样感觉。

此时的李木棠也到了关键的时刻。身体之中的气息在这拳法之下开始沸腾起来,在他的皮下和肌肉之间乱串,似乎想要冲破阻隔,发泄出来。不过现在他身上绑着百十来斤的铁块,又有十几道绳子,这气息想要膨胀起来还真不太可能。

李木棠体内虽然翻天地覆,但内心并没有慌乱,而是继续行功,浑身的气息越加的狂暴起来。

片刻之后,只听蹦的一声,他身上的那十几道绳索猛的断开,上面的铁块都被崩飞了出去,砸在地上,发出了极大的声响。

这个时候李木棠如同木头人一样站立不动,发出了悠长而沉静的呼吸之声,他此时脸色也恢复了原样,似乎在凝神静气。

这么一站就是十五分钟。

李木棠睁开了眼睛,眼睛之中无悲无喜,张口一吐,一道透明的气息被喷出了一丈之远。

“龙吟铁布衫成了,化劲也成了。”

虽然练成了龙吟铁布衫,不过刚才为了贯通内外,消耗也比较大,于是开始练习雷神桩,这么一站就是半个小时。

感觉恢复了一些之后,李木棠身躯一震,缓步朝家里走去,感受着自己身体的变化。

内外合一,修成化劲,身体的感知能力更强了,就算是微风都能过轻松的把握其流向,这种感觉就好像有无数小手在抚摸你的皮肤,十分舒服。更加有趣的是,李木棠发觉如今的身体敏感度很高,如果有尖锐的武器指着身体,身体会敏锐的感知到,越是危险的武器感知越强烈。

硬是要形容的话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人用手指指着你的眉心一样,只是比这稍微还要强烈一些。

李木棠握紧了拳头,只觉得现在力气庞大,绝对不比那些大力士差上多少,而且耐力也比那些大力士强大的多,他知道自己距离宗师之路又进了一些。

只是李木棠自己都不知道,他修炼的雷神桩是变异版的,以这雷神桩为基础,他内外合一之后,铁布衫的功夫已经比杨天雷还要强上一些,只是经验不足罢了。

杨天雷虽然厉害,但是单论身体的话是比不过李木棠的,除了雷神桩之外,还因为李木棠这些年来为了练习武学耗费的了价值十万不止药材。

这些药材堆积,又有他杨天雷的推拿之法,加上变异雷神桩,李木棠的身体素质如果比不上杨天雷那才是离谱呢。杨天雷年轻之时练武哪里有这样的条件,所以在年轻之时的身体基础就比不过李木棠。

回到家里,天已经亮了,程瑶也已经早早的服侍李现学起来,李现学要操持家里的生意,往往都是早出晚归。

程瑶见到李木棠回来,眼睛一亮,笑道:“比我预计要早上三天,怎么样,要不要和娘来搭个手?”

李木棠挠了挠头,道:“娘你是一代宗师,我怎么能够比得过你,还是算了吧!”

李木棠是被虐怕了,五六年来几乎每天都有和程瑶演练拳法,一直都被惨揍,自然有些心理阴影了。为什么会自己的娘就是武学宗师,那是因为她娘已经把拳法练到了“意随身走,叶不沾身”的地步了。

也就是说任何人想要攻击程瑶,都会被程瑶提前感知,从而躲避,还能够快速的反击,纵使你武功再强,打不到对方也没有用。

这就是宗师的境界。

李木棠的身体练出的感知能力也有两三分宗师级别武者的地步了,只是肉体感知再强,也不如精神感知,所以李木棠想要成为宗师还有一段路要走。

程瑶见自己的儿子不答应也没有办法,原本想压一压自己儿子的傲气,现在看来没可能了,于是道:“一会收拾收拾东西,跟我去济南!”

李木棠有些纳闷,问道:“去济南做什么?”

程瑶笑了笑道:“当然是为了你的终生大事了?”

“终生大事?”李木棠一脸懵逼,反问道:“我怎么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我也是昨晚才知道的。”程瑶笑着说道:“你也成年了,是时候定个亲了。你爹跟我说了,对方也是大户人家,是济南张家人,张家生意做的很大,不仅在山东,就连京城、上海、福建、广东都有商铺,据说还是跟洋人做生意,在国外也有产业,他家女儿年方十六,样貌出众,在那个什么英吉利国念什么书,读什么士的,如今回来了,让我带你过去,正好去相个亲。”

“读什么士?硕士博士这种士么?”李木棠翻了翻白眼,道:“能不能不去。”

“可以。”

“真的?”李木棠一脸的欣喜。

程瑶笑道:“你如果打赢我的话就可以不去了。”

当天上午,程瑶带着一脸不情愿李木棠坐上了马车,跟随着自家的商队去往了济南。

从临沂到济南大约五百里左右,为什么不做火车那是因为中国最早的一批铁路也是在光绪六年才开始建立,所以交通极不方便,李木棠程瑶等跟着运货的商队去济南大约需要两三天的时间。

五百里就要花费将近三天的时间,这在后世是不可想象的。

货物运输有镖师押镖,毕竟现在兵荒马乱的,没有镖师护送,真的会被抢劫,这些镖师都是来自京城一个叫做顺源镖局的镖师。

李木棠对于顺源镖局不太了解,可见镖师只有三位,原本以为是唬人的,可是没想到一路上真的见识了这顺源镖局的威风。

从临沂到济南的路上遇到过三批劫匪,这三批劫匪人数都有三四十人,不可谓不凶悍,但这些劫匪一看见这顺源镖局的旗帜纷纷抱拳,然后离开,一点动武的念头都没有,使得李家的商队有惊无险的到达了济南城。

李木棠见顺源镖局如此威风,便对其好奇起来,于是问程瑶这顺源镖局的来历。

程瑶笑道:“说起这顺源镖局的来历可不简单,说出来正好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威风,顺源镖局是一个叫做王正谊的好汉开的。这王正谊师从双刀李凤刚,精通六合拳,擅使刀法,其武学修为超越其师,估计已经臻至宗师之境。此人颇有侠义之风,乐善好施,为人仗义,在北方一带,只要是混江湖的都会给他几分面子,他在江湖上很有名,又因他在家中排行第五,所以江湖上的人送了他一个诨号,叫做‘大刀王五’!”

 (https://www.wmdown.com/novel/gy22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dow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dow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