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乔邦传 > 第166章虎死貂悲

第166章虎死貂悲






  黄昏,万蜂谷,山顶。
  储杰等老师齐聚,将学生安置完毕后聚在一起,听查玉桓讲述现况。
  “冯天意一直在万蜂谷内闭关,现在以学院师生为要挟,令胡校长、胡馆长为其卖力?”
  储杰听完查玉桓的描述后火冒三丈,声调抬高八度,义愤填膺,难以释怀。
  “冯沐阳自打做城主以后就喜欢划分势力,还以为是他驭下之术,想不到竟是从其曾祖父那里学来。怎么的?这万蜂谷成了冯家地盘?”
  景玥语气讥讽,脸色沉了下来,侧过头目光瞥向站在稍远位置的冯清烈,此话既是说给在场的人听,更是说给冯清烈听的。
  “小景慎言,冯城主这些年在挽风城内的作为大家有目共睹,可以算得上是位贤主了,你若推敲也要辨明是非。想来冯家老祖在此应该是修为到达瓶颈,闭关寻求突破吧……”
  吴铜锁斟酌措辞,将话说了个明白,试图缓和气氛,同时也看向景玥、冯清烈二人,心中暗道要糟,想要打圆场情急之下也没说出什么好的说辞,感念岳父大人知人心性,身为校长能管理如此多的老师,自己终归还是太嫩了,缺乏阅历。
  冯清烈自是知道矛头对准了他们冯家,虽然自己并非亲生只是捡来的孤儿,但多年相处下来,叛逆的时光早就度过,冯沐阳对自己的好他心里清楚,或许冯沐阳敛财无数,但他敛财的对象并非平民百姓,而是将定海省的世家门阀给摘了个遍,并没有鱼肉百姓,祸及当地。
  无论自身立场站在家族还是学院,自己都不能贬低家族长辈来评判,这便是冯清烈的判断。
  “景玥对家父有意见我很抱歉,这说明城邦治理还未尽得人心,往后会更加努力,查缺补漏,争取事事尽心、面面俱到。万蜂谷内有我族中长辈我并不是十分清楚,想来长辈并未告知我等小辈,亦或是因为我并非冯家亲生,不配知道这些吧……”
  冯清烈抬臂撑住一旁的树干,灵结之上萦绕灵力化作强劲风刃将树上正在攀爬着的蚀骨蛛直接切碎,残肢化作无数碎屑洒落在树根旁,空气中都有些刺鼻的气味,那是蚀骨蛛爆浆的独特味道。
  吴铜锁上前安慰一番,众人也跟着附和,给足了冯清烈的面子,这让景玥有些挂不住脸,小女儿心性摆在明面上,直接背过身不再争执了。
  “好了,大家别胡乱猜测了。我刚刚听到冯天意与胡校长、胡馆长相商,冯天意以自身修为起誓,只要助他将厌魔哮风虎给杀了,便放校长、馆长离开,不再为难我们,还会将厌魔哮风虎的虎皮剥下来送给胡校长。”
  查玉桓打断越来越偏的话题趋势,直接说出结论,他的目的自然不只是安抚老师的情绪,更重要的还有潜在威胁,他并不清楚楼兰王朝的人仅仅只有昨夜那一批还是已经分成几股潜入伽喀米尔山脉,之前都是以过往经历做出的推断,还不知楼兰王朝那边是否有更深的图谋。
  在当下不确定可能存在的危险是否会萌生的情况下,最好的选择便是尽快统一口径,将事情说出,与众人确认一下这几天的情况,分析楼兰王朝是否有异动。
  距离上次楼兰王朝来犯已有十五年,那时楼兰王朝从普罗、点苍二省进犯,楼兰王朝趁虚而入,举民欢庆丰获节的时间节点装扮成山野猎人越过山脉劫掠村寨,将城邦外大小村落屠戮后直逼点苍省落英城,卑劣行径为人不齿。当初血的教训太过沉重,近十万点苍省人口被楼兰王朝的军队残忍屠杀,留给生者无数伤痛,无数人激发仇恨心理,参军入伍,只要是楼兰王朝的人无论是军士还是百姓一概杀害。
  若不是有秦朝暮、乔安国等将士齐心合围将楼兰王朝的军队围困,乔安国举剑劈断山脉将楼兰王朝的一干军队埋葬,二十万大军足足半数都命丧乔安国的剑下,震散了敌国的军心,这才得来了十余年的安宁,虽两国之间的矛盾自此激化,国境线常发生冲突摩擦,但多数还是楼兰王朝先行撤退,以偷马盗谷为主,并未动真格,两国关系近些年来十分微妙,不似过去那般激烈。
  新仇旧恨在两国之间不断滋生、爆发,两国因巍峨、延绵的山脉而划分了国界,但欲望、野心却没有受到山川限制,楼兰王朝每年都会翻阅山峦来伽罗帝国境内围猎,行偷猎盗物之名做侦查地貌之实。
  查玉桓不会单纯地认为这只是帝厉教教众的偶然行为,楼兰王朝接下来定会有一番动作,对于学员来说并非好事。学院背靠伽喀米尔山脉,此处海拔高,三面环山一面环水,学院正处在湖心岛的位置,一旦楼兰王朝大军翻越伽喀米尔山脉侵略,其危险将不可估计,教职人员再如何强大也难以抵挡异国军队的猛扑,也只好暂避锋芒,保留有生力量了。
  近年来伽罗帝国日益衰落,匪寇四起,皇庭影响力已大不如前,各省城主都萌生了自立的心思,只不过谁也不愿作那出头鸟,唯有悍匪贼寇喜欢倒行逆施,头铁不怕死冒头喊出谋反的口号,帝国军士疲于征伐匪寇,帝国军库、银库消减过剧,将士好大喜功又贪恋权势,军制内自上而下拖延战争,损公肥私,中饱私囊,仰仗军功军费,从中捞取油水。近半年伽兰省大乱,帝国派出将士共计二十万,却用了将近三月之久才将覆天寨压制,皇庭招安又耗费半月,驰援冰晶雪妖族群时已是春末夏初,帝国大军自上而下风气不存,懒散作风令人难以信服,苦的不止是北境的将士,更是护送、定柏、伽兰三省近半年来商贾、民众的损失,北境人祸、灵兽侵扰双重打击之下,耕作难以为继,山珍、灵植的种植也陷入了停摆,靠山吃山的百姓上半年颗粒未收,疲于逃命,民怨四起,官府难以压下躁动不安的民意,怨声载道,大有覆天寨被招安,北方再兴一股造反浪潮之意。
  北方本就贫瘠,百姓为远离权势纷争才选择穷乡僻壤栖居,却终究躲不过这瞬息万变的形势变化,农夫、樵夫不再务作,刚被平定的北方似乎又要卷起新的风波。
  众人七嘴八舌讨论,将这几天遭遇的异国盗猎者详细说了一通,发现大家遇到的盗猎者虽各不相同,但却都三五成群结伴而行,实力并不高,但人数却是不少,打扮也不同,与查玉桓、吴玉齐遭遇的帝厉教教徒不是一波人,令人揣测楼兰王朝是否将要对伽罗帝国谋划侵略,在场的诸位老师都忧心忡忡。
  “我早已有心理准备,接下来将山河破碎,但没想到竟然会来得如此之快。大家还是早做些准备,来应对接下来的楼兰入侵吧……”
  “近些年国内大小纷争不断,国力不及以往。我想楼兰王朝定是看准了国力空虚,才以少量兵马试探,确认伽罗帝国不复从前,才会再起兵刃图谋我伽罗帝国疆土的想法吧!”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皇庭这些年的作为大家都清楚,但你我都是帝国儿女,守卫家乡是我们的责任。若那楼兰王朝妄图染指我国疆土,定叫他们付出沉痛代价!”
  “尔等都是共饮苍澜江水的好儿女,楼兰王朝若再次来犯,我们不可袖手旁观,定要将楼兰王朝的军队逼退,让他们知道伽罗帝国不是他们可以随便来去自如的地方!”
  诸位老师群情激奋,越说越是起劲,全然忘却了周围还有学生在,声调一个比一个高,在这没有什么植被覆盖的山顶之上,晚霞映照下每个人都神采奕奕,不减风采。
  “诸位稍安勿躁,眼下最要紧的是与胡校长汇合,等待胡校长发号施令,做后续的安排。伽罗帝国有帝国军队,定海省内又有南域军团,真要打起仗来也是军队先顶住压力,后续我们再判断是否加入军队共克强敌,当务之急还是要照顾好在场的每一个学生,他们是帝国的未来,学院的希望。我们要保护好学生,如若未来帝国辉煌不再,仍需下一辈来拯救。”
  “是!”
  众人纷纷应和,查玉桓的话说进了他们的心里,众人澎湃心绪未消,回到学生之中开始点评学生们这几天的表现,将不尽人意的地方详细说了一通,督促学生们放假回去后腰重点训练一番。
  ……
  矿山之上,三人一虎还在僵持,冯天意衣袍褴褛,胡松涛右手臂的衣袖已经破碎,左腿的裤管也已经被抓成了布条,鲜血在左腿抓痕之上溢出,看起来极其狼狈,胡思归看起来没受到多大的伤害,但三人之中就属他灵力消耗最为剧烈,此刻已十不存三,在禁魔领域的影响下,周围没有任何天地灵气可以吸摄,要不是脚踩大地使用斑斓龙鳄的天赋能力吸摄天地,用土壤里残存的天地灵气补充己身,胡思归根本就没办法坚持到现在。
  从开始围攻厌魔哮风虎到现在已经持续了三个小时,不得不承认三人都看走了眼,这头厌魔哮风虎已经达到塑魄期中期到后期的阶段了,虽然灵智不及人类,但肉身强横且耐力持久,对万蜂谷的地貌又十分熟悉,占据了地利之便的厌魔哮风虎表面看起来没吃多少亏,但只有它自己清楚,那该死的三个灵武者都不是寻常人。
  以它的认知来判断,那长得骨瘦嶙峋的绿袍老人最是阴毒,释放出无数毒素逼自己就范,导致自己行动迟缓、反应力衰退,必须要靠禁魔领域进行排斥,逼出血液才能祛除毒素。
  那被自己抓破了衣服的人类也不简单,与其接触后发现这人类的攻击可以透过自己的毛皮将气劲打进自己的脏腑,令他十分难受,只好奋力爪击寻找机会逃跑。
  最可恨的就是那道貌岸然的人类了,三人之中属他最擅长隐藏实力,先前它判断绿袍老人实力最强,现在他却觉得最具威胁的当属这位白发老人了,看似一直在防守,实则故意将钻石结晶崩裂炸向自己,每一块碎裂的结晶都像是箭矢直接戳进自己的皮肤,那看似纤薄实则坚硬无比的钻石结晶进入皮肤后便立刻胀开,任由自己如何促使肌肉蠕动都没办法将其挤出体外,一直在体内膨胀着的钻石结晶比起那毒素还要难受,不断影响着自己的行动,偏偏钻石结晶戳进皮肤的位置又在筋骨要害,令它十分痛苦。
  厌魔哮风虎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窘迫过,先前它已经使出浑身解数想要逃出三人的封锁,到现如今还未能逃出去,自己仗着体魄和禁魔领域试图将三位灵武者体内的灵力耗尽,以此寻求契机逃脱,不料越拖越觉得心头不妙,尤其是那绿袍老人,看不出有丝毫的难受模样,好像越来越癫狂了。
  “碧落!”
  冯天意状若疯癫,宝鼎在胸前五米处悬浮,此刻体积已缩小,鼎身宽度与人无异,无数毒液自鼎内涌出,一朵朵墨绿色的水花在他身边盛放,天空中,瞬间就出现了九朵模样体积各不同的毒液,骤然化为九条由毒液凝聚而成的蛇状液体,相互盘绕交错,一道道墨绿色的毒蛇犹如箭矢暴射而出,带着晦涩难明的力量向厌魔哮风虎轰击而去。
  “昂!”
  厌魔哮风虎发出低沉的怒吼声,声音所过之处碎石翻飞,禁魔领域骤然催动,周遭的天地灵气被斥力挤爆,无数灵气由此升腾,无穷无尽的天地灵气化作一层层屏障,将俯冲而落的毒液挡了下来,充沛无比的天地灵气自厌魔哮风虎的口中喷吐而出,毒液在空中被天地灵气射穿,散落在地将土壤溶解,发出令人心悸的气泡声。
  “昂!”
  再次怒吼出声,厌魔哮风虎只觉得人类狡猾无比,这倾泻而落的毒液并不是杀招,而是逼自己吐出天地灵气趁机吸收,地上那两人借机恢复灵力,那衣衫褴褛的人类也因此得到了喘息,面色都红润了起来。
  “孽畜!你危害一方,万蜂谷内生机盎然,而你却肆意妄为,大举破坏万蜂谷内的生态和秩序,今日必将你这头畜生给亲手屠戮,还万蜂谷内一片清净!”
  此番话由冯天意喊出,未使用任何灵力包裹声音,脱口而出的话语也是通用兽语,距离较远的灵兽都听得十分清楚,而匍匐在地的厌魔哮风虎自然是听了个真切。
  厌魔哮风虎气急,再次怒吼三声,释放出无比强横的精神力波动,再次释放禁魔领域将天地灵气逼向自己,不让三个人类有机可乘。
  胡松涛只觉得自己的精神识海仿佛被挤压了一般,似乎在识海世界中蹿进一头黑白灵虎,从天而降,凶残至极,那股精神冲击令自己神魂颠倒。
  这只是精神力境界上的碾压,瞬间的压迫令得自己内心之中充满了惊惧,呼吸急促,胸闷气短,心绪难平。厌魔哮风虎在自己的精神识海内肆虐,犹如帝皇在逛自家后花园,自己难以招架只能维持精神力不让其搅碎精神力触角,防止其损坏自身的根基。
  胡思归第一时间觉察出不对劲,看着不远处抱头痛呼的胡松涛知道这是厌魔哮风虎的神通作祟,心急如焚之下攻敌所必救,催动灵力在拳头之上汇聚青雷牛蟒的头颅,灵化成形后奋力冲出,直击厌魔哮风虎的侧腰,势必要将其致残,以此来化解胡松涛的危机。
  “哼!”
  胡思归口中发出一声冷哼,见厌魔哮风虎已经回过神开始撒腿奔跑就知道胡松涛那边应该没有大碍,但他不想错失此次机会,毕竟体内灵力并不多,战斗已经进入尾声,三人状态都不是很好,厌魔哮风虎也已经是强弩之末,只要破开其防御,这头厌魔哮风虎定会重伤。
  “森牢雷狱!”
  青色光晕与紫色雷霆纠缠,一股沛然灵力散发出恐怖的威压,周遭的空间被雷霆碾碎发出“吱吱”的破碎声响,胡思归眉头微蹙,目力所及是厌魔哮风虎摇晃着的虎尾,那迅猛程度毋庸赘述,呼啸而过时将空气都抽爆,胡思归极力闪躲,避让开横扫而过的虎尾奋力一跃,一声怒喝,拳头之上牛首咆哮,青藤紫电齐齐窜出,径直冲向厌魔哮风虎的腰腹,直击肋骨,却是避让不开回扫的虎尾,被硬生生地抽击到了后背,未能幸免,吃痛后发出沉重的倒地声。
  胡思归当机立断,舍身一击,厌魔哮风虎本就是强弩之末,森牢雷狱将厌魔哮风虎的肋骨折断,皮肉都被翻卷开来,露出血淋淋的血肉。
  坠地后胡思归猛地侧头,确保倒地后关节、脖颈不受影响,躲过飞掠而来的石头碎渣,一个翻身后重重倒地,咬牙坚持站起身,侧头看胡松涛已安然无恙,正大步逼近倒地不起的厌魔哮风虎,只不过身影晃动的厉害,飘忽不定,显然是精神还未完全回归识海,跌跌撞撞奔向厌魔哮风虎,目光倒是十分坚定。
  “给爷死!”
  胡松涛怒喝,手中已经积聚一块粗壮的钻石结晶,纵身一跃,身体几乎与地面呈现平行的态势,减少身形带来的晃动感,瞅准厌魔哮风虎倒地的方位,手中钻石结晶抛出,直击厌魔哮风虎的喉管。
  “妙极!妙极!”
  冯天意双眼泛出精光,碧绿色的灵力化作粗壮光柱从胸口处倾泻而出,碧光所过之处,周围的空气都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绿色,空气中的毒素在短时间内积聚,竟是化作毒雾,眨眼间便积聚成云,轰然化作毒雨倾盆而落。
  “松涛!”
  胡思归瞠目欲裂,胡松涛与厌魔哮风虎都在毒雨的覆盖范围内,冯天意此举是要将厌魔哮风虎与胡松涛一同解决,怎能不让他惊骇出声。努力横向翻滚,双足用力,不顾自身伤痛,奋力想要一跃。
  “聒噪!”
  冯天意似是早就料到了胡思归的反应,抬手虚拧一套手势,一股剧烈的空间波动下,胡思归身前忽然凭空出现一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胡松涛!
  胡松涛本人还很迷糊,自己怎么在禁魔领域内被人凭空传送到另一个空间,自己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人调换了位置。
  “松涛!你没事吧!”
  “啊?我没事啊?我……怎么过来了?”
  胡松涛云里雾里,根本就不清楚事态的发展是如何做到的,自己刚刚可是离胡思归有数十米远的距离,却忽然传送到了这里,这只能说明是天上的冯家老祖所为。
  竟是将自己瞬发传送到这么远的距离……这个冯天意还保留了多少灵力,怎会如此强横?
  “多谢冯家老祖!”
  胡思归反应极快,意识到冯天意不惜消耗巨量灵力将胡松涛传送出来,此刻仍处在禁魔领域内,倒是承了冯天意的恩情。
  “无碍,你们在旁歇息吧,且看……”
  冯天意话音未落,只见毒雨之下传来剧烈的灵力波动,眼角抽搐下知道不妙,取出宝鼎催动灵力朝外飞窜,胡思归、胡松涛二人也察觉不妙,胡思归以身体里残存的灵力悉数催动,将胡松涛包裹其中,空间剧烈波动,将自己及胡松涛撕裂空间传送到了矿山以外的区域。
  剧烈的轰鸣自矿山之上响起,惨叫声、悲呼声,顿时此起彼伏,无数灵兽被气浪卷入其中,好奇心旺盛的灵兽通通被那巨大的动静吸摄了过去,毒雨倾盆落下看不清里面的动静,整座矿山都蒙上了灰绿色的雾气。
  观察良久,冯天意脸色大变,他骇然怒吼道:“孽畜!竟敢毁我洞府!”
  厉喝声回荡山谷,冯天意不顾体内灵力,将碧磷宝鼎催动后毒液倾泻,凝成庞然大手朝着矿山处飞去,势必要将这头厌魔哮风虎赶尽杀绝。
  墨绿色巨手穿透雾气直奔厌魔哮风虎而去,正因如此三人也看清了那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景象。
  “厌魔哮风虎……这是要自爆体内灵核,爆体而亡!”
  胡思归见多识广,第一时间便看出厌魔哮风虎已经心存死志,用体内最后的力量将自己的灵核给摧毁,鱼死网破之心昭然若揭。
  厌魔哮风虎状若疯狂,四掌伏地,虎首朝天,长尾绷得笔直,一股恐怖之极的灵力威压骤然从他眉心处迸发而出,化为万钧斥力向外扩散,硬生生的将周遭妄图逃窜的灵兽全都压在矿山之上,飞行灵兽也未能幸免。
  “它这是要其余灵兽与它一同陪葬!”
  胡松涛也缓过神来,看清情况急声开口。
  “胡闹!我的洞府岂容它胡乱破坏!”
  冯天意已没有先前的风度,此刻面露焦急神色,双手不断控制着那张毒手,瞅准厌魔哮风虎的身躯后强行催动精神力,将厌魔哮风虎的身躯紧紧捏住,毒素透过毛皮向身体内渗透,原本凄厉吼叫着的厌魔哮风虎突然停止了叫喊,禁魔领域也在顷刻间消散,恐怖的灵力威压也慢慢衰退,天地灵气再次朝着矿山涌去。
  “呼……”
  冯天意笑容不减,面容之上多了喜色,显然他已是将想要自爆灵核的厌魔哮风虎给扼制了,而禁魔领域消失更是表明了厌魔哮风虎已经死去,这毁天灭地般的动静终于要结束了。
  “冯家老祖手段精妙,晚辈佩服!”
  胡思归当即作态,抱拳鞠躬,胡松涛随后也鞠躬致意,态度十分恭敬。此刻禁魔领域的作用不再,重新被天地灵气浸润身体的感觉实在是美妙,像极了沙漠里挣扎求存的旅者寻找到了绿洲,趴在湖边捧水畅饮的感觉,让人心旷神怡。
  “二位也不赖,若无你等相助,我想要将其制服恐怕无法做到,定要受到些皮肉之苦。”
  “敢问前辈刚刚是如何做到的,还请指点一二。”
  “无妨,刚刚你舍身攻击破开了厌魔哮风虎的皮肉,我趁机将毒素侵入它的五脏六腑,令它身体机能在一瞬间全部断绝,即便它再生有几个脑袋,想要自爆灵核已是不可能了,只是可惜了它的皮毛被你破坏,剥皮怕是不能得到一块品相上乘的毛毯了。”
  胡思归沉默了,抬起头看着悬在空中的冯天意,心中有些怅然,更多的是忌惮,脸上风轻云淡,手掌却是不自觉发力,把胡松涛的小臂握紧,手臂上被捏出透红的掌印。
  胡松涛被捏的生疼,却不敢吭声,迟钝如他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刚刚三人还同仇敌忾,如今厌魔哮风虎已死,局势又变得微妙了起来,二人状态都不是很好,看那冯天意似乎还留有余地,若冯天意想要食言,仗着心魔迫体的风险也要发难的话,自己与哥哥还得尽快寻到法子离开,亦或是将冯天意合力杀死才好。
  人心难测,世事难料,前一秒还是临时搭伙的战友,下一秒可能就过河拆桥,不计恩情。
  “好了二位,我知你等心思,不必防范老夫。今日有你们相助,我闭关的洞府也没有被破坏,老夫虽擅长毒功,但不是心肠歹毒之辈,对有助于我的人从来不吝啬赏赐。你看这虎皮已残缺,虎躯也被我毒素捣毁,我就把厌魔哮风虎的灵核赠予你们如何?”
  “谢老祖,晚辈不求赏赐,只求您高抬贵手,莫要对我院师生痛下杀手,还请老祖明示!”
  “聒噪!我说了不会害你们就绝不会,今后你们要来万蜂谷内历练随你们,但矿山这一块乃我修炼之地,任何闯入其中的人我都不问身份直接解决,今后你等莫要再来这里,想要契约螺角怒羚或暗裔幻魔蝠就去找我那不成器的曾孙,去城主府找他讨要,就说是他老祖宗的授意,相信他会给你们面子的。”
  “多谢老祖!”
  “你们在这运功调息,我去取那头孽畜遗骸。”
  “是!”
  冯天意并不在意二人的态度,一个纵跃直接飞掠而去,那口巨大的碧磷宝鼎也随之飞走,墨绿色的巨鼎移动时淡淡毒素自空中摇曳扩散,令人心生寒意。
  “那口宝鼎看起来当真不是凡物。”
  “弟弟你有所不知,冯天意成为毒武是中年时期的事了,早年他拜入天锻崖跟随江神匠学习锻造技艺,修习二十年才出山历练,江神匠勒令冯天意在外不可报其师门,其中缘由不得而知,但冯天意的同门师兄弟却是将他身份抖了出去,似乎风评并不好,不知道他在师门做了何事。”
  “哦?那按理说冯天意应该可以制作人造兵灵了?既然师从神匠,还在天锻崖学习二十年,怎么没有以此能力自成一派,成为锻造宗师呢?”
  “其中经历你我不得而知,他出山历练十余年后我们才出生,比我们大了整整五十多岁,自打我们记事起,他便是一介毒武了。不过我听说他利用凡铁和兵灵重新熔炼,将完整兵灵破坏成灵器材料,利用锻造技艺重新锻打出灵器,走了一条与世间常俗不同的锻造之路,锻造出来的灵器不具备兵灵的强度,却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来确定它们的元素亲和程度,算是锻造界的异类,自打成名以来便没什么朋友,性格孤僻,不喜热闹。可能他经历曲折,这才选择避世不出了吧。”
  二人小声交谈,眼看冯天意飞遁而至,话题还想继续却也及时打住。
  只见冯天意双眼变得明亮,骨瘦嶙峋的手掌心里卧着一枚鲜血淋漓的球状物,其上暗红色光芒流转,体积比眼球要大上不少。
  “这枚灵核就给你们了,往后莫要叨扰老夫!”
  说完头也不回转身离去,拨开衣袖进入矿山洞穴内,很快便没了身影。
  看着满目疮痍的矿山,再看看夕阳落至半山腰,天色渐渐昏暗,周围没有任何灵兽的动静,一切都好似尘埃落定,但二人却觉得有无数双眼睛注视着这边,令人浑身不自在。
  “走吧,与老师们汇合,他们恐怕也等急了。”
  “嗯,这里并非久留之地,冯家老祖喜怒无常,我们还需小心才是。”
  胡思归二人破开空间进行传送,漫无目的的传送出好远后朝天空释放粉色灵力,远眺另一座山峰之上有无数粉色灵力冲天飞窜,二人这才催动灵力破开空间朝着那座山峰飞奔而去。
  此刻矿山外冒出无数灵兽,小心翼翼地向前攀爬,鼻尖耸动细嗅气味,确认最前方那一片焦糊的位置后,这些灵兽才驻足观察,确认没有其余灵兽环伺后凑上前确认了厌魔哮风虎已死,悲从中来,齐齐向天空哀嚎,声音凄婉,节奏无序,此起彼伏,在昏暗的夜色下嘶吟着,身上的毛发散发出璀璨的金色光辉,若有人在此处便会感觉眼睛被光芒刺痛,难以睁开。
  一切好似尘埃落定,但万蜂谷内却不再安宁,平衡被破坏,秩序遭到践踏,一场暗无声息的灵兽纷争就此酝酿。
  是福是祸,犹未可知。



 

(https://www.wmdown.com/novel/veDjeJ5r2q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dow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dow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