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有一个破碎的游戏面板 > 第二五一章 继位仪式,新的轮回

第二五一章 继位仪式,新的轮回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将军府啊!”

“去将军府干什么?”

“池边大人继位成为将军啊!”

“那带着岸边将……的尸体干什么?”

“你刚成武士吧?”

“呃,你怎么看出来的?”

“你还不是家传的武士,也没有师承,你是散修?”

“呵呵……”

“没事,我不是歧视你,只是,要是家传武士,或者拥有师承的武士绝对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不过,既然现在我们都跟了池边将军,以后就是我们的兄弟了。想知道什么,尽管问,我知道的一定告诉你。”

“谢谢。”

“我现在回答你刚才的问题,继承将军之位,前任将军的尸体是非常重要的祭品,没有他,继位会非常的麻烦。”

“啊,原来如此。”

……

秦翌收了禁空石,追上池边有幸的队伍,右手握在了剑柄上,正要动手,突然听到最后面一老一少的两个东夷武士的对话,动作不由一滞。

“祭品……看来,这东夷的将军之位,并不是我之前认为的,杀了前任,自然而然就可以继位,这里面可能另有玄机。”

秦翌的右手缓缓的松开紧握的剑柄。

“机会难得,正好旁观一下将军的继位仪式。”

秦翌对于这里面的玄机,很感兴趣。

“完成继位仪式,再杀也不迟。”

至于池边有幸完成继位仪式后会不会有什么变故。

秦翌表示完全不在意。

他的准备非常充分无论是原来的岸边左一郎,还是现在的池边有幸,无论是单挑,还是群殴,他都已经做好了准备。

相较于单纯的杀人,秦翌对于探索东夷的奥秘更感兴趣。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只有了解的越深入,战胜对方时才会越发轻松。

显然,东夷将军的继位仪式,对东夷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仪式,参观此仪式肯定可以从中看到东夷的很多奥秘。

池边有幸来到将军府外,望着将军府的大门,看着大门前方的牌匾,大笑着,亲自上前,推开了大门,第一个走了进去。

“什么人,胆敢硬闯将军府……将军……这……”

手持长刀,跳出来阻拦池边有幸的武士,看到池边有幸后面的武士们抬着的岸边左一郎,一脸不敢置信的神色,然后忽然明白了什么,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苍白,松开手中的长刀,咣当一声,落在地上,满脸恐惧的跪倒在地,冲着池边有幸高呼道:“池边大人,请赎罪。”

然后冲着身后的手下,恶狠狠的训斥道:“岸边将军死了,还不退下!”

后面的武士,也看到了岸边左一郎的尸体,全部失去了刚才的威风,一个个的跌坐在地,或是痛苦或是恐惧的高呼道:“将军,归天了!”

整个将军府瞬间乱了起来,不过里面的人,无论是仆人,侍女,还是夫人,护卫的武士,看到岸边左一郎的尸体之后,对于池边有幸一行人,根本不敢阻止。

秦翌跟着保持着天人合一和隐身状态,跟着池边一行人,没有任何阻碍的进入了将军府。

“这将军府的结界,竟然没有任何功能?”

好像一个摆设一样。

秦翌诧异的打量了整个将军府一样,发现结界内外竟然没有任何异常。

“和风水阵和阵法形成的结界,还真的是不一样啊。”

结界是阵和天地自然的分界线。

结界内外自成天地,各有规矩。

风水阵的结界,一般拥有阻止陌生人或敌人入内的设定。

阵法的结界虽然因为阵法的不同,而拥有不同的功能,但是,结界内外必然有所差异。

比如常用的隔音阵,敛息阵等等,结界内外就有着极大的差异。

但是,这将军府的结界,内外却没有任何差异,好像,结界就单纯的是一个结界,类似边界线似的。

秦翌摇了摇头,心中暗道:“结界内外不可能没有任何差异,否则结界的诞生没有任何意义,或者说,若是没有差异,结界根本不可能诞生。”

结界是自然诞生的,是一种自然规律,是区别正常的自然规律和异常的自然规律的一种类似自然现象的存在。

“这一次,还真是来对了。”

这个差异,肯定隐藏起来了。

在自己的感知之外。

“要想对付东夷将军,将军府是不得不面对的一道关卡。”

若是自己对其一无所知,那应该如何对付它?

只有弄明白了其中的原因,才能想到对对付它的办法。

虽然一切风平浪静,暂时没有任何危险,但是秦翌还是瞬间提高了警惕,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池边有幸对此早有预料,或者说,这是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

池边有幸哈哈大笑道:“祭坛在哪里?前面带路。”

池边有幸在一群人簇拥下,走到将军府中庭的祭坛前。

池边有幸看着这座古老的祭坛,眼中满是炙热。

只要在这座祭坛里,举行继位仪式,他就可以成为将军了。

秦翌打量着这座用石头搭建而成的,饱经风吹雨打,留下了岁月的痕迹却依然屹立不倒的三丈多高的祭坛。

“原来,将军府的结界,是以它为中心展开的。”

秦翌这时恍然明白,为何结界内外没有任何异常了。

原来,之前的结界虽然成形,但是却处于未激活状态,估计,只有在祭祀时,才会展现出它真正的形态。

“把岸边左一郎的尸体,抬过来。”

池边有幸接过岸边左一郎的尸体,让所有人呆在原地,亲自登上祭坛,将它的尸体摆在祭坛的中央,然后,用匕首划开手心,将血围着祭坛洒了一圈,再跪地,虔诚的祈祷道:

“百万鬼神的君主,东夷群岛的守护神,伟大的八岐大神啊,度仓城的将军岸边左一郎不幸死亡,我将它带到您的面前,请您收回他的一切,让他在死后依然可以侍奉在您的左右,我愿继承岸边左一郎的将军之位,秉承您伟大的意志,继续为您镇守度仓城。”

随着池边有幸祈祷结束,祭坛上空,缓缓的出现一团黑色的云雾,等云雾聚集到一定程度,里面开始闪烁着白光,一只数十丈高的八首巨蛇缓缓的成型。

八首巨蛇的八个头虽然都在活动,不过只有最前面的三颗蛇头眼睛中闪烁着白光。

中边的那颗蛇头,低头看了一眼祭坛,岸边左一郎的尸体上空三尺处,岸边左一郎的灵魂,显化出来,张开嘴,用力一吸,化为一道灰光,没入它的口中。

左边的那颗蛇头在岸边左一郎的灵魂被吞噬后,接着用力一吸,左边左一郎的金丹从丹田位置飞了出来,划化为道金光,没入它的口中。

右边的那颗蛇头在岸边左一郎的金丹和灵魂全部被吞噬后,才张开蛇口,用力一吸,岸边左一郎的整体尸体,化为一道血雾,没入它的口中。

随后,中间那颗蛇头,吞出一只半尺长的蛇形的灵魂体,如闪电般的,瞬间没入池边有幸的眉心。

左边那颗蛇头吞出一颗灰色的丹丸,如流星般的,没入池边有幸的丹田之中。

右边的那颗蛇头吞出一道带有腥气的暗红色的血雾,将池边有幸包围住,通过它的口鼻皮肤,没入它的身体之中。

随着暗红色血雾被吸收,池边有幸一边痛苦的嚎叫着,身体一边不由自主的缓慢的上升着。

一刻钟后,凌空站在祭坛三丈高的半空中的池边有幸,才停止嚎叫,激动的紧紧的握着拳头,感知着身上涌现出的爆炸般的力量。

“原来,这就是金丹境的力量,好强大啊。”

池边有幸现在后知后觉的一阵后怕。

他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之前竟然可以通过那些简单的布置,就暗杀了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的岸边左一郎。

激动过后,池边有幸自然不会忘记赐予他如此强大力量的八岐大神。

赶紧控制着自己的身体,落在祭坛上,再次跪拜着吟诵道:“百万鬼神的君主,东夷群岛的守护神,伟大的八岐大神啊,感谢您的恩赐,奴才池边有幸愿意奉献自己的灵魂,肉身和所有的力量,秉承您的伟大的意志,继承度仓城的将军之位,继续为您镇空度仓城。”

云雾组成的八首巨蛇眼中的白光随之消失,整个云雾缓缓的散去。

仪式结束。

池边有幸哈哈大笑着,凌空而立,御空而行,飞到将军府的上空,用真气向全城所有人通报道:“岸边左一郎已死,我,池边有幸,得到八岐大神的认可,继将军位,成为度仓城的将军,尔等还不速来拜见。”

将军府的所有人,无论是池边有幸带来的一众武士,还是将军府的仆人侍女夫人武士,都膝盖一弯,跪在了地上,底下了他们的头颅,口中恭敬的高喊着:“拜见池边将军。”向池边有幸这位刚刚上任的将军,献上他们廉价的忠诚。

爱好中文网

秦翌一脸凝重的看着池边有幸背后的天空,刚才云雾组成八首巨蛇的位置。

“百万鬼神的君主,东夷群岛的守护神,伟大的八岐大神?好高大上的称呼。”

秦翌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祭祀,但是,却是第一次看到真正意义上的神降。

无论是坠入归墟之地前,还是坠入归墟之地后,就算是最后与魔人万夫长布鲁斯一战时,对方也用了祭祀之术,但是,也并没有召唤来金乌,只是借用了金乌的力量而已。

之前的祭祀,从来没有一次,像这次这样,神奇。

“这种神降的原理是什么?”

“岸边左一郎竟然真的成了祭品,无论是它的灵魂,金丹,还是肉身,全部被召唤来的八首巨蛇吞噬的一干二净,连灰都没剩下。”

“主持祭祀的池边有幸竟然真的可以通过祭祀得到恩赐,一跃晋级,成为金丹境的武者。”

秦翌仔细的回忆着刚才祭祀的每一个画面,每一句话,每一个细节。

“八个蛇首,只有三个降临。”

“而且,三个蛇首,在接受祭品时,分工明确,任务分明,分别对应的了人精气神三元。”

“可是……”

“吸收的灵魂是人魂,反馈的却是蛇魂;吸收的金丹是金色的,反馈的却是灰色的;吸收的血肉是鲜红色的,反馈的却是暗红色的。”

秦翌的心神高速的运转着,脸色凝重的继续分析道。

“这看起来像是一场祭祀,其实就是一场交易。”

“而且,还不是一场公平的交易。”

“人魂比之蛇魂要强大的多,而且,那个蛇魂,吸收之后可能会被其污染,而且是灵魂层次的污染。”

“金丹,我从我在山庄里得到的资料中可以得到,金丹之所以强大,最重要的是‘金’,即那一丝微弱的不朽神性,但是,显然,反馈后那一丝不朽神性已经消失了。”

“肉身方面,更加明显,虽然那团暗红色的血雾,让池边有幸的肉身得到了质的提升,但是,同样也蕴含了无数的毒素和杂质,以后,池边有幸的肉身再想进步,很难了。”

“估计,他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增加灵魂的强度,压制蛇魂的污染,不断的用真气冲刷金丹,恢复那一丝不朽神性,肉身也需要通过一定秘法,排除那些杂质和毒素,不然,会影响寿元,最多十年,就可能未老先衰。”

秘法……

分析到这里,秦翌的眼睛一亮,瞬间想到了什么。

“那个蛇魂中,必然内含传承,拥有强化灵魂,恢复金丹,排除肉身毒素的一整套法门。”

不然,若是弊端太严重,这套流程不可能流传的这么广,甚至传承至今,成为东夷武士的主流。

再联想到最近几天收集到的情报,恍然大悟道:“怪不得,历任将军,都是宅在将军府,很少外出,原来,他们也知道这样的力量有着弊端一直在通过修炼传承秘法,消除这些弊端。”

“消除弊端的方法,一个最重要的仪仗应该就是将军府的结界了。”

“这个结界应该拥有一定的加成作用,这应该就是我无法感知到的那个差异。”

没有主持祭祀的人,应该无法激活结界的效果。

“将军宅在将军府,不能长期外出主事,这就需要扶持一个先天圆满的东夷武士,代替他主事了,而这,也将为后面的以下克上埋下伏笔。”

这简直就是一个恶性循环啊。

“至于恢复金丹不朽神性的方法,秦翌虽然不知道,不过也可以猜到一些,无非就是用真气不断的冲洗这样的笨办法。”

想到初夜权,和对女人的渴求程度。

“排除肉身毒素法门,应该是通过与女子交欢完成的。”

秦翌从头到尾重新捋了一遍,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惊呼一声道:“怪不得,东夷有以下克上的传统呢,原来,这八岐大神在割韭菜!”

等这一任将军的灵魂壮大了,金丹恢复了那一丝不朽神性,肉身的毒素和杂质排除的差不多了,就被手下暗杀,被当成祭品祭祀,下一任将军接着壮大灵魂,恢复金丹,净化肉身,最后又被手下以下克上,暗杀,再被献祭,如此循环往复的完成这个流程,东夷的将军们就这样一代代的被收割着,如一场没有尽头的轮回。

想到这里,秦翌怜悯的看了一眼半空中意气风发的池边有幸一眼,好像已经看到了他未来的结局。

“免费的,才是最贵的。”

“不想着自己突破晋级,却通过祭祀晋级,怎么可能没有代价。”

“而这局中人,却完全没有发现这一点。”

“或者,已经有人发现了,却已经身陷局中,只能按对方的游戏规则玩。”

“让自己成为更好的祭品。”

这样一对比,就可以很明显的看出中原武道的优势了。

独立自主,自强不息。

秦翌最后感叹道:“这就是蛮夷啊!”

依附妖族,成为卷属,如笼中鸟,池中鱼,生死由人,身不由己。

 

(https://www.wmdown.com/novel/veDjeXq32q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down.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down.com/